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掌贵 > 正文卷 第五五五章 强硬下去
    程紫玉原本没看懂朱常珏这一?#35828;?#24847;图。但她很快便品出味来了。

    朱常珏未必是来使诈的,否则也不用带着魏虹。

    魏虹是荆溪人,又有魏知县的缘故在里边,不管是何?#19968;?#26159;程家那里,多少也是有话说的。所以,朱常珏更有可能是来卖人情拉关系的。

    这才是他对老爷子一出手就是贵重古董的原因。

    在他看来,太子倒了,李纯的选择又少了一个。而他全面领先,除了一点——兵权上。老四有白恒,老五有康安伯,他怎么办?

    他的选择并不多。而他和李纯,恰恰正是对方最好的人选。

    今日,正好是拉拢之机。

    李纯最近没有公务,他一般时候肯定碰不上。若直接上将军门,便?#32536;?#21051;意了,也容易引起皇帝的忌惮。所以怎么看,今日这机会都是最好的。

    于是他一反常态,一大早就来了。甚至比大部?#30452;?#23458;都还要早。

    如此,他便有足?#30343;?#38388;拉拢李纯说几句“体己话”。

    另外,他来得越早,这姿态就越足。在?#24187;?#25152;以,后来的宾客到时,若看见他与李纯已经在把酒言欢,难免想入非?#24688;?#20182;是故意要给所有后来者一个错觉:他朱常珏与李纯关系突飞猛进,他一早就来给李纯撑腰来了……

    而这一点,恰好也能解释为何朱常珏前脚一?#21073;?#21518;脚朱常哲就来了。

    哪有那么多的巧合?还个个都那么早?

    分明是朱常哲听闻朱常珏已经过来,始料不及的他想明白了朱常珏的意图,紧?#19979;先?#21040;底晚了一步。

    或许,这也是朱常哲轻车简装,并匆匆忙忙的原因。

    他若?#30343;?#24613;躁毛躁了,?#31508;?#20063;不至于看见她便唤错了名字……

    程紫玉?#31508;?#20415;大概明了这两位?#39318;?#22312;争什么。尤其是窦氏出现时。窦氏,莫名其妙的解手说,或许一早就是打算来?#20063;?#25110;拖住朱常哲的。

    程紫玉并不打算站边朱常哲,但她更不想让朱常珏占便宜。

    ?#31508;?#22905;看见朱常珏与李纯已经到了湖对岸。

    酒席尚早,李纯被朱常珏拖住,两人在湖边说话,远看过去正是谈笑风生态,叫人如何不多想?

    所以程紫玉反其道行之了。

    她对窦氏所为的确怒,但还没怒到要当众让她下不来台,当面取笑并暗骂顶撞的地步。她的暴起,真正的原因?#30343;?#20026;了撇清李纯与朱常珏夫妇的关系。她只有越强硬,其他人才不会多想……

    这才是她咄咄逼人态的根本原因。

    只不过朱常哲太坏了。

    他看了出来。既看出了朱常珏的意图,?#37096;?#20986;了她的打算。

    所以他见缝插针。

    她在一力撇清,他便一力接着。

    他一直在插嘴,一直在应和,一直在试着让所有人以为他与她是一条战线的。到最后,还故意要帮她和李纯出头,逼着窦氏去道歉。

    如此一来,朱常哲不但不用担心朱常珏强制捆绑李纯,反而还因着硬碰硬向所有人表达了他与李纯夫妇才是一条心,他们才是无惧于正面对抗朱常珏夫妇的同一条船。

    而程紫玉气的,正是这个!

    她一不小心,被朱常哲暗搓搓捆绑了。

    所以朱常哲才谢她,这才是那个人情的来源。

    她帮了他大忙了。毕竟在太子倒下的敏感时候,一点点地风吹草动都能左?#20063;?#23569;?#35828;?#24515;理……

    这一个个的,都是狐狸!没一个容?#23376;?#20184;的!

    但只要不让朱常珏再得逞,朱常哲占得的便宜似乎也不太难忍受。

    而被她这么一破坏,朱常珏这一趟,注定将是徒劳……

    另一边李纯和朱常珏早就瞧见了这边的小热闹,第一时间便派了人过?#21019;?#25506;。

    听了回禀,朱常珏面色舒畅。窦?#31995;?#29992;。功劳不小。至少目的达到了。

    “李纯,世间最恶白眼?#24688;?#38450;?#21152;?#26410;然,你应该比我懂。?#34892;?#24515;思若不早早掐死,待星火燎原?#26412;?#26469;不及了。

    老朱家的男子都寡情,你明白的!可那人能乖乖跟在一个女子身后笑,你夫人是第一个。那人能为一个女子出头,你夫人也是第一个!南巡他默许的正妃人选,你夫人是唯一一个!

