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师兄师弟
    两人坐下,霸山祭酒又询问起屠夫的身体,秦牧道:“一切都好。他老人家的下半身不见了,但修为很高,双手疾走如飞。”

    霸山祭酒纳闷,道:“你我既?#30343;?#19968;个师父,为?#25991;?#36824;跟玉面毒王学习医术?玉面毒王也是你师父?”

    秦牧点头,没有告诉他除了药师和屠夫之外,自己还有其他师父。

    霸山祭酒怔然,突然道:“我想我知道师父的下半身在哪里!当年他老人家向天挥刀,身体从空中坠落,下半身好像是被一个?#25490;?#30340;弟子抢了去。师弟,你跟随玉面毒王学医,医术高明,我想问你,寻到师父的下半身,还能接回去吗?”

    秦牧迟疑一下,道:“倘若是刚刚砍断的,能。只消激发身体活性,用生肌生精的药,便可以断肉重连,断筋重接,断骨重塑。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只怕他的下半身早已死了……”

    霸山祭酒颓然,随即振奋精神:“那也要将师父的下半身?#19968;?#26469;!”

    秦牧点头,道:“师兄最好先打探清楚到底是被哪个?#25490;?#25250;了去,免得寻错了?#25490;傘!?

    霸山祭酒起身,过了不久又折返回来,道:“师父的下半身是在两百多年前被人捡走的,也不知道是否还在那个?#25490;芍小?#25105;已经命人去查一查,等到查出下落,再去迎回。”

    秦牧舒了口气,倘若能够寻到屠夫的下半身,不管能否接回去,总归也是一件好事。

    屠夫?#30343;?#19979;上半身,一身实力所剩不多,他的下半身倘若被人抢走,应该还可以保存下来。

    毕竟,他的实力极强。

    作为战技流的?#31354;擼?#20462;炼到肉身不坏的境地应该不难,许多佛门的得道高僧都可以做到肉身不坏,死后,肉身不腐不烂,放在庙里当成肉身菩萨供奉。

    然而,难的是肉身不死。

    庙宇里的?#20999;?#32905;身菩萨,其实肉身已经死了,肉身不死比肉身不坏更高一筹,血不凝,身不硬,心脏跳动,神经通达,这才是肉身不死。

    “霸山师兄,你是否知道屠爷爷的名讳?”秦牧醒起一事,问道。

    霸山祭酒摇头:“不知。只知道别人称他为天刀,俗名是什么,那就无人知晓了。师父说,他有个仇家,能够知人姓名,做法害人,所以他很少将自己的名字吐露给别人。”

    秦牧愕然,这?#34892;?#20687;是蛮狄国的大巫的手段,难道屠夫以前得罪过蛮狄国的大巫?

    他静下心来,继续修炼延康国师所传的三式剑法。国师的三式剑法,绕剑式他已经修成,很难有所进?#21073;?#20182;现在开始修炼其他两式剑法。

    霸山祭酒一边饮酒,一边在一旁观看,?#34892;?#24819;要指点他如何修行,不过看了片刻,霸山祭酒一句话也没有说出。

    他也见过别的士子练习游剑式,有的笨拙,有?#29287;?#24039;,而秦牧在手?#26657;?#28216;剑式数以百千计的剑气时而如同游鱼,时而如同惊鸿,时而如同游龙,剑气并非是固定的形态,千变万化。

    基?#31455;?#20570;到这么扎实,而且又如此多变的,整个太学院只有秦牧!

    一招游剑式,秦牧练习了不知多少遍,力求将自己全身?#29287;?#37327;在一剑中爆发。

    他的游剑式威力越来越强,看得霸山祭酒半晌忘记了喝酒。

    秦牧练了千百遍,转而又去练习钻剑式,同样是狠磨基?#31455;Γ?#21147;求将自身所有力量集中在剑?#26657;?#29190;发出一切潜能。

    他的潜能不仅仅在剑?#20804;校?#21516;样瘸子的身法,屠夫的刀法,马爷的拳法,瞎子的神眼,聋子的画技,哑巴的锤法,统统被他当成发力的手段。

    过了良久,秦牧停了下来,出了一身汗,取出天香帕擦了擦。

    霸山祭酒突然道:“师弟,赶走道子佛子的,是?#30343;?#20320;?”

