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三百一十三章 父与子
    镇星君脑后肉膜上的眼睛图?#24178;?#20986;的光芒在压制树中?#35828;哪净?#23558;他身上的木性不断压制,让他的双眼能?#30343;游鎩?

    树中?#35828;?#38754;孔一点一点的从树中脱离,舌头上的木性也在渐渐退去。

    唰。

    镇星君脑后肉膜上的眼睛装图案?#19979;#?#36947;:“秦汉珍,你现在应该可以看到自己的儿子了吧?”

    她很谨慎,知道树中人极为?#30475;螅?#20840;盛时期比自己并不逊色,所以并未完全解开他身上的禁术,?#30343;?#33021;够让他看清眼前而已。

    然而树中人却闭上眼睛,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声音发出。

    秦牧侧耳倾听,连连点头,过了片刻道:“他的意思是说,镇星君有一件事情猜测错了。”

    镇星君侧头,冷笑道:“我何事猜错?”

    树中人张开眼睛,双眼依旧不能?#28216;铮?#20182;脸上的肌肤在飞速?#20928;?#28982;而神树的根须却在震动!

    秦牧面色平静道:“星君猜错的地方是,他并不想见到我实现土伯之约,他愿意一辈子都不见到我。他的目的,本来便是让星君帮助他压制木性,恢复部分肉身的行动力。”

    镇星君冷笑,脑后的肉膜哗啦啦震动:“这是秦汉珍想说的话还是你想说的话?凤青小儿,你未免也太自负太不自量力,太自以为是了吧??#36864;?#31206;汉珍恢复一丝行动能力又能如何?他的神剑已经破碎了,凭借小半个身子根?#38745;皇?#25105;的对手!”

    秦牧摇头,道:“这是我想说的话,也是他想说的话。即便是神佛神魔,也不能掌控一?#26657;?#24635;?#34892;?#19981;?#24066;?#30340;生命试图跳出去。他并非没有反抗之力。因为……”

    “因为,我带来了他的剑!”

    秦牧身后,雪亮的剑光冲天而起!

    无忧剑震碎了木质剑鞘,突然落在神树中飞速生长出来一条木质大手?#26657;?#38670;时间剑光充斥满厅堂,秦牧眼前到处都是雪亮一片,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那是近乎道的剑法,超出了他的?#29616;?#36229;出了他的眼界。

    一口剑,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威能与光芒,神光浩荡,剑光水银泻地,又洒遍长空,这一瞬间秦牧看到的?#30343;?#21073;,而是一个?#35828;?#24754;欢离合,一个人?#20185;?#30340;?#38750;?#19982;无悔的意志!

    剑和道,融为一体!

    村长的剑图,道门的道剑,在这神话一般的剑法面前也失去了颜色。

    剑光?#26657;?#38215;星君的惊呼声传来,秦牧感受到滔天的神威,接?#25490;?#28872;无比的火浪袭来,随即是无边的压力,仿佛苍苍茫茫厚重无比的大地压下!

    他看到了剑光中一颗?#28982;?#33394;的巨大星?#21073;?#34164;藏浩荡威力,似乎要碾碎一?#26657;?#32780;镇星君正站在?#24378;?#24040;大星辰的前方,雄威滔天。

    随即他的双眼剧痛,连忙闭上眼睛,然后便感受到那股滔天神威猛地衰弱,接着飞速远去,然后便是摔门的声音。

    “秦汉珍,秦凤青,?#19968;?#22238;来找你们父子的!”镇星君那古?#21482;?#28073;的声音越来越远,随着嘭的一声巨响,宝船剧?#19968;?#21160;,想来是镇星君已经逃离这艘宝船。

    铮。

    嗡?#35828;?#38663;颤声传来,秦牧?#37027;?#24352;开眼睛,刚才那充塞天地的剑光已经消失,无忧剑正插在他的前方,剑柄还在不断颤抖。

    剑下是一片神血,散发出霞气般的神光,很是惊人。

    秦牧转过身来,树中?#35828;牧?#20174;树中浮现,?#20928;?#28176;渐退去,但是他却依旧紧闭双眼,不愿睁开眼睛。

    睁开眼,看到他,便会触发土伯之约,土伯便会收走他?#29287;?#39746;,那时无忧乡便会暴露,他的亲人都会因此而葬送。

    秦牧怔然,难道他永远也不能张开眼睛看看自己?

    “我叫做秦凤青吗?”

    秦牧看着树中人,低声道:“村长给我起个名字,叫做牧,秦牧,是姓秦的?#25490;?#23043;的意思。”

    他靠在树上,树中?#35828;?#26049;边,低声道:“从那时起,我便一直?#26143;?#29287;。到现在我才知道父?#29238;?#25105;取的名字,凤青……有点?#21543;?#30340;感觉。你,是我的父亲吗?”