    李纯,我就问你一句:他若上位,君要臣死,臣死不死?君要臣妻,?#20960;?#19981;给?”

    朱常珏忍不住笑。李纯对程紫玉的情意,瞎子都能看出来!他只需光明正大挑拨就能达成目的。

    “所以我一直想?#24187;?#30333;,你这么精明之人,怎会冒如此风险?但凡有一点点的闪失,你将来不但一无所?#26657;?#27515;无葬身之地,全为他人做嫁?#25314;?#36824;?#20040;?#25163;顿足,憋屈无比啊!万一再有了孩子,大概还?#27809;?#21035;人……”

    “珏王大概是弄错了。”

    李纯淡淡开口。“我不会为?#39759;?#20154;做嫁?#25314; ?#20182;是皇帝近臣,怎么可能当着朱常珏之面承认站边。“我只忠于当今圣上!”

    朱常珏呵呵笑。

    “那就更对了。所以为防他人争夺将军宝物,您不插手也不?#23567;?#24744;不但要防着觊觎您宝物的那位,还得要出手阻止他上位。

    说白了,你可得防止和阻止他成为将来的圣上!将军什么都不干,干看着可不行,这什么情啊,yu啊,最是容易滋生并泛滥的。防?#21152;?#26410;然,将军一定明白!”

    “所以,这就是珏王今日来的目的?”

    ?#38712;?#20040;会?本王今日?#30343;?#26469;跟将军示好。本王与将军远无恨,近无仇,其实将军大可不必拒人千里之外。”

    李纯淡淡笑。他们之间是无仇无恨,但自己妻子,自己要保的家族?#22270;?#20154;却与眼前这货有两?#26469;?#20167;啊!

    这狗畜做事阴毒隐蔽,自以为无人知晓,却不知她早就已经知晓他的大部分所为。

    所以,他的示好再有力,他的挑拨再努力,早就注定了不会改变他们从来都不可能合作的本质……

    李纯沉默着不答,朱常珏以为他是需要时间考虑,也就不再逼?#21462;?#20182;的?#36255;?#24456;明确,哪怕李纯不帮自己,也不能让李纯成为老五的助力……

    宾客渐多,两位?#39318;?#37117;在忙着应酬,程紫玉便找了李纯出来说话。

    “娘子威武霸气!”他冲她笑。

    “我是来告诉你,从此刻开始,我打算任性一点,借着今日由头,我就不给朱常珏夫妇好脸色看了。别人说我恃宠而骄也好,嚣张跋扈也罢。我不要他们占你便宜,也不想与他们牵扯上。”这?#25314;?#22905;还是先跟李纯说一声的好。

    “嗯,我的便宜只给你占!”

    众目睽睽下,李纯一下就捉住了她的手。她的便宜,也只能他占。他也要叫所有人瞧瞧,他们的感情,好得很!谁都别想来挑拨,谁也别想有其他非分之想。

    “我说正事呢。”她哭笑不得,却抽不回她的手。

    “你想如何都随你。你高兴就好。只要你高兴。”他就是要宠妻护妻,还有谁敢说一个不字?……

    今日的宴席是太后关心过的。体恤程家是外来,所以太后一早吩咐了逍遥王妃帮忙安排了,?#30828;?#32622;到席面,来的是一整个的班子,倒是不怕有错,也不用程家人操心。

    何思?#21019;?#30528;人操持男宾席面,女宾这里有?#38382;希?#32418;玉和暗中学着打理的蒋雨萱盯着,倒是没有程紫玉什么事了。

    作为主?#29301;?#31243;紫玉跟着李纯敬了一圈酒。

    她做好了要喝多的?#24613;福?#19981;过李纯帮她挡掉了大部分的酒。

    众宾客也不敢过多为难,于是待她回到女宾座时,总共也就喝了两小杯的果酒。

    正如她所料,魏虹今日的作用也就是拉拉近乎。

    魏家何家都是荆溪地面上的老家族,相互熟悉。此刻的魏虹正在何老夫人身边说笑,老夫?#35828;?#20063;高兴。魏知县的面子摆那儿,老夫人还赏了她一个金镯子。魏虹则觍着脸表示过几天再来做客。

    老夫人知道魏虹是朱常珏的人,只表示程家她不做主,若是要做客,何家是欢迎她的……

    魏虹算盘打空,面色一僵。

    何?#19968;?#36814;她有什么用?

