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念景堂 > 第三十八章 边边之死
    边边死了,被毒死的。它还未够上一个完整的十年。

    除夕之夜,它卧倒在霍景郁家楼下,死得猝不及防。

    两只炯?#21152;?#31070;的黑眸就这么狰狞地睁着,停留在最后那刻惊恐的神色。

    因为过年,林致南兄妹俩要回老宅,所以他将一大一小的犬托付给霍景郁照看几天,没想到就这么出了事。

    街道的监控画面,犯人趁着霍景郁进便利店的几分钟内,骑着电动车向蹲守在外的边边射去毒箭。这个情况任何人都无法预料。

    警察抓住了在这小区谋害?#39029;?#30340;惯犯,最终以投放危险物?#39318;錚?#34987;?#34892;?#19977;年。

    两人有?#38382;?#26085;未见,?#34987;?#26223;郁将被火化成灰的边边交还给林微荷时,眼看她的兴高采烈在刹那间转变成僵直的绝望,他似有芒刺在背。当下那对死寂的眼眸,他无法忘记。罪恶?#26657;?#28145;深的愧疚和无力在他内心翻腾得滚烫,难以平息。

    林微荷拒绝见人,饭也不肯吃,从早到晚缩在床上,怀里紧紧抱着边边的骨灰?#26657;?#21452;眼干涩通红。她困了就睡,醒了就发呆,谁都拿她没办法。

    霍景郁站在房门口,手里端着热腾腾的饭菜,他深吸一口气大步走进去,将没了热气的午?#22815;?#19979;。

    他蹲下身子,软着语气对林微荷说:?#38712;?#20204;吃饭好不好?”

    林微荷的眼里没有焦距,涣散的神情不言不语。

    “我做了煎饺,你最爱的虾?#27663;冢?#20320;吃一个好吗?”

    没有得到回应,他继续说:“还是你想吃其他的?你告诉我,我去做。”

    林微荷依旧处于放空?#21050;?#20284;个空洞的,毫无生气的洋娃娃。

    “那就喝点水。?#34987;?#26223;郁拿了根吸管放进水杯里,递去她嘴边,“喝一口好吗?你的嘴唇都干了。”

    见林微荷不为所动,他气馁地在房间寻出棉签,沾点水轻轻润湿她干燥的嘴唇。

    端着托盘走出房门,他碰见刚忙完工作从房间出来的林致南。

    因为这件事,林致南将办公场所转移到家里,时刻注意林微荷的动静。

    林致南看着托盘上丝毫未动的饭菜,拍拍他的肩试?#21450;?#24944;,“你不用这么愧疚。”

    “我要怎么做??#34987;?#26223;郁懊丧到极点,他头脑发涨,心里的难受扩散到胃部。

    林致南无奈地叹气,“给她多点时间,熬过去就好了。”

    霍景郁闭眼摇头,“边边是她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我……”他咬紧牙关,握着托盘的手爆起青筋。

    他深知边边对于林微荷的意义,却没有守护好她最后的那点纯真,让她过了一个最痛心最崩溃的年。他不可能原谅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

    林致南将他拉去一边,企图让他冷静下来,“你听好了!边边的死?#36824;?#20320;的事,?#30343;?#20320;的错,要怪也是怪我,是我把边边带去给你的,这个悲剧是我促使的,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38712;?#20040;没有关系?是我带它出门,是我要去便利店,是我把它拴在门外才让它遇上危险都没法逃!是我!!?#34987;?#26223;郁低下头的瞬间心脏仿佛被一根铁链狠狠地勒住,让他喘?#36824;?#27668;来。

    林致南心急地从他手里夺过托盘放在一边,抓住他的肩膀说:?#20843;?#20102;和你无关就是无关!是那个犯人,恶人要犯案谁都防不了。”

    霍景郁微微抬起头,用泛红的双眼望着他,嘴里呢喃道:“廖姐有提醒我,她明明白白告诉我,因为我的自大,我的狂妄,自认为可以保护好它,我……”他睁大双眸,下?#30171;?#30896;到冰凉的布料。

    林致南把他抱住,将他的悲哀,自责和愁苦紧紧揽入双臂?#23567;?

