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貴婿臨門:嫡女不好惹 > 第一百八十三章敲定親事
?    蕭寒瀧聽見顧嬙同意了之后,心中十分的高興,但面上卻淡淡的。

    她將自己身后背的包袱拿出來對顧嬙說道:“既然郡主殿下已經同意了,那么正好我的東西也收拾好了,今日便可入住逍遙山,殿下可否給我安排一個房間?”

    這他娘的……

    這女人今天看樣是吃定了自己一定會同意,竟然將自己的行李都準備好了,還能不能要一點臉了?

    顧嬙在心中對蕭寒瀧狠狠的痛罵了一番,但是無奈自己畢竟曾經得到過人家的幫助,于是就對站在不遠處的姑蘇涼說道:“涼兒,你去帶蕭姑娘找一間房間去吧。”

    站在不遠處的姑蘇涼點點頭,便走到蕭寒瀧的面前說道:“蕭姑娘請跟我來吧。”

    蕭寒瀧提起包袱就走在姑蘇涼的身后,出了大殿一路往后。

    蕭寒瀧便發現整個逍遙山的裝潢很是不同,十分的精致。

    整個后院修建在一座人工湖上面,上面有橫貫著到各個房間的水上走廊,此時已經是初冬,水已經凍冰了,整個水面都是冰,似一塊晶瑩剔透的無瑕美玉。

    這些小房間都在水上卻依舊保存的很好。每個房間都非常的精致,小巧,帶著淡淡的溫暖的氣息。

    似乎這逍遙山下面的人工湖有什么不同,雖然水已經凍冰了,但是房間卻暖暖的。

    她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眼睛目不暇接的,往四下看去嘖嘖稱贊。雖然她的性格還是淡然,在別人的面前也依然要裝作自己十分的有見識有涵養的。

    但是看見這樣一座巨大的精致的建筑,她也會忍不住贊嘆的。

    雖然逍遙山的房子不少,但是好像多數的房間都是空著的。

    山上的丫鬟也并不是很多,每一個丫鬟都忙忙碌碌的,長得十分的清秀,穿著白色的衣服,看上去很干凈。

    她們都在認真的做著自己的活兒,并沒有抬頭看蕭寒瀧。

    這著讓蕭寒瀧感覺到放松了一些。

    如果所有的丫鬟都停下來看著她,像是在看一種不同的生物一樣,反而會讓她覺得全身都不自在。

    她還未來得及將自己的眼神收回來,走在前面的姑蘇涼突然就停下了腳步,轉頭靜靜地打量著她。

    她同姑蘇涼之前是有過幾面之緣的,她也曾救了姑蘇涼的命,并且姑蘇涼一直跟隨在顧嬙的身邊,蕭寒瀧就算是再笨也知道她是顧嬙的丫鬟,不過這女人的身手不凡,這一點蕭寒瀧作為一個會武功的女人,一下就發現了。

    蕭寒瀧也停下來,抬眼對上姑蘇涼的眼神,那眼神十分的淡然,不過蕭寒瀧卻從其中讀出了不一樣的意味。

    于是她就笑著問道:“你是叫涼兒是嗎?你為什么要這樣看著我?”

    為什么?

    這女人問得好,姑蘇涼為什么這樣看著她,難道她心里會不清楚嗎?

    蕭寒瀧為什么一定要在沈千山的身邊,難道是看中了沈千山?

    不過之前她明明從來就沒有見過沈千山,難道只是聽沈千山的名字,就喜歡上了嗎?

    姑蘇涼從來就沒有談過戀愛,自然也不知道感情是一個多么神奇的事情。

    但是她會用最理智的方法去看事情,她認為既然沈千山和顧嬙已經在一起了,那么就不應該有多出來的女人插入這段感情。

    沈千山作為九王爺有幾個女人在傾城也是很常見的,那些貴家公子美其名曰是為了繁衍后代,其實哪個不是看中了女人的國色天香,滿足自己對女人的欲望。

    不過沈千山對顧嬙的愛從來都是從一而終的,容不得任何女人的插手。

    如今顧嬙終于愿意敞開心扉同沈千山結婚,在這個時候出了什么岔子,姑蘇涼不能接受。

    她作為顧嬙的丫鬟,沈千山的手下,是這個世界上最支持他們兩個感情的人了。她甚至比這兩個當事人都要在乎這段感情。

    因為她看見了自家姑娘和主子的不容易。

    這一段兩個人都愿意為此付出生命的感情,如果被另一個女人插手進來,那必然是要變味兒了。

    而這個蕭寒瀧突然想要進來,難道不是帶著私心的嗎?

    她若是想要證明自己的醫術高超有千百種的辦法。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她想要勾引沈千山。

    這種事情在之前也經常發生。

    那時候沈千山還并不認識顧嬙,而顧嬙也只是顧家的一個傻乎乎的大小姐。

    沈千山是整個京城最受女人歡迎的王爺,他長相英俊,氣質不凡,身家千萬不風流。

    姑蘇涼眼神冷冷的,她忍不住就問道:“你為什么一定要留在王爺的身邊?”

