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全能纨绔 > 第181章 派来个副丞
    这个犁如果真的实用,那就是造福万民,政事堂那帮?#19968;?#20063;得交口称赞。这臭小子,也算是洗白了。

    不仅洗白了,对这小子的“大公无私、利国利民”,好象还要给予褒奖,鼓励这种行为。

    李二陛下长出了一口气,笑着将奏报放下。有这两项发明就够了,在李二陛下看来,后面的竹筒压面条机简直就是滥竽充数。

    又给朕?#19968;?#20799;干哪,李二陛下看?#21073;?#19981;由得苦笑一声。上?#38382;?#36175;赐白糖,这回又要给产茶地方的官员分发《茶经》啦!

    好吧,给皇家赚钱,朕便再听一?#25991;?#30340;安排。

    李二陛下沉吟着,提起笔,开始给政事堂大?#34892;?#35861;旨。大唐产茶的道、州、县,他还真?#30343;?#24456;清楚,也只能交给政事堂,让他们去查,并列出名单,分发《茶经》。

    谕旨不长,李二陛下很快便?#36176;?#20102;,用印已毕,交与宫人。

    这时,又有宫人进殿,送来了京城的奏报,太子李承乾的赫然在?#31232;?

    李二陛下伸手取过,很随意地打开,以为不过是请安问好之类的例常。但看了一会儿,不禁皱起眉,面现不悦之色。

    李承乾先是给父皇请安,又说了下政务上的事情,请父皇定夺。然后便是告黑状,说最近徐齐霖和冯智戴交结密?#26657;?#25910;了很多财物,可能与白糖的制法有关。

    如果徐齐霖含图财货,把制糖法泄露给冯家,凭冯家在岭南的势力,白糖的获利将尽归其?#23567;?#25439;大盈库之利,肥个人之?#21073;?#26446;承乾对此表示了很大的忧虑。

    所以,李承乾建议派人查察,并在大盈库设副丞一职,负责日常监督。

    如果?#30343;?#26089;就知道徐齐霖的发展规划,李二陛下或许会真的怀疑徐齐霖勾结外人,损公肥私。

    但现在,李二陛下却是心中不悦,厌恶这胡?#20063;?#27979;的诬告。提起笔便要写信训斥,你是储君,该干什么不知道嘛,搞些子虚乌有的事情,那是你的本分?

    恼怒地写了一会儿,李二陛下又停下笔,想了想,把这张纸揉成一团。

    李承乾是因为不知道徐齐霖的运作和计划,听了别?#35828;?#35758;论,才心生怀疑,这也有情可原。

    毕竟大盈库是皇家内库,李承乾肯定是皇家人无疑,关注也无可厚菲。

    李二陛下左?#21152;?#24819;,重新提笔写信,语气便缓和下来,让李承乾不必忧虑,徐齐霖断然不会损公肥?#21073;?#19982;冯智戴交结也是既定的计划。

    解释一番后,李二陛下觉得应该再安抚下李承乾,这件事他?#24187;?#31350;竟,可也算是用心了。

    嗯,便准许他派一东宫官员担任大盈库副丞。李二陛下?#36176;?#21448;强调,副丞?#30343;?#37197;合和分担徐齐霖的工作,?#30343;?#30417;?#21073;?#26356;不能掣肘。

    这样处置完,李二陛下觉得没有不妥。至于徐齐霖那边,他觉得不会有不满,甚至会感觉到器重。

    李承乾可是太子,储君,未来的皇帝啊!给徐齐霖一个亲近了解的机会,徐齐霖能不感恩,能不体察到自己的用心?

    一阵脚步声传来,新城公举挎着个玩偶包包,嘻笑?#25490;?#36827;来,脆声叫着:“父皇,父皇,今天中午吃牛肉面哦!”

    唐朝的法律规定不得宰杀耕牛,但权贵真的一口都吃不到嘛?摔死、撞死、打架死,甚至是病死,各种非正常死亡的牛,你不能让肉腐烂吧,?#36234;?#32922;才不浪费?#30343;恰?

    而皇帝想吃,下面自然有人想出各种名义来满足。还有象烧尾宴,以及皇帝钦点的外国使节参加的重大宴会,也有牛肉菜?#21462;?

    但那不能?#20449;?#32905;,更不会说是宰杀的耕牛,而是叫犊。因为牛犊没有明确的规定,算是打擦边球吧!

    李二陛下呵呵笑着把小女儿搂过来,用绢帕擦去小公举额头的汗珠,说道:“又是齐霖送来的方子嘛?”

    新城欢快地点着小脑袋,伸着小手?#28982;?#30528;说道:“还有压面机,圆圆的筒子,把面和好放进去,这边使劲一压,面条就从下边出来,可好玩儿啦!”

