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富贵盈香 > 第一卷·一痕沙 第一百七十四章 一本正经小长桢
    进了庄子,望山一脸义愤,白芷惊魂未定,红豆欲言又止,只有生面孔栀子眼观鼻鼻观心,似乎周遭一切都与她无干一般。

    陈老夫人立即就察觉出不对劲,不禁发问:“出了?#38382;攏俊?

    白芷是沈秋檀母亲陪房的女儿,说起来还是?#24405;?#20166;,在陈老夫人跟前向来也更有脸面一些,她先开口道:“老夫人,我们姑娘方才差一点就……”

    “好了。”沈秋檀喝止:“都下去吧,我亲自与外祖母分说。”

    “是。”白芷几个悄然退了出去,刘妈妈一瞧,也跟着一起,还贴心的关上了门。

    沈秋檀将方才的惊险与外祖母细说,只隐去她自行扛过了药性,说是那王充之买了假药才叫她恢复了力气。

    “如果?#30343;?#20551;药呢?”陈老夫人又怒又疼,语气变得艰涩,她抱住自己还瘦弱的外孙女:“沈弘老儿,竟真的做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我当初怎么把女儿许给了他家……还有那王家的畜生!天子脚下,究竟还有没有王法了!”

    “外祖母,您还好么?我?#30343;?#25105;?#30343;?#20102;……”沈秋檀懊恼,外祖母年纪大了,受不了太大的刺激,是自己忘记了掩饰。

    陈老夫人抱紧了沈秋檀,许久:“我?#30343;攏皇隆?#26877;?#19981;姑?#20986;嫁,延英还未娶妻,懋懋还没长大……我怎么能有事……”

    她看着沈秋檀的眼睛:“好孩子,若是外祖母?#24515;?#33285;?#20284;?#23613;家财,换?#22235;?#21644;懋懋脱了沈家,你可愿意?”

    “能脱离么?”她早想分家了。

    “留在沈家,只要沈弘老一日不死,沈府一日就还有侯府的体面,内里再不堪外面说出来也是官宦人家。”陈老夫人拉着沈秋檀坐下,自身气息也平和了些:“可若是你带着懋懋从沈家脱身出来,便只能是个平头百姓,还有你身为商贾的舅舅。”

    自古士农工商,商为最末,因着文惠皇后的关系,大宁的商户地位已经比之前提升了些许,但仍旧排在末流。

    沈秋檀笑道:“呵呵,沈家就是再厉害,也?#30343;?#20146;人。外祖母,我不后悔。只要一想到有一个那样的祖父,?#19968;?#36523;都觉得恶心。”

    “不过……若是叫舅舅散尽家财我是不干的,这是外祖父和外祖母一起拼下的家业,凭什么要散了。”沈秋檀的眸子亮晶晶的看着陈老夫人,掷地有声:“沈家要离开,?#24405;?#30340;钱也不能散。”

    若是真的将?#24405;?#30340;钱都添补了沈家,那恐怕正中了沈弘下怀,而自己又该如何面对没了祖上积蓄的舅舅和表兄表弟?

    “那……你预备如何?”

    沈秋檀安抚陈老夫人:“此?#24405;?#19981;得,咱们且徐徐图之,当初娘嫁进?#21019;四?#20040;多的嫁妆,我四姐姐被嫁出去也收了不少聘礼,但沈家怎么看都像是个添不平的无底洞。外祖母,您说,?#20999;?#38065;都去哪儿了?”

    陈老夫人神色郑重起来:“等你舅舅回来了,且好好查查。”

    “嗯。”沈秋檀点点头:“现在就可以先慢慢查着。”

    “好,时辰不早,你先回去歇个午,余下的咱们睡醒了再说。”

    沈秋檀却趴在陈老夫人身上:“那外祖母陪我一起……”

    陈老夫人展颜:“你个猴儿!”她做势拍了一下沈秋檀的后背:“好,就如你所愿!”

