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一七二六章 离爱无恨
    上辅、少辅等大?#32426;?#30528;昊天帝离去,昊天帝失魂落魄,只见四周到处都是战败的天庭大军,天庭的军队像是潮水般弥漫,数量还是极多,倘若这时候能够整顿兵力,与延康一战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然而现在天庭因为玄都的陷落,军心已丧,成为败家之犬,只顾着亡命。

    昊天帝心中一片悲凉,这时候天庭还有一部分军队前往其他诸天,展开血祭,只需要拖延些时日,便可以让弥罗宫的成道者降临。

    到那时,便是天庭反败为胜之时!

    秦牧重伤在身,凭延康的那些天尊级的高手,谁能挡得住弥罗宫的成道者?

    ?#19978;?#30340;是,天庭的神魔将士已经没有了战斗下去的勇气和勇力!

    “这次战败的过错不在我,是天庭的将士拖累了我!”

    昊天帝振臂推开上辅少辅等大臣,连?#31508;?#21313;将士,厉声道:“不许逃!继续战斗!”

    倘若天庭将士这次弃大营逃走,他们从祖庭带来的辎重便会统统丢弃,丢弃普通的神兵倒也罢了,关键的是他们从祖庭带来了诸多圣地、宝山等物,这些圣地、宝山、天海、神河等物太沉重,若是抛弃在这里,无形之中会提升延康的实力!

    到那时,便真的翻盘无望了!

    昊天帝杀红了眼,然而四周逃命的将士索性远远避开他,继续亡命。

    昊天帝气急攻心,又是连?#24405;?#21475;鲜血,声音沙哑道:“不要逃走啊!这一战我们还没有输!”

    “陛下!”

    上辅少辅等人再度涌来,架起他便走,大哭道:“幽都玄都落入敌手,我们将士性命不保,已经输了!将士们保不住性命啊——”

    “陛下,回到祖庭,我们还可以东山再起!祖庭远比元界富饶,不能把将士们的性命都丢在这里啊!”

    昊天帝颓然,一身力量像是突然被抽空,被几位大臣架着,踉跄随着大军逃出天庭大营。

    天空?#26657;?#19968;轮轮太阳和月亮移动阵型,从上空轰向天庭大营,到处都是人仰马翻的景象。而天庭大营后方,太?#21152;?#20004;位太极古神之战也到了?#20937;?#37325;要的时刻,三人各自催动伴生至宝,道境全开,从地上杀入星空!

    地面上,空?#26657;?#21017;是龙麒麟西帝白虎率领的兽界大军和西极天大军,迎战天庭神师。

    天庭神师作为三师之一的大军,数量众多,实力强大,是三师之中唯一一个保存全力的大军,这一路大军比巅峰时期的天河水师还要庞大。

    这一次龙麒麟前来包抄后路,双方各自出动了不知多少神祇和巨兽,杀得天崩地裂,群?#38477;?#20239;,空中还?#34892;?#31354;兽出没,所向披靡。

    不仅如此,西帝白虎强行拉来自己的祖地,催动号角,嘟嘟长鸣,让兽界兽族大军气血翻涌,悍不畏死。

    龙麒麟亲自主掌兽界的阵法,经历了南天之战的历练,他已经是独当一面的合格统帅,与天庭神师打得异常惨烈。

    西帝白虎骁勇善战,是战争古神,悍不畏死,冲在第一线,而龙麒麟则是学到了秦牧的阵法的诡变,?#20174;?#27604;秦牧谨慎,豢人经用在统御兽界上,颇有领袖风度,让兽界各族兽王对他忠心耿耿。

    两人恰恰互补,将天庭神使杀得节节败退,但是想要击溃神师,一时间还无法办到。

    天空还在不断裂开,有新的太古巨兽不断从兽界被召唤过来,投入到战争之?#23567;?

    就在此时,天庭溃逃的趋势蔓延到神师,神师后方涌动,溃逃之势出现,很快天庭神师军心涣散,全面溃逃。

    西帝白虎是个异常悍勇的女子,继承了造物主女辛氏的骁勇善战,远远看到乱军之中有天帝的旗帜飘摇,不由见猎心喜,不由分说便率军冲上前去,一路势如破竹,切开溃逃的天庭乱军!