    那树中人依旧紧闭双眼,但是树身上却长出了一个枝条,枝条长出了嫩叶,在轻轻的抚摸秦牧的头发。

    秦牧静静地?#23380;牛?#24515;中百般滋味涌了上来。

    没有人这样摸过他,药师不会,他不?#19981;?#23567;孩子,煮药的时候都是将幼时的秦牧一把摁进药缸?#38126;?#25110;者提着腿扔进去。

    瞎子也不会,哪怕秦牧施展出最好的杖法,瞎子也是竹杖点头,露出赞许之色,却不宠溺。

    司婆婆没有带过孩子,天天洗尿布换尿布,秦牧长大一些懂事后帮她做活,剪裁衣裳,司婆婆也往往?#24378;?#22870;一两句。

    最为严肃的马爷是素来不会夸?#35828;模?#20182;看到秦牧总是会想起自己死掉的儿女,面色很沉,因?#24605;负?#27809;?#26032;?#20986;过笑脸。

    聋子则嫌他比较烦,各种烦,画画的时候总会将秦牧赶出去,即便教秦牧读书写字画画的时候,也是打?#32844;?#30340;时候比较多,夸奖的时候少。

    哑巴总是坏,各种捉弄他,以此为乐。

    瘸子则往往带着他偷东西或者偷他东西,瘸子很有童心童趣,把他当成伙伴。

    至于村长,村长没有手?#29275;?#32780;且也是一个阴郁的老头,尽管经常笑,但总显得心事重重。

    ?#28216;从?#20154;这样摸他的头,哪怕是一根冷冰冰的树枝树叶。

    这是不曾有过的感觉。

    秦牧侧起头,斜看天空,让眼眶里的眼泪尽量不遮住自己的视线,他从前总想像个大人一样,村里的大人是他的榜样,学习他们的为人,学习他们的处事。然而这一刻他觉得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子,惯于依偎在父?#24178;?#36793;。

    他依?#35828;?#31070;树很坚硬,背后獜狥树身?#34892;?#30796;人,但他心里却是一片安宁,前所?#20174;?#30340;宁静,似乎回到了家的港湾。

    那个画中老人不知从?#26410;?#36305;了出来,东张西望,然后溜到树下,抬头仰望,不知道为何这里这么安静。

    “你很好……”

    神树中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像是木头人开口说话,每一个字都说得艰难万分,听不到半点的情感在其?#26657;?#31206;牧却身躯微震。

    “你很好。”

    树中?#35828;?#22768;音传来,似乎只会说这一句话,他应该没有夸奖过孩子,想不出更多的话。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秦牧领会了他的心意。

    秦牧适才说父子心意相通,能够听懂他的话,但他那时无法发声,怎能说话?

    秦牧却将他的想法猜了出来,引诱镇星君主动出手,压制树中人一部分的木性,让他可以施展出法力。

    然后秦牧背靠树中人,给他取剑的机会,同时以言语乱镇星君的心神给他创造出手的时机。

    秦牧露出笑容,低声道:“我们是父子,虽然从前?#28216;?#35265;过,但是总?#34892;?#30456;像的地方。我也与别人定下过土伯之约,我知道里面的猫腻。”

    树中人嗯了一声。

    秦牧靠在这?#38126;?#20139;受难得的宁静。良?#33579;?#26641;枝上开了朵花,结出了一个果子,果子脱落,坠到他的手?#26657;?#33452;香扑鼻。大概父母都是这样,总担心儿女吃不饱穿不暖。

    秦牧托着这个果子,突然道:“娘亲去了哪?#38126;?#22905;是否还在人世?”

    ?#25300;一?#21435;寻她。”

    树中人声音晦涩道:“她带着你和族人去了幽都。”

    秦牧怔了怔,但是司婆婆是在大墟残老村外的涌江边发现了他,并非是在幽都发现他。

    那么秦牧又是如何流落到了大墟?

    这期间发生了?#35009;詞拢?

    ?#38712;?#20040;回到无忧乡?”秦牧继续问道。

    树中人不回答,闭着眼睛涩声道:“画老会带你去书房,里面有我留给你的东西。你走,我们不相见。”他每一个字都说得十分艰难,字字如同刀割咽喉。

    秦牧心头一紧,?#33041;?#32553;在一起。

    父子不相见?

    画中老人向他招手,示意他拔起无忧剑。

    秦牧定了定神,走上前将插在地上的无忧剑拔起,画中老人又向他招手,示意他跟上自己。

    秦牧回头,树中?#35828;?#30524;睛依旧闭合,没有张开眼睛。他看了看画中老人,画老应该可以与树中人联?#25285;?#20855;体是怎么联?#25285;?#20182;并不知道,可能就是树中人赋予了画?#20185;?#21629;。

    “父子不能相见吗?”秦牧大声问道。

    树中?#35828;?#30524;睛紧闭,似乎?#34892;?#32477;情:“不能。”

    ?#25300;一?#25937;你出来的!”

    秦牧转过身去,跟上画中老人,大声道:“不就是土伯吗?我干倒他便是,你等我!”

    神树岿然不动,树中人慢慢张开眼睛,眼中有泪落下。

    他听到秦牧的脚步声从房外传来,这个少年在向那个画中老?#35828;?#22768;道:“画老,我离开后,替我?#23637;?#20182;。”

    宝船的书房?#26657;?#30011;老游动,来到书架前,书架上的书籍已经被人清扫一空,统统拿走。

    “班公措这厮,来我家打劫是?#30343;牽俊?#31206;牧勃然大怒。

    突然,画老钻入一幅画?#26657;?#28982;后在画里冲他招手。秦牧迟疑一下,迈?#36739;?#30011;中走去,接着奇妙的事情发生,他发现自己竟然走入了画?#26657;?#21464;成了画中人!

    画?#26657;?#19968;个白衣男子站在那?#38126;?#38745;静地?#21364;?#20284;乎在?#21364;?#20182;的到来。

    ————今天第二更。

    浏览阅读地址: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38476;?#21319;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站 3d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哈人生电影在线观看 福建36选7几点开 时时彩提前2分钟开奖器 怎样玩中福在线才能中大奖 赚钱是真的 云顶娱乐yd3456 任选9场94期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 nba排名 中彩网擂台赛电脑版 2012106期p3试机号 幸运农场规则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