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如意小郎君 > 正文卷 第六百八十四章 一反常态【第九更】
    自从昨天王相去了一次唐家之后,整整两天都没有来尚书省,也没有上朝。

    他是丞相,尚书省的老大,他不来上班也没有?#22235;?#31649;,?#30343;?#23578;书省本来就少一位丞相,这样一来,唐宁肩上的任务就重了,每天看折子看的想吐,还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看着烦心,不看也不?#23567;?

    王相十几年如一日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天天面对这些,也?#30343;?#19968;件容易的事情。

    到第三天的时候,唐宁才在尚书省再次见到了王相。

    他的神色比前几天看起来更加憔悴,但眼神却依然十分凌厉,唐宁看着他,惊诧道:“王相这是怎么了,生病了?”

    “老夫身体好得很。”王相看了他一眼,问道:“唐大人会下棋吗?”

    唐宁摇了摇头,说道:“略懂而已。”

    王相道:“陪老夫下一盘?”

    唐宁犹豫道:“现在是上衙时间,这不太好吧,诸位同僚都在旁边看着……”

    尚书右丞捂着肚子站起来,说道:“本官肚子忽然有?#24756;皇?#26381;,去趟茅厕,吴大人,你刚才?#30343;?#35828;想去茅厕,不如一起……”

    左司郎中诧异道:“我什么时候说了,我不去,我要看王相和唐大人下棋……”

    右司郎中揽着他的肩膀,生生将他拽出去,说道:“走吧,早晚都得去……”

    几人出了衙房,左司郎中掰开右司郎中的手,不满道:“赵大?#22235;?#24178;什么,王相棋艺高超,本官还想着学两手呢……”

    “学两手?”右司郎中瞥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个位置才坐几年就厌烦了,想去西北历练历练吗?”

    左司郎中怔了怔,问道:“什么意思?”

    “王相和唐大人之间气氛不对,你没看出来啊?”右司郎中看了一眼里面,说道:“?#24980;?#24471;你大的过王相,还是?#35828;?#36807;唐大人?”

    左司郎中闻言,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再也不提下棋的事情了。

    右司郎中看向尚书右丞,问道:“王相不会和唐大人打起来吧?”

    “应该不会吧……”尚书右丞摇了摇头,?#34892;?#19981;确信的说道:“唐大人?#30343;?#37027;么没有分寸的人。”

    他说完这句话,连自己都不太相信。

    他前几日差点将王相吓了个半死,以为自己时日无多,惶惶不可终日,没有比吓唬一国丞相更没有分寸的事情了。

    尚书衙内,王相取来棋盘,唐宁执白子,王相执黑子。

    以前钟意教过他下围棋,但那是在灵州时,漫漫长夜无心睡眠,两人打发时间用来玩的,唐宁从来没有用心去学过,?#30343;前?#21514;子水平。

    第一局没多久,他就被王相杀的丢盔?#37117;祝也?#24525;睹的认输。

    之后又连下四局,唐宁一局都没有赢,虽说下棋输赢?#30343;?#20851;键,但一?#31508;?#24515;里也不会舒服,最后一局棋下完,唐宁收拾好棋子,说道:“下官棋艺不精,王相若是想下,不如另找别人吧……”

    王相不急不缓的收拾着棋子,说道:“唐大人不必太过自谦,唐大?#35828;?#26827;艺高超,棋局很大,老夫望尘莫?#21834;?