    秦牧调匀气息,并没?#26032;?#20182;,道:“道?#24433;?#20102;我半?#26657;?#33267;于佛子,我没有与他交手。”

    霸山祭酒吐出一口浊气,喃喃道:“我见到你的剑法,便猜到是你,说来好笑,你是?#30343;?#22312;国师讲剑时大吼了一嗓子我终于练成练气成丝了?”

    秦牧?#25104;?#24494;红。

    霸山祭酒面色古怪,道:“你是在那时才做到?#29287;?#27668;成丝?你没有修成练气成丝,是如何击败凌云道?#35828;模俊?

    秦牧想了想,道:“一剑刺出去,他就败了。”

    霸山祭酒无语,道:“什么叫一剑刺出去,他就败了?”

    秦牧挠头:“这样吧,师兄,你用五曜境界来挡我的剑。”

    霸山祭酒自封其他神藏,战意熊熊,喝道:“我准备好了!”

    旁边,狐灵儿与青牛喝得醉眼迷离,正吵着要结拜为异姓兄妹,小狐狸瞥见秦牧和霸山祭酒,噗嗤笑道:“牛大,你家老爷要惨了。”

    青牛吭吭哧哧道:“我家老爷才不会?#25671;?

    秦牧卷起一根?#38745;瘢阅静?#20026;剑,一剑刺出,霸山祭酒抬手便挡,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秦牧所住的这座士子居的大门碎成无数片,连带着墙也倒塌了一大截!

    青牛一句话还未说完,当即住口。

    秦牧?#25112;#?#24908;忙跑出去,霸山祭酒灰头土脸的从破砖烂瓦中?#37202;?#36523;来,解封其他神藏,呵?#20999;?#36947;:?#25300;一?#20197;为凌云道人受贿?#22235;兀?#38590;怪,换做是我,措不及防之下也挡不住。”

    他没有受伤,秦牧刺中他胸口的那根?#38745;?#34987;他的元气震得炸成一根根木丝,没能?#35828;?#20182;。

    士子居的许多士子急忙跑出来,看到秦牧的院子门户被拆,心中不由暗爽:“姓秦的弃民胆敢在门上写辱没我延康国士子的话,而今吃亏了吧?霸山祭酒亲自来拆他们的门户,看他?#29287;?#38754;搁在哪儿!”

    霸山祭酒目光扫了一遍,挥手道:“都散了,散了,?#30343;?#20040;好看的,我?#30343;?#19982;秦士子切磋一下而已。”

    “果然将姓秦的毒打了一顿。”众士?#26377;?#20013;了然,?#20197;擲只?#30475;向秦牧。

    令他们诧异的是,秦牧身上依旧光?#21097;?#21453;倒是霸山祭酒身上?#34892;?#22810;?#39029;荊?#19981;像是秦牧被打了,反倒像是霸山祭酒很是?#28508;貳?

    霸山祭酒看了看门户和倒塌的墙壁,?#34892;?#22836;疼道:“难怪大祭酒说你差点把士子?#30828;?#20102;一遍,你若是在士子居出手,将士子?#30828;?#19968;遍也要不了多少时间。你的本?#24405;?#39640;,但是好像功法出了问题,有一处破绽在左肩上。”

    他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顿时被?#20999;┥形?#36208;开的士子听到耳?#26657;?#19981;由一个个眼睛亮了。

    ?#38712;?#26469;他的破绽是在左肩!”

    沈万云长长吸了口气,他察觉到秦牧的功法似乎?#34892;?#28073;滞之处,但是一直没有寻到秦牧的破绽所在,而今总算被霸山祭酒点醒。

    “现在,我的大师兄之位可以保住了。”他心中暗道。

    “这墙壁?#22836;?#38376;,?#36855;?#24441;前来休整。”

    霸山祭酒瞥见沈万云,将他唤来,沈万云连忙躬身道:“老师!”

