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知君莫若相 > 正文卷 第二百一十五章 提點辰業
?    “鄭大人!在下也是無心之失,怎得如此在意嘛……”

    方世佯裝委屈狀,他本就年長鄭昔澤幾歲,如今這樣不像是道歉,倒像是寵溺自家后輩的樣子。

    這模樣太難以入眼,鄭昔澤忍住想給方世一拳的沖動。

    “方大人,還真是能屈能伸啊……”

    說著他抬腿就繼續往前走,方世將袖子攏在胸前,自打到了毓琴,自己這成熟穩重的太尉本色確實是愈發難見到了,難不成這人到了一定年紀,還得釋放些天性?

    還沒想明白呢,方世發現鄭昔澤已經愈走愈遠。

    “哎!鄭大人……”

    整個毓琴籠罩進黑暗中,家家戶戶燃起燭火,郡守府邸中,鄭昔澤端起一杯茶盞,司馬安歌站在其面前。

    “鄭大人的意思是,辰良或許會對我透露一二?”

    她面容有些隱隱的悲切。

    “實不相瞞,王上曾命我秘密調查其中關聯,可這幾天,我依舊一無所獲,相處了多年,直到現在我才發現,我竟一點也不了解他。”

    情到深處,旁觀者一眼便能看出來,若是感同身受,怕是會體味的更深,不知怎么了,鄭昔澤竟有著一瞬的動容,他敏銳的察覺到自己心中波動。

    “還有一個方法——誘供。”

    鄭昔澤直言不諱的說了出來,他本就掌刑律,如此之事平日里他是絕不可能同意,但現在的形勢,已經不僅僅是一個辰良這么簡單,說不定,還關乎千百條人命。

    “你告訴他,你愿意與他同生共死,不論成敗,此舉不僅能試探辰良的身份,你還能知道,他對你的感情。”

    司馬安歌斂了眉眼,細長的眼尾在燭影暗處顯得幾分幽黯。

    “誘供,鄭大人不怕我假戲真做嗎?”

    鄭昔澤不為所動,他將茶盞輕擱置到桌上,站起身。

    “王上信你。”

    王上信你,看起來輕如鴻毛的四個字,但在從小飽讀詩書識得忠義禮化的學子們心中,便是重比泰山。

    司馬安歌從嘴角扯出一個自嘲的微笑。

    “臣,遵旨。”

    “那就恭候司馬郡守佳音了,亥時鄭某在梨院等郡守的消息。”

    鄭昔澤低聲開口,旋即轉身離去。

    司馬安歌望著他的背影。

    “來人,備馬。”

    這天夜里,有人為隱秘的愛意痛苦萬分,有人為心緒不平百思不解,還有人一筆筆描畫桌案上復雜無比的陣圖。

    “左相大人。”

    敲門聲傳來。

    即墨清和專注著手上的動作沒有抬頭。

    “進來。”

    來人進入房間后,將門關嚴。

    “左相大人,我仔細想了又想,想請求左相一件事。”

    來人正是辰業,他潔凈的袍子上有些褶皺,想是輾轉反側所思難眠所致。

    “何事。”

    即墨清和繼續畫著。

    “我,想見我那素未蒙面的哥哥一面。”

    辰業斟酌的說道。

    “我并非有什么想法,只是想問問,他為什么要這么做?”

    “有機會的。”

    即墨清和將手中的蒙恬筆放下。

    “他是你爹的私生子,多年被隱瞞,若是一日相遇,你可想過用何種姿態相見。”

    “我……”

    辰業現在的心中也無比混亂,這個突然出現的兄長,是另一個女人和爹的兒子,若是兩人沒有任何牽扯,自己或許會相認,或許會相忘于江湖,但他不同,他是毓琴守將,他,還是王上的敵人。

    “叛國罪無可恕,你還是早忘了好。”

    即墨清和聲音中沒有一點感情。

    “保全你安樂侯府一門,你需做正確的選擇,無謂的同情,只會惹來殺身之禍。”

    辰業常年醉心研制火藥,心性想法都比常人不通世故些,即墨清和一番提點,倒是讓他瞬間識得自己的立場。

    “是,是辰業魯莽,辰業明白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