    蕭寒瀧嘴角掛著淺淺的不屑的笑容。

    雖然她還不知道姑蘇涼的武功如何,但是她相信自己絕對不會敗在姑蘇涼的手下。

    因為她是一個大夫,她可以用草藥讓一個人死去。可能硬碰硬,她打不過姑蘇涼,但是玩陰的沒有人比她更適合。

    “這個事情之前郡主殿下已經問過我了,我已經在今天回答了無數遍,你再問我并不想要回答了,你只需要帶著我去我應該住的房間就可以了。”

    說完蕭寒瀧就從姑蘇涼的身邊走過去,一間一間的看著房子。

    姑蘇涼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她這人不喜不悲,并沒有氣得要死的經歷。

    這次她也只是感覺到了這個蕭寒瀧的傲慢,就隨便指了一間房間,示意她住在那里面,接著就走了。

    正殿,爐火噼里啪啦的響著。

    沈千山看著爐火出神,道:“你為什么要讓她在我的身邊?難道是因為她救了你一命,你必須要回報她嗎?可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還要用自己的丈夫去回報別的女人的。”

    他這話似乎是帶著小女人的委屈。

    顧嬙聽了一下就樂了,接著卻嚴肅的說道:“可是你想她為什么一定要在你的身邊?像她那么高傲的一個人,竟然還能厚下臉皮要求在你的身邊,那必然是有目的地的,我需要知道她的目的。”沈千山點頭,顧嬙在他昏迷的那段日子中,必然是經歷了很多的事情,才會有如此果斷的決定。

    顧嬙對他的反應十分的滿意,就說道:“你既然現在身體也已經好了,不如今日我們便回顧家同我父親是商量一下我們成婚的事情。”

    沈千山曾經十分希望聽到這句話。不過當他真的從顧嬙的嘴里聽到這話的時候,他卻沉默了。

    因為他知道顧丞相現如今必然是不希望自己同顧嬙成親的。

    眼看著沈仲白就要坐上皇上的位置了,顧丞相希望顧嬙能夠嫁給未來的皇上。

    顧知畫也沒有什么大出息,嫁給沈正白之后,居然連正妻的位子都沒有。

    作為顧家的第二個有價值的小姐,顧知畫并沒有發揮她應該有的實力,也沒有抓住沈仲白的心。

    眾所周知沈仲白又那么喜歡顧嬙,必然想要得到顧嬙。

    顧丞相如果想要討好他的話,會將顧嬙嫁給沈仲白。

    若不是顧嬙如今性子剛烈不聽顧丞相的話。恐怕顧丞相早就一輛小轎子將顧嬙塞給沈仲白了。

    “此時估計有些困難,我還并未準備好什么說辭。”沈千山便道。

    他說話的時候,顧嬙已經將自己的外衣給穿上了,一邊穿衣服一邊笑著轉頭對他說道:“這還需要什么說辭?當初先皇還沒駕崩的時候,你便已經將聘禮送了過去,這聘禮到現在都還沒有退回來,這事情就應該繼續做。”

    這話倒是說的很有道理!

    沈千山立刻也渾身充滿了激情,就跟著站起來說道:“嬙兒,那你等著我,我便去換一身衣服就跟你過去。”

    傍晚,兩個人的馬車就緩緩的進了顧家。顧家府上十分的安靜,仿佛是沒有人住一樣,院子中的丫鬟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只有看門的人在打瞌睡。

    自從顧嬙總是不在府上,這葉氏和顧知畫兩個人也安靜了許多。

    老夫人去世之后,整個顧家便漸漸的出現了蕭條之勢。

    他們到了正殿之后,居然沒有人。只好就從正殿下車去顧丞相的書房中看看。

    書房的大門緊閉著,顧嬙推開便看見顧丞相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打瞌睡。

    聽見這動靜,猛然的就清醒過來,抬眼有些驚恐的看著門口。

    看見事顧嬙之后,顧丞相的臉色微微變了變,便起身說道:“你這些日子去什么地方了,為何不在家中?作為一個姑娘,你可要時刻愛護自己的名聲。不能總是要往外面跑,成何體統。”

    這父女兩個人見面,向來都是這般相互橫眉冷對看不順眼。

    但這次的事情必須要請求顧丞相的同意。

    顧丞相剛將這話說完之后,便看見了站在顧嬙身后的穿著十分厚重的沈千山,他的臉色頓時就變了。

    他從椅子上站起來,走了兩步,站在沈千山的面前,給沈千山行禮之后,便有些嚴肅的問道:“九王爺來這里是有何事?”

    顧丞相依稀還記得上一次同沈千山相見的時候,是沈千山要將顧嬙帶走,說是要給她恢復記憶。

    可是顧嬙現在人好端端的出現在這里,并沒有表現出一點自己已經恢復記憶的樣子。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