    “不要去!”

    龙麒麟见状,睚眦欲裂,急忙纵身跳到虚空母兽背上,全力向西帝白虎追去。

    西帝白虎虽是娇?#30446;扇说?#22899;子,但却是猛将,否则也不会成为战争古神,一路杀到天帝旗帜下,突然轰隆一声巨响,西帝祖地四分五裂!

    龙麒麟心中一片冰凉,只见碎裂的西帝祖地?#26657;?#35199;帝白虎吐血倒地。

    虚空母兽载着他在虚空中乍隐乍现,来到西帝白虎的跟前,但见战争金号角已经折成两段,西帝白虎仰面倒下,瞪大眼睛看着他,气若游丝。

    龙麒麟跳下虚空?#26657;?#24555;步来到她的跟前,西帝白虎还未咽气,但昊天帝一击已经让她的身躯开?#38388;?#28781;,化作先天一炁飘散。

    这势头倘若蔓延到她的元神,只怕是连灵魂黑沙也不会存在。

    “龙山散人,请牧天尊复生我……”

    西帝白虎刚刚说到这里,龙麒麟?#34987;?#31435;断,立刻催动神通,将她元神格杀,震散成天地神三魂,免得昊天帝神通留下的道伤将她元神摧毁。

    龙麒麟站起身来,将西帝头颅割下,带着西帝之首跳到虚空母兽背上,闪身离去。

    他来到兽界大军之?#26657;?#21270;作龙麒麟真身,仰天咆哮,声音传遍兽界大军,勒令兽界大军收缩,让出一条通道放天庭乱军过去。

    这时候倘若困住天庭大军,那必?#30343;?#22256;兽之局,天庭大军反扑,无论敌我都将演变成死斗!

    那时,天庭崩溃的?#31185;?#20250;随着死斗和绝望而越来越高?#24688;?

    反而让出一条逃生的路,反?#22815;?#35753;天庭的将士?#31185;?#26356;加低落!

    围三放一,这是兵法之道。

    龙麒麟控制兽界大军,从天庭两翼不断袭击,围?#22235;?#20123;掉队的天庭将士,扩大战果。

    与此同时,天空?#26657;?#27743;白圭率领的延康大军从上空袭来,先落下一阵剑雨,让乱军变得更乱,接着从天庭逃兵的尾部开?#35760;?#20837;。

    江白圭率领的大军像是蜈?#35760;?#23376;,一开一合,便将逃兵尾部的十多万大军切下,围困起来展开歼灭战。

    而江白圭则站在空?#26657;?#36965;望兽界大军,只见兽界虽然都是太古巨兽,但却阵法森严,如同垒壁,不仅赞道:“龙山散人,有天师之才!阵法调度,没有半点纰漏。”

    他们两路大军不断?#40092;常?#31469;尽所能的追赶天庭乱军,龙麒麟也注意到江白圭的阵法调度,立刻看出江白圭的打算。

    “江国师从后方追赶,我只需要调度大军从两翼围困,分割,便可以做到围三放一,让天庭不断流血。我无需将分割下来的天庭将士剿灭,江国师自然会从后方赶来,消灭这些人。”

    两人之间虽?#24187;?#26377;?#28067;鰨?#20294;都看出彼?#35828;?#35851;算,配合起来天衣无缝,迫使天庭为了快速行军,不得不放弃更多的辎重,那些搬?#27515;?#38590;的重器也被丢了下来。

    过了片刻,突然火光熊熊,又有一路延康军队冲出天庭大营,衔尾追杀,是南帝朱雀与烟儿率领的大军。

    又过片刻,又有一队三头六臂的神祇杀至,赤皇明皇赶来。

    江白圭得到这两股兵力相助,放下心来,他率领的军队长?#26223;仙媯?#36367;平玄都神魔,又马不停蹄赶来支援,着?#36947;?#32047;不?#21834;?