    赢棋就赢棋,赢了棋还反讽别?#35828;?#20154;,唐宁还是第一次遇到。

    王相这老头说话总是意有所指,表面是一个意思,背地里又是一个意思,唐宁最不?#19981;?#21644;这样的人说话,这几天他看奏章看的恶心,王相来了,他短时间内就不打算来尚书省了。

    反正除了这里之外,他还有吏部和骁骑营可以去,陈皇的一万重骑兵早两个月就组建好了,只?#20219;?#20030;结束之后,便会和武进士一同赶赴西北。

    唐宁以前并不了解,完颜部在草原上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们之所以屡次的骚扰攻打陈楚,是因为他们被别人排挤的没有容身之地,草原上的?#25991;?#27665;族不止他们肃慎人一族,其中最大的某部,是被称之为黑蛮的某族,论战力不在肃慎人之下,居于草原深处,完颜部同时招惹上陈楚和黑蛮,可谓是腹背受?#26657;?#26085;子极不好过。

    这对陈国来说是一个好消息,隔着肃慎人,黑蛮对陈国没有威胁,有了黑蛮的牵制,完颜部也拿不出全部的精力对付陈楚。

    反倒是西域对他们的威胁更大一点,小宛这三年不知道怎么了,吃了药一样疯狂扩张,西域很多小国都向陈国发来了求援的信号,陈皇和朝堂都对此很意动,意欲联合西域诸多小国,联合起来,里外夹攻的对付小宛。

    在对待完颜部的事情上,他们尝到了扶持傀儡的甜头,打算用同样的招数来对付小宛。

    ?#27604;唬?#36825;一切的前提是草原上的事情先解决,陈国才能腾出足够的精力。

    这两件事情都要徐徐图之,也在平稳进行,倒是朝堂上今日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

    早朝之上,王相一反常态,向?#27425;?#21644;的他,言辞激烈的弹劾了张大学士。

    他弹劾的内容也让人很是奇怪,朝中每天的大小事务这么多,作为丞相的他,单单弹劾了张大学士对润王疏于管教,张大学士一生清流,哪里受得了这个委屈,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险些在朝堂上打了起来。

    后来还是陛下相劝,两人才偃旗息鼓,张大学士拂袖而去,赵圆就遭了秧,被他抓住背了两个时辰的书,来唐家的时候,说?#21543;?#38899;都哑了。

    赵?#37096;?#30528;唐宁,无助道:“先生,救救我,大学士疯了,他要我每天读四个时辰的书,还要亲自看着……”

    唐宁不知道王相和张大学士什么仇什么怨,非要借着这件小事,让他在文武百官面前丢了面子,但促使张大学士逼?#26085;?#22278;以后每天花四个时辰读书,也不全是一件坏事。

    皇位多么重要,又岂是熬几碗汤,泡几个妹子就能拿到的。

    剑走偏锋,另辟蹊径,?#30343;?#20026;了让他在起步落后的情况下弯道超车,最终能走到哪一?#21073;?#36824;是要靠他自己的实力。

    连他也不得不怀疑,王相这到底是?#30343;?#25925;意的。

    唐宁看着他,遗憾道:?#20843;?#20010;时辰也不多,这些日子,你就和张大学士好好读书,别忘了每天给你父皇煲汤……”

    赵圆身体颤了颤,面色苍白,只觉得人生灰暗,前途无光。

    方家,方鸿疑惑道:“王相这是怎么了,张大学士得罪他了?”

    方哲笑了笑,说道:“让张大学士对润王用些心也好,只会煲汤?#25237;?#22899;子开心,做不了一个好皇帝的……”

    张家。

    礼部尚书张延面露怒色,说道:“王相欺人太甚,我张家可是得罪过他们王家?”

    在朝堂上暴跳如雷的张大学?#30475;?#21051;反倒是安静了下来,脸上露出思忖之色,喃喃道:“姓王的从来不轻易得罪人,这一次,到底是什么意思……”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福彩30选5今晚开奖结果 69期四不像玄机图 黑龙江十一选5开奖结果 星魅腮红与pk107 福利彩票陕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湖北快3几点开始 羽毛球拍拉线多少钱 腾讯游戏三张牌叫什么 北京11选五今天 排列5预测澳客网 18选7开奖查询今天 今期四不像一肖中特图 彩票网站亏钱 福建快3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彩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