    霸山祭酒向秦牧笑道:“太学院?#26657;?#25105;很少?#34892;?#36175;的士子,沈万?#31080;?#26159;我用心调教出来的,师弟,你看怎样?”

    秦牧点头,赞道:“难怪沈师兄的实力这么强,原来是师兄调教。沈师兄是士子居的大师兄,无论修为还是实力,都达到极高的水准,等到了神通?#21448;?#21518;,一定会大放异彩。”

    “师兄,师弟?”沈万云?#34892;?#33579;然。

    霸山祭酒呵?#20999;?#36947;:“师弟,你叫他什么师兄?叫师侄。你若是称他为师兄,岂?#30343;?#20081;了咱们的辈分?”

    秦牧迟疑一下,霸山祭酒走入院子里,继续道:“我很早之前便意识到,单纯靠国子监来教导士子,容易出高手,但也容易耽误人才。国子监教的人太多,同一招神通,有人看一遍便能学会,有人则需要学十遍百遍。但国子监需要一视同?#21097;?#30475;一遍便能学会的,必须要与?#20999;┍康?#19968;起学百遍,等到?#24247;?#23398;会之后,他们才能学习其他神通,这就耽误了他们的修为进境。”

    秦牧和沈万云走进院子里,霸山祭酒扔来酒葫芦,道:“我曾向大祭酒说过此事,对他说,太学院的教学适合千里挑一的人才,?#30343;?#21512;十万里百万里挑一的人才。大祭?#31080;?#35753;我自己试试。我于是找到了沈万云,独?#36234;?#23548;他一?#38382;?#38388;,他果然争气,做了几年的士子居大师兄。足见单独栽培,要胜过太学院的教学。沈万?#31080;?#26159;这种十万里百万里挑一的人才。”

    ?#38712;?#26469;如此。”

    秦牧皱了皱眉,道:“倘若这样的话,太学院又与?#25490;?#26377;什么区别?”

    霸山祭酒叹道:“所以,大祭酒和国师都在为此事犯愁。大祭酒要辞官了,现在最愁这件事的?#31508;?#22269;师。国师自知太学有太学的弊端,所以自己收了几个弟子,用心教?#32908;V皇?#34987;太学耽搁的天才,应该也不在少数。”

    秦牧怔然,国师所要面对的是,是否要否定自己的变法,但是偏偏又不能否定。

    小学大学和太学,在打量栽培人才这个方面,胜过?#25490;?#22826;多,只要解决了培养天才这个难题,便可以全方面超越?#25490;桑?

    “皇帝教太子是怎么教的?#21051;?#23376;少年时有太子少保太子少师太子少傅,长大了有太子太保太子太师太子太傅,这些少保太保,都是教主门主级的存在。所以,这样栽培出来的太子,实力极强。我现在试着带几个士子,传授他们功法神通,因材施教。”

    霸山祭酒道:“大祭酒的意思是,等到我寻到窍门之后,便可以推广开来。大祭酒说,要从士?#21448;醒?#25300;出博学多才之士让祭酒专门教导,与?#25163;?#19968;般的士子区分开来。师弟,你便是我太学院第一个太学博士,秦博士。”①

    注①:博士一?#20160;?#38750;是外?#21019;剩?#32780;是起源自战国时期,意思是博学之士,汉朝时期博?#30733;?#20102;官职,变成了负责传授儒家经学的官职。?#30629;?#26102;期,太学博士是正六品的官。?#34892;?#36259;的朋友可以去查查,历史很有趣。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浙江6十1走势图表 幸运飞艇一天有多少期 辽宁11选5复式玩法 新疆25选7微信群 管家婆码报网址 免费最准一波中特 将750元奖金平均分给 类似吃豆豆游戏叫什么 福建15选5开奖结果 黑龙江十一选5开奖结果 香港49选7 基本走势图100 私人电鱼机转让 优发手机网页版登录 安徽快3多久一起 江西多乐彩历史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