    “好玩儿?#21073;?#37027;朕也要去见?#37117;?#35782;。”李二陛下捋须大笑,被爱女的天真?#23383;?#24863;?#23613;?

    新城咯咯地笑着,说道:“父皇吃的面条,便是我和阿姐一起压出来的。到时您尝尝,看好不好吃?”

    “好吃,那肯定好吃。”李二陛下摸了摸爱女的小脸蛋儿,笑得眼睛都成了一条缝。

    新城伸手从玩偶挎包里掏出根带着?#31455;?#30340;小东西,剥去上面的油?#21073;?#24448;父?#39318;?#37324;送,“父皇你吃,小舅送来的棒棒糖,可好吃了。”

    李二陛下放进嘴里尝了尝,点头道:“嗯,奶味的,不错。”

    新城咧开小嘴笑着,和父皇打了个招呼,又跑出去玩儿了。

    小舅,小?#35828;慕校?#20004;个闺女是改不了啦!李二陛下摆弄着棒棒糖,无奈地翻了翻眼睛。

    ……………..

    当李二陛下的谕旨到达长安,送到大盈库时,徐齐霖已经送走了去洛阳建立分部的官员,正领着李武忠在工坊内参观。

    对于羊毛纺织,白糖制作,甚至是不太起眼的机?#25285;?#26446;武忠都表现了极大的好奇。

    又粗又脏的羊毛咋就能织成厚实美观的布料呢,深褐色的糖浆咋就变成雪白的砂糖呢,还有那只有少量结晶的冰糖,在李武?#24050;壑校?#23601;象变戏法儿一样。

    “你们汉人可真厉害,怪不得不缺衣?#24120;?#37117;过得挺好。”李武忠?#34892;?#24863;慨,大概是想到了?#25991;?#29983;活的艰难。

    徐齐霖呵呵笑着,纠正道:“不要这么称呼,很见外的感觉。你我都是唐人,懂嘛,唐人。”

    李武忠眨巴眨巴眼睛,嘿嘿笑着点?#35828;?#22836;。

    民族间的隔?#20063;皇?#19968;句话就能解开的,哪怕被赐姓为李,在心里也还是认定自己是?#22238;?#20154;啊!

    徐齐霖拍了拍李武忠的手臂,引着他走进糖果作坊。

    一股甜香的气味弥漫,女工们或在熬糖,或在配料,或在切块包装,琳琅满目的各色糖果立刻吸引了李武忠的目光。

    “吃的?”李武忠瞪大着眼睛,“各种颜色是?#30343;?#34920;示不同的味道?”

    徐齐霖笑道:“虽然?#30343;?#24456;?#26082;罰?#21487;也差不多。”说着,他指了指?#28982;?#33394;的水果硬糖,“那应该是桔?#28216;?#30340;,形状也做成了桔子瓣。”

    李武忠点着头,轻轻咽了口唾沫。

    徐齐霖心中暗笑,领着他参观了一圈,便取过已经包装好的两盒糖果送给李武忠,说道:“拿回去吃。现在这种糖果数?#21487;伲?#21482;有在长安才买得到。”

    李武忠实在人,也是挺馋,便不推让,美滋滋地抱在怀里。

    徐齐霖说得没错,自从既好看又好吃的各色糖果推出后,再加?#31232;?#30343;家公主专供”的名头,立刻成了小孩子和贵妇的最爱。特别是裹了砂糖的软糖,更是供不应求,上架就卖空。

    不仅是自己吃,糖果也逐渐成了?#20889;?#23458;?#35828;?#24517;备。来了客人闲坐,你不摆上一盘,都不好意思。

    当然,因为价格的原因,糖果依?#30343;?#26435;贵和?#32531;?#20139;用的奢侈品。

    扩大产量是必须的,?#36176;?#23467;的奴婢又调来了两百多个,充实进织造和制糖作坊。

    对这些奴婢来说,在这里工作是比较宽松的,吃喝住也不错。到现在,也没有出现过被打死、打残的奴?#23613;?

    她们当然也不知道,徐齐霖正在为她们脱籍而努力。尽管李二陛下出于各方面的考量,更因为满脑子封建思想,而暂时没有首?#31232;?

    但这不过是时间问题,徐齐霖相信这一点。只要大盈库创造出令李二陛下满意的成效,在这里工作的奴婢越来越多,总会让他认识到工作积极性的重要。

    出了制糖工?#24187;?#36208;多远,?#25918;?#19968;个正等候的女子便敛衣下拜,“徐丞,奴婢有事禀告。”

    徐齐霖点?#35828;?#22836;,抬了抬手,说道:“为何在?#35828;?#20505;,不会去某的办公室嘛?”

    这女子赶忙说道:“奴婢该死。?#30343;?#31104;告之事不便让别人知道,请徐丞原谅。”说着,一对秀目泛出晶亮,?#36127;?#35201;流出泪来。

    徐齐霖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说吧,某听着呢!”

