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陰間辦事員 > 全部章節 第二十章 詭異的符箓
?    從一樓到四樓,不到一分鐘。

    劉峰站在四樓樓梯口,發現這里被一扇門鎖著,門上還貼著一張的符箓,符箓是長條形的,和普通的差不多,但是上面的顏色卻讓劉峰感到詫異。

    傳統的符箓一般都是黃色打底,上面用調和的朱砂畫符,而這張符箓竟然是黑色的,而且上面有一些復雜的紅色符號,組合在一起,好像一只紅色的野獸,看起來非常的詭異。

    “黑色的符箓,從來都沒聽說過,不知有什么用途,還是開天眼看看。”劉峰站在門口看了半天,也不知道這張符箓是什么意思,只好將注意力凝聚在眉心,用天眼查探。

    只見黑色符箓上面縈繞著濃郁的黑氣,待他要細細查看上面的紅色符號時,只見那紅色符號忽然詭異的動了起來,而后化作一道猛烈的紅光向他眉心沖來。

    劉峰當即感覺頭暈腦脹,大腦一陣刺痛,氣血翻涌,天眼隨之關閉。

    隔了一會他才感覺好了一些,想再次動用天眼看一下,卻發現怎么集中注意力,都難以再打開天眼。

    “完了,天眼不能用了。”劉峰在心里哀嘆一聲。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漏船又遇打頭風,本來劉峰就覺得自身實力不夠,沒想到天眼也出現問題了。

    “這里面的紅色符號到底是什么,連我的天眼都能攻擊?”劉峰瞇著眼睛看著這張黑色符箓。

    看了好半響,劉峰都沒有看出名堂,他索性不再看了,掏出手機將黑色符箓拍了下來,而后撕拉一聲,直接把這張黑色符箓撕拉下,這張符箓損傷了他的天眼,這口氣他非得出一下不可。

    他將符箓揉成一團,拿到樓下的房間,用火機點燃。

    房間中,符箓嘶嘶的燃燒起來,詭異的是,在黑色符箓燒起來的時候,劉峰聽到火焰中傳來吱吱的響聲,還隱隱約約的聽到一聲野獸的咆哮之聲,仿佛有一只兇獸藏在里面。

    “太詭異了,這張符箓。”

    見黑色符箓燒成灰燼,劉峰搖了搖頭,坐在那里沉思。

    這張黑色符箓封在四樓門上,說明四樓里面肯定是有東西的,不過四樓現在門被封住,他想進去只能強行破開,這樣一來,肯定會驚動這里的主人,暫時還不能亂動。

    “算了,晚一點讓高默出動,再探探情況,要是不對的話,得隨時走人。”

    劉峰收拾東西,心中暗暗打算道,這個地方太詭異了,接二連三的兇殺案,老板智障的女兒,還有這詭異的黑色符箓,迷霧重重,讓他沒有一絲安全感。

    在房間坐了一會,他便聽到樓下的李師傅說菜已經做好,叫他下去吃飯。

    坐在餐桌旁,劉峰沒什么胃口,紅燒魚他基本沒動,只吃了一點包菜,喝了點西紅柿蛋湯,倒是旁邊的高默,不停的往那盤紅燒魚吸氣。

    “高默,你覺得我平時對你咋樣?”點了一根煙,劉峰對走在一旁的高默問道。

    “不好!”高默想都沒想,很干脆的給了個回答。

    “高默,說話要憑良心啊。”

    “我已經夠良心了。”

    “行,看來你平日里怨氣不少。”劉峰點了點頭,而后向廚子那邊喊道:“李師傅,再來一個紅燒肉。”

    “一個紅燒肉就想收買我,你也太小看我高默了。”高默撇了撇嘴道。

    “行。”劉峰點了點頭,又朝廚房喊道:“老板,再上一個啤酒鴨,要整只的。”

    “這還差不多,說吧,什么事?”高默聽到啤酒鴨之后,神色終于松了松。

    “這里不方便,一會做好了去樓上再說。”劉峰輕聲說道,這樓下人多眼雜,他不想在樓下和高默交待這件事,一來容易被農莊的人聽去,二來也怕被人當做神經病。

    “又是紅燒肉,又是啤酒鴨,還整只,真是個吃貨!”正在這時,作死的女主播瀟瀟也穿著紅色的外套走進餐廳,聽到劉峰又是紅燒肉又是啤酒鴨的,不由得暗暗嘀咕了一聲,坐在離劉峰不遠的一張桌子旁,朝他的桌子上掃了一眼。