    “你没有任何的错,没?#26657;?#19981;要再自责了,一切会变好,微荷比我们想象中更坚强。”

    霍景郁的下巴离开他的肩膀,轻轻推开在腰间的手。

    “对不起。”林致南往后退了一步。

    “我回去了。”

    “你留下来吧!我……微荷需要你。”

    霍景郁看了他一眼,“不了。”

    就算被拒绝,林致南还是坚?#32844;?#20182;送到大路上。

    男孩手捧着?#26696;猓?#24184;福洋溢在脸上,转身对自己的妹妹笑道:“这都是我的,不许抢噢!”说完他匆匆跑上楼。

    小女孩追上去,“这是妈妈买给我们的,你不能藏起来!”她抬?#30424;?#19978;第一节阶梯,屋外一声轰鸣,?#24187;肭白?#28909;的阳光闪退,电闪雷鸣。

    小女孩吓得收回了脚惊恐地望向窗外,急忙?#38405;?#23401;说:“你别跑了!!”

    刹那间,楼梯猛地塌陷,吞掉了男孩的回应。

    ?#26696;?#21733;!!!”小女孩?#21482;?#22320;看着裂口越裂越长,逐渐向她?#24179;?

    她撒腿跑去大门口,用力拉门把,门却丝毫未动。

    “砰”地一声,水晶吊灯砸落,彻底吓哭了小女孩,她哭?#30333;排?#21435;厨房,被障碍物绊倒在地,灯渣子扎入她的手心。

    她忍着疼爬上灶台,透过玻璃窗发现?#24187;?#22899;子正一脸平和修剪着花园里的枝叶,“妈妈!!妈妈!!”她拼命叫唤并拍打着窗户,妄?#23478;?#36215;注意。

    女子终于望了过去,?#19978;?#27809;见到人影,只有窗户上留下的血?#38047; ?

    一股突如其来的无形的力量缠住小女孩的腿,朝着窟窿拖去,任她怎么蹬都挣脱不开。

    她陷入?#30418;牧?#32954;的无助?#26657;?#19981;断用?#32844;?#22320;,手指抠着木地板的缝隙,指甲盖?#37319;?#29983;被掀断,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小女孩的下半身已经被拽进窟窿里,她绝望地大喊:?#29100;?#25105;,救救我!”

    狂风卷起黑云破门而入,地上的水晶碎片齐刷刷向她袭去,之后便坠入了黑暗之?#23567;?

    救我!!!

    林微荷猛地睁开眼睛,胸脯剧烈地上下起伏,熟悉的香氛气味?#20132;?#20102;呼吸。

    “你醒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林微荷转头看去,是?#33258;0步?#28796;的?#22330;?

    ?#33258;?#23433;抽了张纸巾帮她擦拭额角的冷汗,“做恶梦了?”

    “你怎么在这里?”许?#22969;?#24320;口的原因,林微荷的声音变得粗哑低沉。

    “别动,扎着针呢!”?#33258;?#23433;压住她?#19968;?#30340;手。

    林微荷坐起身,盯着手背上的输液管,“为什么?”

    “你晕倒了不知道么?”?#33258;?#23433;?#31185;人上攏?#35821;气里满是责备。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问为什么,几天不吃不喝,能不晕吗?!”

    林微荷盯着天花板,“你不用考试的吗?”

    ?#38712;?#23601;?#32426;?#20102;,但是感觉不怎么好,速写没默完感觉那学校没戏。”

    林微荷的嘴角弯了一下,“你想考哪个学校?”

    “哪个近考哪个。”

    林微荷侧脸看他,“没出息,要是我我就考的?#23545;?#30340;。”

    “你?算了吧。”?#33258;?#23433;一脸质疑,他说:“在国外你连半年都呆不下去,还想在遥远的地方呆四年?”

    “不一样,我呆不下去是因为思想文化差别大,而且语言不太通,所以生活起来有困难。”

    “那你有没有想去的地?#21073;?#25105;先考过去,嗯,不行,我快要毕业了你?#25293;?#26469;,而且你这么?#31080;洌?#21738;天不想去了那我不就亏了。”

    在他为自己的前程担忧的时间里,林微荷拨了针头下了床。

    “你干嘛啊?!”?#33258;?#23433;大惊,赶紧把喷涌而出的针水暂停。他抓住她的手臂阻止她往外走。

    “你放手。”

    “不放!你哥让我看着你,你去哪我也要跟着。”?#33258;?#23433;坚决地说道。

    “可以,但你能把我这血解决了吗?”林微荷不?#22836;?#22320;举起手给他看,扎针处血珠滚滚往外流。

    “你等等,别走啊!”?#33258;?#23433;连忙跑去外面给她找止血的,完全没发现床?#25918;?#23601;放着医药箱。

    ?#21543;?#30340;可爱。”林微荷随意在针孔那贴了个创可贴,拿上外套和钱包从后院门走了。

    ?#33258;?#23433;举着几支棉签跑进来,“你?#22969;?#31614;压……”他望着空荡荡的房间,原地爆炸:“林微荷!!”