    这女?#29992;?#21608;琪,乃是犯官之后,没籍为奴。因为识文断字,说话办事得体,很快成为女工中的管事儿,并兼着夜校的教师,算是工坊里的混得不错的人物。

    徐齐霖对她也挺看重,毕竟有才有管理能力的女子太少,他又不想用太监来管理女工。

    周琪跪在地上,哀哀怨怨地求恳,徐齐霖才知道了事情究竟。

    原来周琪一家是去年?#24187;?#31821;收入?#36176;?#30340;,?#31508;?#22905;的母亲已经身怀有?#26657;?#22312;今年年初产下一女。

    周琪被调入大盈库工坊后,这?#38382;?#38388;干得不错,待遇也就有别于其他女工。想想还在?#36176;?#30340;母亲和襁褓中的妹子,她便想着求徐齐霖把她们也调到工坊,好一家人能常在一起。

    徐齐霖皱起了?#32426;罰?#35273;得周琪?#34892;?#36807;分。这是工坊啊,?#30343;切?#20859;之所。你带着几个月大的婴儿,能干什么活儿?

    若说?#30343;?#24604;悯,算是做件善事也无不可。但让别人知道,影响可不太好。?#36176;?#23467;里也?#30343;?#22320;狱,那上官婉儿不就在那里长大,还成为一代?#25490;?#22043;!

    周琪可能也知道徐齐霖定会恼怒,讲完事情便深深?#34507;藎?#21452;手捧起一物,又补充道:“家母熟读《墨子》,长于巧思,擅机关术,或可为徐丞所用。”

    机关术?!徐齐霖第一个就想到?#35828;?#22675;电影中的各类陷阱,但转而一想,古代称为机关术,也就是后世所说的机械制造,可并不?#30343;?#23475;?#35828;?#19996;西。

    这个倒是有点意思,虽然自己也能造,可就是比较懒。要是又画图?#21073;种?#23548;工?#24120;?#21448;要讲原理,也是够累的。

    拿过周琪手中之物,摆弄了两下,看似很精巧的一个小盒子,没打开。

    徐齐霖脸色稍霁,问道:“如你所说属实,某便想想办法;可要是你在胡编欺骗,哼哼。”

    “奴婢不敢。”周琪再次叩头,颤声道:“多谢徐丞大恩,奴婢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嗯,且等几日吧!”徐齐霖摆了摆手,转身走开。

    回到办公室,便有官员汇报,陛下有谕旨,要东宫派?#35828;?#22823;盈库担任副丞,协助徐齐霖工作。

    东宫派人?!徐齐霖?#31508;?#23601;是一皱眉,直觉上感到厌恶。

    坐在椅?#26657;?#24464;齐霖冥思苦想,琢磨这其中有什么说道,是李二陛下突然起意,还是东宫太子李承乾要搞事情。

    说起来,自从与杜荷不欢而散后,虽?#24187;?#25749;破?#24120;?#21487;徐齐霖一直有所担心。李承乾可能不当回事,毕竟他不需要赚钱,可他手下那帮?#19968;錚?#21487;没几个好东西。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谁知道会不会有?#26494;?#39118;点火、挑拔离间,让李承乾来对付自己。

    当然,徐齐霖也?#30343;?#23475;怕。李承乾能作,可也不敢太公开,多是躲在东宫干乱七八糟的事。

    要知道,不仅李二陛下盯着他,那些朝中大臣,那些李二陛下派的老师,也不?#24066;?#20182;太过放肆。

    李承乾出来打个猎,张玄素、于志宁等人便谏议连上,一个比一个积极,说的话也一个比一个严厉。

    关键是李二陛下被人怂惯了,以为儿子也应该象他一样,周围都是等?#27966;?#21435;打脸的正直臣子。谁上的谏议多,李承乾是恨不得弄死他,李二陛下却是赏赐不?#31232;?

    这么一想,徐齐霖对这次李二陛下的安排也就不太放在心上了。

    东宫派的又怎样,来到大盈库便是我的手下,是要配合我,而?#30343;?#29301;就你。敢给老子添堵捣乱,老子收拾你名正?#36816;場?

    李二陛下估计也是?#23637;?#19979;李承乾,对自己也表示下倚重之意。这么年轻,辣么能干,不仅李二陛下要重用,和下一个?#24433;?#30340;皇帝搞好关?#25285;?#20063;不会亏待自己。

    哼哼,老子还得给你们两代皇帝当搂钱耙子啊?徐齐霖撇了撇嘴,把这事便放到了一边。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还不知派来的是什么人,是真配合,还是来监视捣乱,想多了也没用。

    嗯,收拾收拾该下班了,说好的请李武?#39029;苑鼓兀?

    …………….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