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重生八零幸福生活 > 第455章 柳多寶下毒?
?    氣氛有些尷尬,指望冷面冰山男開口是不大可能了,他看起來就不是話多的人。

    夏小芹扶著門,打破尷尬的問:“這位同志,您有事兒嗎?”

    “面好了,柳多寶讓你去三樓小會議室吃。”

    原來是幫柳多寶稍話的,夏小芹頓時松了一口氣,致謝道:“好的,謝謝您。”

    一般來說,話帶到,帶話的人就該走了,但這人還留在門口沒走,讓夏小芹想關門下樓都不行。

    夏小芹想了想問:“您是不是想說,讓我換套衣服?”

    西裝袖扣冷面冰山男點點頭。

    夏小芹深吸一口氣,才忍住把門關上的沖動。

    強迫癥患者這么恐怖的嗎?

    要求自己也就算了,要求別人是個什么情況!

    但一想到這人的身份可能不一般,夏小芹只能……忍了!

    “……多謝您的操心,我這就換!”

    夏小芹把門關上,從衣柜里取出一套短衫和長褲。

    等她再開門的時候,這人還在門外。

    夏小芹:“???”

    您還盯梢啊?

    西裝袖扣冷面冰山男望著穿戴板板整整的夏小芹,說:“不客氣。”

    夏小芹:“!!!”

    強迫癥這么可怕的嗎?

    一句話沒接上都忍不住了,非得等人出來再補上!

    夏小芹是不敢多說廢話了,再說下去,她的酸湯面條要成坨了。

    “再見!”

    夏小芹溜之大吉。

    到了三樓,柳多寶非常驚奇的說:“你還有精神換衣服啊?你的面都成坨了。”

    “你當我想換嗎?還不是你喊那個人帶話!”

    “你說贏羽啊?”柳多寶恍然大悟,“我忘記他有強迫癥了,嘿嘿。你傍晚的時候還在睡,錯過了厲舟介紹他。”

    贏羽?!

    夏小芹一邊驚訝贏羽這么快就到國內了,一邊又覺得,他是贏羽一點兒也不令人奇怪。

    氣質非凡、強迫癥又如此嚴重,和秦一鴻說的一模一樣!

    夏小芹覺得自己要保住玉佩了。

    贏羽看到分成兩半的玉佩,肯定不會想要。

    夏小芹折騰一番換衣服,人又精神了不少,她把那碗成坨泡軟的酸湯面條吃完,就問:“把碗還給誰?”

    “碗放這兒就行,現在你把藥喝了。”

    柳多寶說著,拿出一個包的嚴嚴實實的飯盒。

    “這么大的飯盒?你熬了幾天的藥?”

    “家里沒小飯盒了,不多,就一大口,一口氣就能悶下去。你自己打開,我出去給你洗點兒草莓甜嘴巴。”

    “哦好。”

    夏小芹伸手去解飯盒上的棉布,沒注意到柳多寶出去的速度加快了。

    包在飯盒外面的那層棉布解開,夏小芹嗅到了一絲不同尋常的味道。

    夏小芹接著開始解第二層棉布,這次味道更大了一些,把夏小芹熏得鼻子發脹。

    夏小芹伸手去扭飯盒,剛扭動一絲,就被噴鼻而來的怪味兒熏得忍不住的干嘔。

    這是什么味道?

    臭中帶香?

    香中又帶著一絲絲腥氣。

    這個味道言語形容不出來,但聞到氣味兒的人,恨不得把飯盒丟到十里開外,喝下去?會出人命吧!

    給病人開一副這樣怪異的感冒藥,真不怕被病人打嗎?

    夏小芹現在明白,為什么柳多寶喊她離開房間吃飯,又在她打開飯盒的時候借口溜出去了。

    她肯定是怕挨打!

    夏小芹用桌上的棉布把鼻子堵著,忍著惡心把飯盒完全打開,總算看到了氣味的來源。

    一大口黑乎乎的藥湯……

    柳多寶唯一的實話就是,藥湯不多,一口悶沒問題。

    但夏小芹恨不得把飯盒丟得遠遠地,舉到嘴邊喝下去?

    她做不到啊!

    夏小芹火速把飯盒蓋子蓋回去鈕緊,自己也來到小會議室的門口。

    屋里的氣味兒真是令人窒息,她一秒鐘都不想呆。

    過了三分鐘,柳多寶端著洗干凈的草莓回來了。

    看到夏小芹站到門口,柳多寶笑瞇瞇的問:“味道怎么樣?我特意加了冰糖,是不是有點兒甜?”

    夏小芹老實的說:“沒喝。”

    “怎么不喝啊?”

    “你說呢?單是聞聞那個氣味兒,我就沒有把它舉起來的勇氣,更別說張嘴喝進去了。”

    柳多寶的臉頓時沉下來了:“良藥苦口利于病,我辛辛苦苦熬的藥,你怎么能不喝呢!”

    柳多寶的神情可怖,眼神更是犀利如有尖針,直接拷問你的良心。

    夏小芹算是明白,她怎么把金雨南料理的明明白白的了。

    夏小芹也知道,那碗藥是柳多寶的一片好心,可她以前也喝過中藥,感冒藥不是這樣的啊!