    沈秋檀在亲人怀里渐渐睡去,陈老夫人却看着轻软的?#21152;吧?#38519;入?#20102;肌?

    棽棽大了,已经能做了自己的主,?#36523;?#25035;呢?

    无论进学还是议亲,总归是在侯府更便利一些的。

    门当户对是正道理,若是脱了沈家,棽棽能找的人家就更有限了。

    …………

    沈秋檀一直睡到金乌西坠,才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窗外传?#38169;?#25035;清脆无忧的笑声,还有木香抡锤的“哼哈”声,金色的日光稀薄浅淡,打在银红色的?#21152;吧?#19978;,给?#39318;?#38208;上一层浅浅的金边。

    她叫来红豆和壮儿:“红豆你还是先回府里,我要你做几件事。”

    红豆一凛,神色郑重起来。

    “我要你想办法探查一下大房我大伯父究竟是?#25991;?#26679;?还有二房和四房。”沈秋檀又与陈壮儿道:?#30333;?#20799;你在外面给红豆支应着,更重要的是这些天你勤盯着我?#20146;?#29238;,看看他每日往来的都?#20999;?#20160;么人,若有余力,分些心?#20960;?#25105;二伯和四叔。”

    “是,小的明白。”

    “姑娘放心,奴婢定然细细探查。”红豆也连忙道。

    沈秋檀却摇摇头:“你虽?#30343;?#22312;熟悉的沈府,但行动比壮儿要危险多了,能查则查,查不出便容后再议,一切以自身安危为要,可记清楚了?”

    红豆心?#22995;?#33633;:“记清楚了!”

    “好,去吧。”

    夜色渐渐笼罩上来,沈秋檀伸了个懒腰,白芷带人摆饭了。

    “姐姐,书没读。”沈懋懋一板一眼的坐着,自己拿了小号的筷子认真的吃了一口饭,又提醒姐姐今天没给他读书。

    沈秋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问身边刘妈妈:“外祖母呢?方才醒来不见她,不一起用?#22993;矗俊?

    刘妈妈忙道:“老夫人下晌躺的久了,这会儿正在书房看?#22235;兀?#22900;婢刚才去请了,老夫人只说还不饿。”

    沈秋檀点点头:“?#22836;陈?#22920;将这碟子清蒸冬瓜和鸡汤端一碗过去,若是该吃饭的时候不吃饭,一会儿又该饿?#22235;兀 ?

    “哎!好,还是姑娘心疼老太太。”白芷分了汤和饭菜,装了食?#26657;?#21016;妈妈笑着接了。

    沈秋檀这才回头问弟弟:“懋懋,你说人这一辈子,什么才最要紧?”

    小长桢正拿了银?#22766;?#34507;羹,他抬起与蛋羹一样娇嫩的小脸,认真的想了想,一本正经的道:“好好活。”

    “那怎么样才算好好活呢?”

    小长桢显然被?#39318;?#20102;,不过很快就有了答案:“吃饭、睡觉、读书、识字,姐姐和祖祖过好日子,懋懋厉害的。”

    “懋懋说的对!”沈秋檀高?#35828;母?#33258;己夹了一条鸡腿,一个三岁多的小孩子能回答这些已经很是不易了。

    无论分家有多麻烦,沈秋檀都打算先吃饱了再说,她的筷子又伸向下一只鸡腿,结果懋懋开口:“夜里不能吃太多肉,姐姐。”

    沈秋檀讪讪,又瞪?#35828;?#24351;一眼,臭小子确定?#30343;悄?#33258;?#21512;?#21507;?

    就在她的注视下,沈懋懋当真废了巨大的力气将鸡腿夹进了自己的碗里,而后严肃的道:“留着……姐姐明天吃,懋懋长高高,天天给姐姐买鸡腿。”

    沈秋檀感动的不能自已,凑过来狠狠的亲了懋懋的小脸。

    小长桢擦擦脸:“姐姐没擦嘴。”

    沈秋檀:……

    。顶点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