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三百零七章 无耻之尤
    “秦你大爷!”

    秦牧一剑刺去,顿时八千剑皆动,飞剑排山倒海般向班公措压下,恶狠狠道:“秦公措,我与你不共戴天!”

    “秦公措?他为何叫我秦公措?”

    班公措错愕,顾不得多想,立刻一拍腰间,他的腰间也有一个饕餮袋,饕餮袋开启,顿时?#24187;?#22823;幡从袋中跃起,被他抓在手?#26657;?#32763;身抖动大幡,长长的幡面顿时有无数蝗虫从中飞出,嗡嗡环绕他的周身流动一周,接着向秦牧的剑雨迎去。

    那些蝗虫竟然在半空中自幼折向,纷纷?#35828;?#31206;牧飞剑上,咔嚓咔嚓便咬,?#30343;?#21676;不动。

    秦牧炼制八千口剑,几乎将天魔教最上?#35828;牟牧?#28040;耗干净,虽然说八千剑大部分都是玄金所铸,但是每一口剑都是出自秦牧这位炼器大家之手,淬炼时加上了最上?#35828;?#37329;属,用的?#29287;?#27604;少保剑这等一品大员佩剑还要好。

    秦牧虽然由于修为所限,无法将八千口剑的威力威能提升到少保剑的层次,但是仅论坚硬程度,这八千口剑每一口都不比少保剑?#39134;?

    秦牧运转剑力,斩向那些蝗虫,只听铮铮的响声不断,火光四溅,他的剑竟然也没能?#35828;?#36825;些飞蝗,心中一惊:“这厮宝物不少!”

    他的饕餮袋?#24853;?#33258;楼兰黄金宫,楼兰黄金宫的宝物被他洗劫无数,但班公措身为楼兰黄金宫的大尊,地位还远在巫尊之上,自己有自己的宝库,没有被秦牧洗劫。

    他?#29287;?#20853;种类繁多,这种蝗虫实则是来自天魔教的功法大育天魔经中的蛊堂,是炼蛊之术炼就的异宝。

    他曾经有一世拜入天魔教,学得大育天魔经,?#30343;?#27809;有得到大一统功法,但是大育天魔经中的各种法门他都学过。

    他的饕餮袋中的蛊虫也是镇教级的宝?#38126;?#32780;且融合了楼兰黄金宫中的魂魄修炼之法,每一种蛊虫都被他炼得不仅攻敌肉身,而且攻敌魂魄,黄金宫的功法巫尊楼罗经中有魂虫攻击的法门,其中便是汲取了大育天魔经中的蛊虫之道。

    他的飞蝗浑身坚硬逾铁,被他前世炼得可大可小,等闲灵兵遇到飞蝗只会被吃得一干二净,连渣都?#30343;?#19979;半点。

    而且飞蝗中蕴藏魂魄攻击的巫法,善于污染他?#35828;牧?#20853;,灵兵被巫法污染,主人便会失去对灵兵的控制,从而任他宰割。

    最重要的是,其他镇教级的宝物催动起来极为损耗修为,而催动飞蝗对修为的消耗却不大,所以他与秦牧甫一交手便立刻动用这件宝物。

    他知道秦牧的修为异常浑厚,甚至超越他,即便他转世重修,修炼速度超越秦牧良多,但也不敢托大,认为自?#32791;?#22815;在修为上压过秦牧一筹。

    秦牧的飞剑极多,他的飞蝗却也不少,两人竟?#30343;?#23637;的都是剑法,?#36234;?#27861;碰撞剑法,秦牧施展的是道门的剑法道剑第三篇,班公措施展的竟然也是道剑第三篇。

    五?#27663;?#20113;覆罩,三天上仙韵琅琅!

    相同的招?#21073;?#21516;样的剑法,在道门的弟子手?#26657;?#21487;谓是仙气渺渺,出尘超俗,不带半点的烟火气息。

    但是在他们两人手中施展出来,剑气与飞蝗都没有半分的仙气,秦牧的剑光霸道,八千口剑构成五?#27663;?#20113;,三元五气霸道无比,飞剑碰撞,没有半分仙家气象,仙家?#19979;?#21464;成了战鼓雷动,兵戈杀伐,杀气直冲牛斗!

