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仙子请自重 > 正文卷 第一百零七章 干涸的水井
    “那是妖怪。”已经恢复到可以轻松甄别妖气的流苏迫不及待地表现:“我感应到了妖气。”

    秦弈一直觉得感应妖气这事儿挺神奇的。

    妖怪化形之后,与人?#30343;?#20040;不同,也不存在动物的腥臭。像夜翎乘黄那样都是香喷喷的,一个清香宜人,一个媚香撩心,二者连香味也不一样。这到底是怎么?#30452;?#26377;妖气的……

    于是就问了。

    流苏没好气道:“谁告诉你这是靠鼻子闻的,妖与人的修行根基不同,修炼所诞生的气机自然不同,这是用神识去甄别的,?#30343;?#40763;子!”

    “那刚才那个,是什么妖?”

    “那是一种老鼠,不错的食材。”

    “食……材?”

    “是啊,味道不错的,化用之后还能增加你的雷电亲和。换了乘黄那个爱吃的,说不定都被她炖了,怪不得不?#21307;?#22934;城呢……”

    “为什么我觉得你说的这东西叫皮卡丘。”

    “那是什么?”

    说话间,那个清和道长已经在众人簇拥之下到了水井边。秦弈也就没再和流苏开小差,挤了过去探着脑袋看。

    这井极深,一般人看不到底,以秦弈如今的目力倒是可以轻松看见,底部干涸,在这大雨的天气,下面居然也没有什么积水,能看见一些湿意在井底?#24674;?#28176;吸收。

    若说是地下水干了吧,也?#24674;?#20110;连臭水沟都没了水……这?#30343;?#20117;的问题,“管道疏通专业”多半没有意义。

    秦弈神色?#34892;?#20957;重,他感到底下有点东西……是超出常规的异力在影响一?#23567;?

    是那只老鼠搞的鬼么?

    搞个水井有什么意义?

    此时家主也闻风出来,冲着清和道长拱手笑:“家中琐事,劳烦道长大驾,真是过意不去。”

    这便是那王员外了……秦弈打量了一眼,倒是面目清雅的老者,看着?#34892;?#27668;质,?#30343;?#38271;了一对三角眼,面相?#30343;?#22826;好。流苏不学卜卦,自然也不学相术,秦弈无法以貌取人,看了一眼便?#37096;?#20102;目光。

    那清和道长捋须笑道:“无论是淤堵还是?#34892;?#24322;力影响,贫道只消施法引地水奔流,淤堵自通,异力自散,不过小事一桩。”

    王员外大喜道:“那便有劳道长,酬劳必让道长满意。”

    “只为乡里清?#21073;?#20309;必言酬?”清和道长正色道:“烦请准备法器便是。”

    “道长需要何等法器?”

    “黑檀香案,万钱黄?#21073;?#20025;砂桃木,院中摆上三百六十五星辰灯火……”清和道长一路不停地报了十几种东西。

    王员外脸都绿了。

    秦弈哂然。

    流苏教他的术法,从来不需要这些媒介和稀奇古怪的“道场”,一个法诀完事,只有布阵需要用到各种相应的物品。当然?#37096;?#20197;理解为什么别人需要媒介法器,其实与人类借助工具一个道理,自身办不到的事,借助工具就可以。

    也?#24674;?#36947;是这清和道长自己的修行理念如此呢,还是现代的修行与远古不同,从更重自身变成了更借助外力。

    院子里折腾了好久,天色都已经黑了,大雨倒也微止,?#30343;?#27611;毛细雨,打在脸上很舒服。

    道场已经备齐,周围点起灯火,清和道长手持木剑,脚踏七星,念念有词。

    “疾!”一剑刺出,串起了空中飘飞的黄纸。

    “轰”地一下,黄纸自行焚烧,隐有灵气溢散。

    围观众人轰然叫好。

    “有点真术。”流苏评价:“就是太蠢,?#38382;?#22823;于实?#21097;?#19968;个简简单单的引水之诀,竟然被弄得比续命术还复杂。如果今人修行尽是这般模样,可真是令人失望。”