    中年婦女將瀟瀟的菜端上,一葷一素,這美女主播吃起來倒是蠻斯文,和之前做直播時的污形成鮮明對比。

    劉峰坐在那里,等著紅燒肉和啤酒鴨端上來。

    “你們之前有沒有去過四樓?”就在這時,中年男子急匆匆的走進來,臉色有些不太好看的看著瀟瀟和劉峰。

    “四樓?我沒去過,我一直在下面做直播。”瀟瀟搖了搖頭道。

    “你呢,劉先生?”中年男子又將目光轉向劉峰。

    “我也沒去過,我在房間里看手機。”劉峰搖了搖頭,臉不紅心不跳的扯了個謊。

    “那就奇怪了,上面那張符是誰撕走了?”中年男子面色有些奇怪的嘀咕了道。

    “誰知道呢,可能是風吹走的吧,這兩天下午的風都比較大,我剛剛在房間都聽得外面嗚嗚的響。”劉峰抬頭神色自若的道。

    “有一件事請我要提醒二位,晚上十點以后,最好不要出房間,更不能去四樓。”見問不出什么來,中年男子也不再追究了,向劉峰兩人鄭重提醒道。

    聽到此言,劉峰倒是沒什么,他知道這個地方不對勁,不過另一桌的瀟瀟就有些好奇了。

    “為什么?”瀟瀟一雙筷子停了下來,朝中年男子問道。

    “不要多問,這是為了你們好,總之不要出來。”中年男子揮了揮手,說完后就走了,似乎有什么很急的事情要處理。

    瀟瀟坐在那里,眼珠子轉動,劉峰看她的樣子,估計晚上要作死。

    鄉下的天是黑的很早的,不到七點,便已經見不到什么亮光了,這里附近也就這一家農莊,晚上安靜的很,讓人心中平生幾分恐懼。

    “辦事員,你今天夠意思,說吧,要我做什么。”金湖農莊,三樓房間中,高默坐在劉峰對面打了個飽嗝,他的前面放著一盤紅燒肉,還有一大盤啤酒鴨。

    “高默,這個農莊很不對勁,我不太方面查探,你晚上去給我盯著莊子里的人,尤其是這里的老板,知道嗎?”劉峰對高默說道,一只鬼去盯人可比人盯人要強多了。

    “不就是盯人嗎,小事一樁。”高默擺了擺手道。

    “別掉以輕心,我剛才在四樓看到一張詭異的黑色符箓,連我的天眼都受到了損傷,不能動用了。”劉峰鄭重的囑咐道。

    “這么厲害,連天眼都能損傷?”高默也有些驚了,同時,他在心中暗暗嘀咕:“果然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我就知道這辦事員不會這么心好,下次不能再上當了。”

    “嗯,以你的見識,想要讓我的天眼關閉,需要有多強的力量?”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我也只是聽一名高人提過一些關于天眼的知識,只知道開天眼很困難,其他的都不知道。”高默搖了搖頭道。

    “那這種符箓你見過嗎?”劉峰將手機中拍攝的黑色符箓照片打開問道。

    “黑色符箓?”高默盯著黑色符箓看了片刻,隨后搖了搖頭道:“沒見過,感覺很邪門。”

    “那行吧,你現在就去盯著,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就回來向我匯報。”劉峰朝高默揮了揮手,不過高默還沒走出房門,他又叫住對方道。

    “等等,有件事情忘了問你,你口中經常提到的那名高人是誰?”

    “就城西天橋下的郭神算!”

    “郭神算,他是高人?”

    “我記得他經常被城管攆著跑啊,而且攤子也不知被別人砸了很多回。”

    劉峰有些詫異的問道,這位神算在城西這一塊頗有名氣,不是因為他算的準,而是因為他算的不準。

    他說別人有血光之災,結果下午人家去買彩票就中獎了,他跟一位生意人說三個月之內會發財,結果一個月不到,那生意人就因為制假售假進了監獄。

    類似的例子不勝枚舉,久而久之,郭神算便有了另一個外號,郭不準!

    “那是他故意裝的,他說要是大家都知道他算的準,他就沒有安生日子過了,只有碰到有緣分的,他才會真心實意的為對方算上一卦。”

    “怪不得古人說小隱隱于野,中隱隱于市,大隱隱于朝,這郭神算還真是能藏啊。”劉峰在心中感慨,沒有誰會料得到,這天橋下面經常被城管追的四處跑的郭不準,居然是一位高人。

    “辦事員,你還有什么要問的嗎?”見劉峰不語,高默不由朝劉峰問道。

    “沒了,你現在趕緊去盯著。”劉峰朝他揮了揮手,高默嗖的一聲從房間飄出。

    “改天一定要去見見這郭不準,問問他修道的一些事情,順帶問問他有什么修煉方法沒有,我現在就一個天眼,太弱雞了!”房間中,劉峰在心中暗暗打算道。

    高默被派出去盯人,他在房間閑的無聊,便拿著手機一直瀏覽新聞,不知不覺就到了晚上十點。

    中間高默回來匯報了兩次,一切都很正常。

    老板和中年婦女在一樓看電視,那位李師傅則在房間上網。

    “這也太正常了吧。”看著時間馬上就要到十點半,劉峰不禁在心中嘀咕。

    不過,就在這時,從樓上忽然傳來了一道尖叫聲。

    樓道的燈馬上亮了起來,中年男子披著一件棉外套,從樓下奔來,劉峰也趕緊從房間中走出,來到四樓樓梯口,只見美女主播瀟瀟正坐在一個樓梯階上,捂著臉大哭。

    “我日,這貨終于知道怕了!”看到瀟瀟坐在那里嗚嗚大哭,劉峰心中不禁有幾分爽快。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