    而班公措以巫法催动道剑第三篇,飞蝗成云,五彩斑?#31561;创?#30528;滚动的魔性,看起来便是各种毒物毒性弥漫,再加上巫法巫毒的诡异,蝗虫吱吱的怪叫声,也将仙韵琅琅糟蹋得一干二净。

    轰隆!

    道剑第三篇的威力爆发开来,剑与飞蝗碰撞,招式威力爆发,两人身躯大震,各自向后跌去,狠狠撞在舰桥的墙壁上,嘴?#19988;?#34880;。

    “秦公措,你的死期到了!”

    秦牧身躯一震从墙壁上脱落下来,双手高举,猛然并在头顶,小指无名指扣住,中指食?#24178;?#24471;笔?#20445;?#25287;指内扣,掐着剑诀。

    无忧剑顿时飞来,剑尖向上,唰唰唰,八千剑呼啸飞来,组成一口大剑,八千口剑以无忧剑为核心,不断旋转绕动,钻剑式与劈剑式同?#31508;?#23637;开来。

    秦牧双手向下斩去,哗——

    一口大剑轰鸣向班公措劈下!

    “秦教主,你操控这么多剑,只怕修为?#34892;?#19981;足吧?”

    班公措手持万蝗幡,左?#19968;?#21160;,无数飞蝗飞回,后面的飞蝗趴在前面的飞蝗背上,组成一个大盾,剑与飞蝗碰撞,剑法变化,无数口剑旋转绕动,化作绕剑?#21073;?#37027;飞蝗被炼得如钢似铁,剑钻不动,但是绕剑式却钻入间隙之?#26657;?#21521;盾后的班公措杀去。

    “秦公措,你的法力也不够了吧?”秦牧恶狠狠道。

    班公措心中纳闷:“这小?#28216;?#20309;总叫我秦公措?我又不姓秦,古怪……”

    他却不知,这艘船的主人就是姓秦,来自无忧乡的秦氏,而守在这里的那个两眼间距二百六十四丈的?#23588;?#22823;?#38126;?#23601;是在等待无忧乡来人!

    秦牧好不容?#25758;?#39575;过去那个可怕的存在,假意是稀里糊涂走到这里的探险者,正要离开这个陷阱,班公措偏偏叫他秦教主,这分明是把他往火坑里推!

    所以秦牧干脆有难同?#20445;?#26377;屎盆子,大家一起扣在脑袋上,故意叫他秦公措,其实是本着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念头。

    不过秦牧却也没有说错,班公措的法力却也?#34892;?#25417;襟见肘,他的万蝗幡虽然对修为的要求不高,但镇教之宝毕竟是镇教之宝,催动起来修为消耗?#20185;伲皇?#20182;毕竟还是六合境界,催动神桥境界的宝物还是吃力。

    刚才与秦牧对拼道剑第三篇,已经将他的元气消?#29287;?#19971;七八八,否则也不会他也不会以万蝗幡化作大盾来抵挡秦牧的剑?#23567;?

    而秦牧的损耗也是极为惊人,否则也不会只动用钻剑式劈剑式绕剑式这样的基础剑?#26657;?#32780;是以道剑这样的大招?#20174;?#25340;了。

    两人各自操控灵兵,吃力万分,但是彼?#35828;牧?#20853;威力都极为惊人,超越了六合境界的范畴,稍有不慎挡不住对方?#29287;?#20853;?#38553;?#27515;得惨不忍睹,因此都是骑虎难下,只能拼了老命鼓荡元气与对方对抗。

    “秦公措,你让一让路可好?”秦牧咬牙,元气修为难以驾驭如此之多的宝剑,数千口剑哗啦啦的落下,插在舰桥的地面和墙壁上。

    但是他进攻之时,还是有数百口飞剑不断飞起,施展出各种剑?#26657;?#25915;势凌厉。

    班公措?#37096;?#21046;不住这么多飞蝗,数千飞蝗落地,想要飞起却没有这么多的元气来驾驭,只能控制数百只飞蝗与秦牧以硬碰硬。

    “只要秦教主将脑袋上的头盔摘下来,我放你一条生路!”班公措冷笑道。

    两人能够操控?#29287;?#20853;越来越少,?#34647;?#31206;牧施展如?#21019;?#20056;经,身化大佛,与班公措近身战斗,一道大手印盖下,身后浮现出八重诸天神佛,佛音嘹亮。

    雷音八式第一?#21073;?#21482;身东海挟春雷!