    可在程家那里,她有什么颜面呢?程家可?#30828;话?#22905;爹放在眼里,这会儿有李纯撑腰,更猖狂了。她真要来,怕是连门都进不了。

    不多久,窦氏便带着魏虹来给程紫玉敬酒了。

    “新娘子,对不住了。今日是我不好,来,我给你赔罪,咱们笑一笑就过去了。”窦氏笑得开?#24120;?#20284;乎真的毫无芥蒂。

    她更是先干为敬,面露真诚。

    堂?#29467;?#22915;当众来敬酒,这个脸面还是要给的。

    程紫玉也是满杯干尽。

    窦氏又开始拉着程紫玉就是赞,又起哄了身边的贵妇跟着夸。

    还真就是一团?#25512;?#30340;模样。

    “过几日我们珏王府要办宴,郡主你可不能躲懒,定要来啊。明日我亲自送帖子去。”

    “明日我要送祖父去庄上,怕是有不便。府上没主子,还是不要?#25237;?#29579;妃?#30528;?#36825;一趟了。”程紫玉淡淡的面色与笑颜如花的窦氏形成了强烈对比,拒绝之意已很明显。

    窦氏面部抽搐。

    她堂堂一个王妃,将来的皇后,竟然被拿来跟个连功名都没有的糟老头作比?#19979;穡?#36825;小贱人还敢直接拒绝了自己?

    管她是为了落自己颜面,还是不想让自己上门,都叫人意难平啊!

    但窦氏涵养还是在那儿的。

    “百善孝为先,还是尽孝最重要。应该的!”

    窦氏笑了起来。

    “听说程家庄在城南?#21450;桑?#36825;么快就完工了?那待我哪日去南郊白云寺上香的话,回程可得去程家庄?#30452;?#33590;水?#21462;!?

    程紫玉?#30343;?#31505;。

    “那自?#30343;?#27426;迎的。只不过南郊那个,说是庄子,实为工坊。您若去了,可不能嫌弃飞沙走石,泥污处处的环?#24120;?#20063;不好抱怨工匠们满身的污秽和臭汗,那里?#34892;?#33039;?#36965;?#25490;水也还没完善,但风景还是不错的……”

    程紫玉笑得明艳,窦?#20808;?#19981;好接话了。

    她既不懂陶,也不了解所谓工?#30343;?#20309;样。但既?#30343;?#25423;泥塑物之地,自?#30343;?#27745;脏无比。听说程家工坊一直在招人,从挑工到帮工,要的都是汉子,还要好几百个?

    届时那地儿……该是如?#26410;?#20439;鄙陋脏臭?

    在窦氏的想象?#26657;?#37027;工坊便是赤了半身的工匠们吹着口哨,说着荤话,随地小解并吐着?#25285;?#28459;天?#33606;?#28385;地泥,臭烘烘……堪比货?#23546;?#22836;,或者肉市鱼市的可怕之地。

    尊贵如自己,怎能涉足那种地?#21073;?#22914;何去忍受下?#28909;说目?#35270;?#25512;?#35770;?

    一想到自己缀着明珠的绣花鞋和镶了碎钻的绣裙可能被泥水溅上,被泥点打?#26657;?#34987;臭?#20849;?#19978;……窦氏不由打了个冷颤……

    那地儿,打死她也不会去的!

    倒是李纯,真是瞎了狗眼,什么样的贵女没?#26657;?#21453;而选了这么个下贱商女,宝剑配烂泥,真是糟蹋了!

    程紫玉则在放眼全场,将贵妇贵女的表情尽收眼底。

    她知道,和窦氏一样想法的人不少。

    她自?#30343;?#25925;意的。

    太子基本倒台,接下来的一?#38382;?#38388;,不管是为了前程,还是为了选边,又或是想要与她和李?#30475;?#22909;关系之人将会越来越多。

    而李纯那里油盐不进,如窦氏一般想要从她身上下手之人也将越来越多。

    为了不?#36299;?#31243;家何家,她便打算晚些时候躲去庄上了。可她的庄上还要从事生产,哪有功夫和精力去应付那些吃饱了撑的贵人?#24688;?

    所以,她便夸张了些。

    今日她自己将庄上的不堪往外抖,在谁看来,只怕她的庄上比这形容都还要糟了许多,否则她怎会不顾颜面当众埋汰自己的工坊?

    素好胡思乱想的女眷们一定会以为她有十分只说了三分,随后开始想象起许多尴?#25991;?#22570;又可怕的场景来。

    相信这番言论之后,这些贵妇们哪怕不怕脏?#36965;?#20063;会忌惮和避嫌汉?#29992;?#32780;不愿轻易上门。

    有这么个“可怕”的工?#22351;?#30528;,以后她也能躲个清闲了。

    哼哼,她的庄子,好着呢!

    虽有工坊,也是闹中取静,山清水秀,比荆溪山顶那个庄子可分毫不差。

    窦氏接连?#27426;?#22238;去,也就不再接话。

    魏虹硬着头皮来跟程紫玉撒娇。

    她也要敬酒。

    “好姐姐,你我许久未见了。你进了京成了郡主,该?#30343;?#25226;妹妹我忘了吧?程府这么好,你也不请我这个老乡来玩,你说,你是?#30343;歉?#32602;酒啊?……”魏虹说的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二人是多好的闺中密友呢。

    ……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32602;篽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