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孤军 > 第二卷:魍魉楼 第一百一十四章:铁衣门叛徒
    尉迟然拿着电话在那里寻思了许久,最终还是拨通了初夏的电话,?#36824;?#20182;拨打电话的时候是一个人。

    不知道为什么,在打电话之前,那种不信任又充斥了他的全身。对于方寻忆,他是信任的,但是方寻忆对立还有一个人格,那就是丰瑞。

    别说尉迟然了,就连方寻忆自己都不知道对立的这个人格到底想做什么。

    初夏接起电话后,焦急地问:“你到底去哪儿了?”

    尉迟然看了一眼门口道:“你先听我说……”

    尉迟然又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告知给了初夏,并且追问初夏有没有查清楚关于1968年至1978年间,那26个?#35828;?#36523;份,因为现在可以排除10个人了。

    初夏?#21467;裕?#24456;是吃惊,没有想到铁衣门?#19981;?#29301;扯到此事中来,更没有想?#21073;?#23561;迟然推测出,此事有可能是铁衣门给孤军的一份委?#23567;?

    亦或者,铁衣门内出现了叛徒。

    初夏道:“你稍等一下,我用其他电话联络侯万,我直?#28216;?#20182;,你可以听着。”

    尉迟然在电话这头安静的听着,听着初夏那头免提电话传来的声音,等待音大概十秒后,侯万接起电话,却没有作声。

    初夏则是向他汇报了尉迟然之前的经历,着重说了关于那10年间有10名铁衣门门徒进入地鸣楼的事实。

    说完后,初夏又道:“麻烦侯部长提供下那10个?#35828;拿?#23383;。”

    侯万迟疑了一会儿,开始念着名字,初夏同时开始记录。

    念完之后,侯万问:“还有别的事情吗?”

    初夏问:“这件事,你明明清楚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就要隐瞒?”

    侯万道:“这也是给尉迟然的锻炼。”

    初夏道:“锻炼?万一他在这个过程中失败了怎么办?”

    侯万笑道:“他不会失败的,好了,你们可以继续调查,就这样。”

    电话挂断,初夏又拿起另外一部电话对尉迟然说:“你都听到了?”

    尉迟?#24187;?#35828;话,?#30343;?#31449;在那拿着电话?#20102;?#30528;,在脑?#21448;?#21453;复回忆着之前初夏与侯万之间的对话。

    孤军果然知道那10名门徒的名字,也就是说,自己之前的推测是正确的,要不就是铁衣门委托孤军来调查此事,要不就是铁衣门内部出现了叛徒。

    密讳甲胄是铁衣门的至宝,属于机密中的机密,所以,铁衣门不可能委托孤军来寻找这么重要的东西,那?#21019;?#26696;就?#30343;?#19979;铁衣门内部出现了叛徒。

    同时,初夏在电话中说“万一他在这个过程中失败了怎么办?#20445;?#32780;侯万却是自信满满的回答:“他不会失败的。”

    为什么侯万会如此自信自己不会失败?

    这是尉迟然最在意的一件事。

    尉迟然说出自己的推测后,初夏这才恍然大悟:“你说的没错,的确应该是铁衣门内部出现了叛徒,这个叛徒会是谁呢?”

    尉迟然又道:“我现在最在意的是孤军的行为方?#21073;?#21644;派我来的目的。”

    初夏疑惑:“不太明白你什么意思。”

    尉迟然只说了四个字:“密讳甲?#23567;!?

    初夏这次终于明白了:“你的意思是说,孤军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密讳甲?#26657;?#20182;们将人派进铁衣门也是为了这个,最终密讳甲胄消失,线?#39757;?#30041;在地鸣楼这里,所以,干脆就把你派进去了?”

    尉迟然道:“别忘了,在孤军方面,认定我的身份是司马家族缝千尸,而我肯定也不会向其他人承认我孤军的身份,就算我在地鸣楼内,向几个知情者也是称自己是缝千尸,如果我真的找到了密讳甲?#26657;?#20132;给了孤军,事情一旦走漏风声,异道之中就会知道,是缝千尸的?#22235;?#36208;了密讳甲?#26657;?#32780;与孤军没有丝毫关系。”

    尉迟然的推测让初夏觉?#27809;?#36523;冰冷,原来孤军是将他们几个?#35828;?#20570;了夺取密讳甲胄的工具,换句话说,如果真的达到?#22235;?#30340;,找到了密讳甲?#26657;?#19981;需要孤军将他们灭口,铁衣门的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铁衣门的狠毒初夏早有耳闻,落在他们手?#26657;?#22914;果能马上死,都算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

    初?#29287;?#21363;问:“你如今怎?#21019;?#31639;?”

    尉迟然道:“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侯万要那么认定,我不会失败。”

    初夏问:“对?#21073;?#20026;什么?”

    尉迟然再次看向门外:“?#19968;?#30097;,除了我和方寻忆之外,在这座楼里还有孤军的人,而这个人一直在帮助我。”

    初夏寻思片刻道:“那么嫌疑最大的就是鲍君浩和索凝,按你的说法,索凝并不聪明,而且时间也合不上,她应该?#30343;?#23396;军的人,那么就剩下鲍君浩了?”

    尉迟然否定道:“鲍君浩也?#30343;牵?#20182;是孤立派的,他在确认我和方寻忆身份之后,呼叫了?#25442;?#32452;?#21019;?#25429;我们。”

    初夏道:“那会是谁呢?”