    “金刚无能胜!”

    班公措冷笑,也施展出如?#21019;?#20056;经,催动大乘经中的金刚无能胜功,遍体鎏金,有如护法金刚,与他硬拼一记。

    他学过如?#21019;?#20056;经的功法和神通,秦牧却只学过功,在神通上?#38553;?#19981;如他,不料秦牧尽管施展的是如?#21019;?#20056;经,但是腿法却?#34647;?#19968;变,腿法诡异莫测,变化多端,身形有如鬼魅一般围绕他疯狂转动!

    班公措措手不及,被他提膝撞在胯下,顿时疼得眼泪横流,直抽?#34506;?

    啪啪啪,秦牧在他脸上连踹无数?#29275;?#23558;他踢得不断后退,身体贴在墙壁上,眼看要死,?#34647;?#29677;公措身体化作一道影子,贴墙便走,施展的却是大育天魔经中的魔影幻魔功,躲开了秦牧的偷天神?#21462;?

    秦牧欢欣鼓舞向舱门奔去,同时以气御剑,心念一动,数百口剑齐刷刷向墙上的影子刺去,他刚刚奔到舱门前,正要开门冲出去,?#34647;?#21452;脚被定住,却是班公措以飞蝗挡住剑他的飞剑,然后魔影紧贴地面,伸出两只黑影大手抓住他的脚?#20303;?

    “秦教主还是将头盔留下吧!”

    班公措用力一拖,秦牧身形顿时化作黑影,也贴在地面上,两人催动魔影幻魔功,变成两个影子,在墙壁和地面上?#28860;?#26469;去,向对方痛下?#31508;幀?

    嘭!

    舰桥墙壁剧烈震动,班公措被轰出墙壁,从魔影变成实体,立刻催动飞蝗向墙壁上的秦牧魔影咬去。

    秦牧在墙壁上飞速游走,?#34647;?#20174;?#26025;?#22402;落下来,双脚依旧是魔影,但是身体却依旧?#25351;?#22914;初,一印盖落,将班公措打了个跟头。

    班公措纵身跃起,却没有攻击,而是呆呆的看向秦牧身后,额头一滴滴豆大的?#24618;?#28378;落下来。

    秦牧正欲向他杀去,?#34647;?#20063;感觉?#25509;行?#19981;?#36291;ⅲ?#36523;躯僵硬,感觉到两个可怕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不由自主的散去魔影幻魔功,落在地面上,艰难的回头看去。

    舰桥外的黑?#25269;校?#20004;只巨大的眼睛浮现出来,一个在舰桥的左侧,一个在舰桥的?#20063;啵?#30456;距二百六十四丈。

    这两只眼睛瞳孔倒竖,妖邪诡异,目光落在他们二人身上。

    班公措身躯颤抖,双腿也?#34892;?#25171;颤,声音沙哑道:“秦教主,我现在知道你为?#25105;?#31163;开这个地方了……”

    “你娘蛋的秦公措!”

    秦牧咬牙:“如果?#30343;?#20320;,我早就走掉了!”

    那两个瞳孔下方传来一个令人不太愉快的声音,像是指甲划破钢铁发出的尖锐声响:“你们谁姓秦?”

    ?#20843; ?#31206;牧与班公措同时抬起手,指向对方。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赛马会net 彩乐乐山东十一选五 彩票开奖结果 黑龙江Ⅱ选5开奖结果 温州九 金万成娱乐苹果版下载 万博极速时时彩骗局 甘肃十一选五几号开始 快乐赛车计划软件下载 中国足彩 七星彩官方网 南粤36选7好采1开奖 铁算们一盘香港赛马会 广西快三 彩票软件平台开台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