    夏小芹怯生生的問:“那副藥里,你都加了什么?”

    “復合藥方,不止能緩解你的感冒癥狀,還能補血養體,是我為你特意配置的!”

    “那……我喝掉?”

    柳多寶頓時笑了:“當然得喝掉啦,你看,我把草莓都洗好了,等你喝了藥,就能吃啦。”

    柳多寶端的草莓品相完整、嬌艷欲滴,夏小芹看到草莓,嘴里就開始生津了。

    夏小芹憋著一口氣回到小會議室,快速把飯盒扭開,又深吸一口氣,把飯盒里的中藥一口氣喝完,才緩出那口氣。

    “嘔……”

    果然難喝至極,下肚就想吐。

    柳多寶趕緊塞給夏小芹一粒草莓:“快,甜甜嘴,壓一壓。”

    夏小芹吞下一粒草莓,一點兒味道都沒品到。

    一筐草莓全部吃完,才算緩口氣。

    “身體有什么感覺?”柳多寶眼巴巴的問。

    “還是想嘔。”

    柳多寶眉頭皺起:“沒有發熱的感覺嗎?肚子痛不痛?想不想上廁所?”

    夏小芹:“???”

    所以,她被當成試藥的小白鼠了?

    柳多寶接收到夏小芹要打人的眼神,連忙解釋:“排泄能加速你的新陳代謝,讓你快速的好轉。那啥,你繼續多喝點兒熱水

    ,困了就睡,我先回家了哈!”

    柳多寶溜得可快了,連飯盒都不要了。

    夏小芹想到柳多寶說放這兒就行,把手里的草莓筐子也放下,獨自回四樓的客房。

    夏小芹回到房間,就覺得身體發熱,肚子也在咕嘰咕嘰的叫。

    她暗罵一聲不好,趕緊往廁所里跑。

    此時此刻,夏小芹最慶幸的便是,厲舟定的是豪華套房,自帶衛生間,否則……

    夏小芹真想打爆柳多寶的狗頭!

    夏小芹在廁所奮戰到兩眼發暈,把肚子里的東西全部排空,肚子才算“停止唱歌”。

    她拖著虛弱至極的身體爬到床上,剛把自己埋到被窩里,又有人敲門了。

    夏小芹用被子悶著頭,不想理會。

    好在過了一會兒,敲門聲停了。

    沒了噪音,夏小芹立即睡著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夏小芹又一次聽到了敲門聲。

    夏小芹照舊不想搭理,可這次的敲門聲非常有節奏,每一下停頓幾秒都一模一樣,除了那位強迫癥晚期的贏羽,怕是沒別

    人了。

    想到門外站著一位大財主,夏小芹撐起力氣挪到門口,用盡力氣把門打開,然后……

    “哐嘰”暈了。

    贏羽:“……”

    他一點兒也不想觸碰這位身上散發著異味的女人!

    ……

    贏羽的房間在酒店的四樓,和三樓的小會議室正好對照著。

    就在45分鐘之前,正在處理公務的贏羽忽然聞到一股異味兒,就算他將窗戶關緊,那異味兒還是能順著窗戶縫兒鉆進來。

    贏羽找人去查看,查來查去,在三樓小會議室找到了一個散發著異味兒的飯盒。

    贏羽知道柳多寶和夏小芹到過小會議室,便讓人把飯盒收起來,給夏小芹送過去。

    可夏小芹的房門敲不開。

    厲舟和柳多寶都不在,直接找酒店客房的人開門,贏羽又質疑臭味的來源,怕看到“不太正常”的夏小芹,他只好自己過來

    敲門。

    贏羽沒想到,夏小芹打開房門后,會直接暈倒。

    贏羽真的不想碰她,但想到她直接摔到地上可能會摔壞腦子,而這個夏小芹,據資料來看,腦袋好像本來就有點兒問題。

    贏羽“善心大發”的在她往前栽的時候,伸出右腳接了一下,免得她直接腦門挨地摔到地上。

    “送她去醫院。”贏羽對隨從說道。

    贏羽是不會去醫院的,他要回屋換鞋。

    贏羽不止有強迫癥,還有非常嚴重的潔癖!

    ……

    柳多寶接到夏小芹進醫院的電話,真的嚇了一跳。

    “腹瀉至脫水暈厥?”

    難道是她的藥量下重了?

    她明明有考慮夏小芹身體虛,把藥量減輕了啊!

    柳多寶趕緊叫上司機去醫院。

    厲舟也收到了贏羽秘書的電話,他和柳多寶一樣,立即放下手中的事趕去醫院。

    脫水這個癥狀往輕了說補液就行,往重了說,有很多的嚴重的并發癥。

    夏小芹的癥狀屬于較輕那種,已經開始輸液補液,這讓厲舟放心了不少。

    厲舟現在要弄明白脫水的原因。

    他可沒忘記,秘書把那個散發著異味兒的飯盒交給他時說的話。

    不懂中藥的秘書,懷疑夏小芹喝了毒藥!

    不然飯盒怎么那么臭,人還暈了呢。

    厲舟略顯頭疼的望著柳多寶:“以你的醫術,不該出這種意外。”

    柳多寶的眉頭頓時皺起來了,她現在有多冷靜,就有多心寒:“厲大船,你是說我是故意的?”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