    随着话音,水井里隐有灵气旋转起来,慢慢的肉眼可见地下水往上溢出,如同旋涡一般。

    清和道长伸手指向井?#26657;?#20570;了个往上一勾的动作。

    地下水?#21152;?#32780;出。

    “手指勾出水了!”家丁们大喜过望。

    秦弈对这句话叹为观止。

    清和道长志得意满地收回手指,就在他倒转木剑正要收功之时,那水又无声无息地慢慢降了下去,在众人目睹之中直接消失不见。

    清和道长一愣,急速引剑一挥。

    “砰!”井中似乎有电流炸起,最后一股水柱冲了上来,喷得他满脸都是。

    而井?#33125;?#20877;也没有声息,重新变得干涸。

    “噗……”流苏乐不可支:“有趣,有趣。”

    秦弈皱起了?#32426;貳?

    井底竟然隐隐传来一种……荒寂的味儿,就像在沙漠里一样。

    这明明存在地下水,水脉没有干涸,天上还在下雨呢,怎么会有荒漠的感觉?

    那电流又是怎么回事?

    那清和道长灰头土?#24120;?#21385;声道:“?#35828;?#22934;孽厉害,王员外可再备法器,明日贫道与之决一死?#21073; ?

    秦弈皱了皱眉,?#37027;?#36864;了出去。

    ?#25670;?#35830;诶!”那管?#24050;?#23574;,瞥到要开溜的秦弈,忽然喊道:“那个少年,你?#30343;撬的?#26159;来疏通水井的么!何不下去一试?”

    疏通你妹啊,贸然下井去作死吗?

    迎着清和道长看竞争敌手一般的目光,秦弈掸掸衣角,笑道:“事到如今我也只好说真话了,小生哪里会通什么水井,?#30343;?#21548;说王家小姐知书达理,特来一见。”

    “真的吗?”楼道“?#35785;诉恕?#22320;响了起来,过不多时便有一个三百多斤的肉球直闯而出,一把就将清和道长推开老远:“谁要见我?”

    秦弈早已落荒而逃。

    你让超?#22581;?#37324;奥过来也疏通不了坦克炮管啊!

    “真是晦气。”秦弈悻悻地收了雨伞,任?#19978;?#38632;打在脸上,走向夜晚之中小镇唯一还热闹的地方。

    那是一个小客栈。

    刚刚走到客?#24187;?#21475;,他就愣了一下。

    里面一个黄衣胖子坐在柜台后面,直勾勾地看着门口。

    那目光?#30343;?#30475;秦弈,而是看他身后。

    秦弈转回头,却见那边正是王员外府上的方向,此时依然可以看见?#20999;?#28857;点的灯火。从这个角度看去,灯火升腾的烟雾轻聚,?#23545;?#30475;去竟然像是一个人形……

    而所有的雨水经过这个人形,都消失不见。

    “掌柜的?”秦弈忽然喊:“来一壶酒,两斤熟牛肉。”

    黄衣胖子脸上抖了一抖,换上一脸市侩的笑容:“客官稍坐,就好就好。”

    秦弈随意找了个角落坐下,看?#25490;?#25484;柜打酒的模样,饶?#34892;?#33268;地笑道:“掌柜刚才一直在看什么呢?”

    便有酒客喷出酒水,哈哈拍桌笑道:“掌柜的仰慕王家小姐,朝思?#21512;耄?#35841;人?#24674;俊?

    客栈里笑成了一?#29275;?#32982;掌柜也?#30343;?#21621;?#20999;Α?

    秦弈的眼神越发意味深长。

    一个化形妖怪,一个奇怪的水井。

    一场看似失败的施法却化作了人形的轻烟。

    说这是在仰慕一辆坦克才出神,不管别人信不?#29275;?#31206;弈是不信的……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深圳风采选开奖公告 江西多乐彩单式票 什么叫博彩运 广东26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十一选五走势图 香港皇家赛马会 极速时时彩可以作假吗 广西快三开奖视频结果 新加坡二分彩软件 江西快三开奖结 山东群英会今日开奖 竞彩足球混合过关开奖结果 今日青海快三 内幕一码中特诗 喜乐彩2019历史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