    山间夜晚静谧,虫鸣混着风回?#20174;?#24189;谷。

    霍景郁睁开眼,一束强光直刺眼球,他下意识抬手遮挡住光。

    “睁,睁眼了!?#31508;?#19968;把急促的年轻的女声。

    霍景郁不悦地撑起身子,寻找这道咋呼的主人。

    “你别拿电筒照人,不礼?#29627; ?#36825;回是个男声。

    光束终于移向别处,霍景郁缓了缓双目,看清楚眼前的年轻男女。

    “?#28291;?#20320;还好吧?”女生担心地问道。

    霍景郁看一眼天边,太阳还未出来,转眼打量一高一矮穿着登山服的两个人。

    女生关切地看着他:“你怎么睡在这种地?#21073;?#26159;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另一位高挑的男生想把他扶起身,但霍景郁自己站了起来,他看了两人一眼,“我?#30343;隆!?

    两个人互相确认了眼神,疾步追上霍景郁。

    听见身后脚踩泥土的?#25104;成?#38669;景郁回头看,只见那两人紧跟着他,他不再理会径直往山下走去。

    随着天色渐亮,眼前的路越来越清晰,霍景郁的步速也越快。

    到了山间的分岔路,霍景郁沿着左道口那条由巨大石块堆积而成的阶梯路往上?#28291;?#19981;一会儿就消失在这树林?#23567;?

    年轻男女的体力已经消耗了不少,跟不上霍景郁的速度,傻站在分岔口不知所措。

    女生泄气地望着熟悉的两颗死树,?#26696;紓?#25105;们?#21482;?#21040;这里了。”

    男生抬起胳膊擦掉她脸上的汗,“要不,我们再走一遍?之前有条小道还?#30343;?#36807;,应该是出口。”

    女生原地坐下闹着脾气,“你之前也这么说,都走了这么久了,我走不动了,我的?#30424;邸!?#22905;脱掉鞋子,脚跟处的袜子被磨破,血连着棉袜干了。

    男生叹了一口气蹲下身,“我背你。”

    女生顿时眉开眼笑,立马穿好鞋把披散的头发扎起来,趴在他的背上,抱住他的脖子说:?#20843;?#23478;的哥哥有这么帅气?#21073;俊?

    在他们打算走向右边那条道时,一声“喂”让他们心头一惊。

    他们寻着声望去,只见霍景郁举着电筒站在高处俯看他们。

    纵使他的叫唤声不太友好,但是此时此刻在落难兄妹眼里,他就像佛祖一样在昏暗中光辉万丈。

    “上来。?#34987;?#26223;郁命令道。

    女生自觉地双脚落地,顺着霍景郁的指示?#32769;?#20182;所处的地方。不忘留心紧跟在她身后的人,?#26696;?#21733;你小心一点。”

    “你扶着树?#30106;?#20102;。”男孩不放心地说道。

    女生踩着石块一步步往上?#28291;?#24635;算踏上还算平坦的土地,惊喜地发?#36136;?#22359;上的矿泉水。

    她顿时感到口干舌燥,小心翼翼地问:“可以给我们喝点水吗?”

    得到霍景郁的应允,她回头看向自己的哥哥。见他点头同意,她立?#21019;?#21475;大口喝起来。

    天色已经明亮,男生来到霍景郁身?#35029;?#20043;前没看见的模样逐渐清晰,大致看清了他的轮廓,他开口道:“谢谢你的帮助。”

    霍景郁看着他,移开视线说道:?#25226;?#30528;这条石路一直往上有座庙,右边的岔道走上一个半小时就到半山酒店,有车载你们下山。”

    男生把他的话记在心里,再次道了声谢。

    “不要再跟着我。”

    他一愣,不小心对上霍景郁淡漠的眼睛,诚恳地说道:“抱?#31119;?#25105;们迷了路,没有办法才跟着你,让你感到?#30343;?#26381;,我们道?#31119;?#23454;在是对不起。”

    “垃圾记得带走。?#34987;?#26223;郁说完抄另一条道再一次消失在树林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