    尉迟然道:“已经排除了可以排除的人了,所以,接下来?#30343;?#19979;两个。”

    初夏脱口而出:“索昌明和钟芳?”

    尉迟然道:“没错,别忘了,早年孤军渗透进了司马缝千尸一族,这种方式他们可以?#22987;?#37325;施,用多少遍都可以,但是有个问题,那就是这个卧底,是如何让上面密讳堂的人选中自己的?”

    初夏道:“应该是索昌明。”

    尉迟然问:“为什么你认为是他?”

    初夏解释道:“如果他?#30343;牵?#20182;为?#25105;?#37027;么简单就收你为徒弟?按照你所说,这不就等于在帮助你吗?”

    有一定的道理,可是,索昌明现在是迫切想离开地鸣楼。

    说到这的时候,初夏将殷宛梦的事情告知给了尉迟然,让他提防即将到来的这个女孩儿。

    尉迟然问:“杜鹃和极乐,这倒挺有意思。”

    说到这的时候,尉迟然下意识问了一句话不该问的话:“初夏,那么你呢?”

    初夏略微迟疑,还是镇定地说了两个字:“极乐。”

    ?#30343;?#31616;单的两个字,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就太大了。尉迟然意识到自己不应该问,在初夏的解释?#26657;?#20182;已经知道极乐是做什么的了。在过去那些年?#26657;?#21021;夏到底经历了什么,不需要细想,不用问细节,他都可以想象得出来。

    尉迟然?#30343;恰?#21999;”了一声,再没有说什么。

    初夏又道:“我觉得你没问题的。”

    尉迟然问:“什么意思?”

    初夏道:“你如果是很容易就会被女人控制的人,那天晚上,你就不会拒绝我了。”

    尉迟然笑道:“?#24653;?#22840;奖,保?#33267;?#31995;吧,就这样。”

    尉迟然挂?#35828;?#35805;,却没?#26032;?#19978;走出去,而是重新坐下,倒了一杯咖啡,开始再次整合所有的线索以及自己的推测,他需要冷静的做出判断,然后再计划接下来的每一个步骤。

    ●

    PW总部,内安部,侯万办公室内。

    侯万也在?#20102;?#30528;,他没有想到尉迟然竟然可以查到这一?#21073;?#34429;说这个计划的确是提前做了布置,可以尉迟然这个?#22235;?#30340;能力来说,是?#30343;?#26597;得太快了?

    侯万没有低估尉迟然,但也不敢高估。

    毕竟,就连侯万自己也是这个庞大计划中的一份子。

    在尉迟然分析侯万到底要做什么的时候,侯万也在分析到底孤军上层要做什么。

    这也是侯万之所以要将殷宛梦从上层要到自己手中来的一个原因所在,他急于将一个自己人安插在尉迟然的身边,而殷宛梦则是他曾经亲手教过的一个徒弟。

    在孤军?#26657;?#35201;成为极乐,分别要拜两位师?#31119;?#19968;男一女,女师父要教会即将成为极乐的女孩儿言行举止,如何打扮自己,而男师父则会教会极乐,到底用什么方式才可以把握住男?#35828;男摹?

    因为只有男人才最了解男人,所以,当女?#35828;?#19976;夫或者男友,开始质疑女人身边的某位?#34892;?#26379;友的话,要相信,那不仅是吃醋而已。

    侯万也深知殷宛梦的个性?#25512;?#27668;,这也是他唯一可以利用的地?#21073;?#21482;要利用好了这一点,殷宛?#23561;?#20250;成为他对付尉迟然的最佳武器。

    毕竟,侯万坚信,男人是最了解男?#35828;摹?

    ●

    尉迟然走到了一楼,来到走廊上,看着索凝一家。

    他的目光快速从索昌明、钟?#24049;?#32034;凝的脸上扫过,可以从他们的眼神和表情看出,除了索凝之外,索昌明和钟芳都是期盼着立即离开这个地方。

    难道说,自己的判断是错的,索凝才是那个卧底?

    因为卧底没有完成任务,是绝对不会离开这里的。

    尉迟然谎称:“十来?#31181;?#21518;,项华就会来开门,你们就可以直接离开了,你们在这里等着吧,?#19968;?#24471;再进一?#22235;?#20010;窟窿里。”

    说着,尉迟然举起手中的密讳本:“密讳本我借用一下。”

    钟芳却突然间问:“你?#30343;?#26469;找七魄胆的吗?”

    尉迟然道:“对,但是既然你们说七魄胆不在这里,那我就只能完成PW交给我的任务,那就是查明这里的真相,否则,我一旦走出这扇门,就会被乱枪打死。”

    尉迟然先前那番话,等于是给了卧底借口。

    卧底不想离开,但不会马上表现出来,所以,尉迟然提出要拿走密讳本再去试试,卧底按理说?#19981;嵴医?#21475;跟随,例如密讳本不能落在外人之手之类的。

    而尉迟然说自己出去会被乱枪打死,等于是告知现在的人,外面有PW的人埋伏,卧底?#37096;梢越?#22369;下驴说,如果他们现在出去,也有可能被枪杀。

    果不其然,尉迟然说完之后,其中一个人立即道:“那我们出去,不也有被枪杀的危险?”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