    这次追击,也是拿着自己的性命去拼!

    这一日,注定是天庭的黑暗之日。

    各路大军一路追击,而在天庭大营?#26657;?#21478;一场围剿还在继续,来不及逃出天庭大营的天庭将士落入重围之?#26657;?#21040;处都是战火,战场被分割成一块块。

    “无忧乡的将士呢?#20426;?#28789;毓秀的神城来到,向瞎?#28216;?#36947;。

    瞎子立刻?#27801;?#31070;城,灵毓秀急忙吩咐后面的阵法高手,道:“快请来药王神!”

    天庭大营?#26657;?#22825;刀屠夫等人将围攻无忧乡的天庭神魔驱散,向战场看去,只见到处都是?#39038;?#30340;宫殿建筑,满目疮痍,无忧乡二十万将士,?#30343;?#19979;了两三千人,身上各个带伤。

    许多熟悉的身影,已经再?#37096;?#19981;到了。

    天刀屠夫收刀,行走在血泊?#26657;?#31361;然一个无忧乡的将?#21487;?#20986;一条独臂抓住他的裤管。

    屠夫低头看去,只见那个无忧乡将士被人拦腰斩断,另一条手臂也没了,勉强有一口气吊命。

    “兄弟,给个痛快。”那位无忧乡将士抬头,满是伤痕?#29287;?#19978;挤出一丝笑容。

    屠夫取出身上的伤药,为他处理伤口,声音?#32479;?#36947;:“不用担心,当年我与你一样,也受了这么重的伤,后来我?#19981;?#20102;下来。延康有造化玄功,只要你能学会,失去的还能长回来……药师!药师何在?#20426;?

    他高声大吼,?#36824;?#20260;?#31508;?#22312;太多,延康军中的药师根本?#36824;弧?

    他麾下的将士各自取出自己的伤药,分给无忧乡的伤?#20445;?#23648;夫来到闻天阁身边,闻天阁摇头,勉?#21051;?#36215;手指:“先救种田的……”

    屠夫急忙来到他指的方向,只见武斗天师濯茶倒在地上,将烟云兮护在身下,屠夫用力搬开武斗天师,却见这个老农已经气绝,而烟云兮还有一口气。

    应该是乱军之?#26657;?#27494;斗天师拼死护住了烟云兮,虽然保住了烟云兮的性命,但自己却没有支撑到胜利的到来。

    他顾不得濯茶,急忙为烟云兮敷药,烟云兮瞪大眼睛,却看不到东西,她?#29287;?#21482;眼睛中了天庭大日星君的毒针,被刺瞎了。

    “濯茶还好吗?#20426;?#22905;问道。

    屠夫看了?#27425;?#26007;天师的尸体,点?#35828;?#22836;,又想起来她看不见,道:“他还好。”

    “那就好。”

    烟云兮露出笑容:“这场战?#40575;?#21518;,我们就成亲,隐居去了。我与他说好了……闻天阁,老娘不?#19981;?#20320;了,老娘有?#19981;?#30340;人了!你没有人味儿,我才知道自?#21512;不?#30340;?#30343;?#20320;……”

    她笑着笑着,连连咳血。

    齐暇瑜倒在帝释天的怀?#26657;?#26366;经最为英俊的男子,而今变成最为丑陋的忿怒明王,然而无论是齐暇瑜还是帝释天,都已经油尽灯枯。

    这一战?#26657;?#36196;帝九?#25991;?#27075;,战力一次比一次强,但九次之后,还是耗尽的自己一切生机。

    “你还恨我吗?#20426;?#22905;看着自己心仪的男子,问道。

    忿怒明王低头:“佛陀无恨。”

    “那你还爱我吗?#20426;?

    忿怒明王沉默。

    赤帝露出笑容:“我?#19981;?#30340;那个李悠然还在这里吗?#20426;?

    忿怒明王狰狞的面孔渐渐变化,渐渐恢复成当年那个英俊的李悠然,声音沙哑道:“是的,他还在这里……”

    赤帝齐暇瑜心满意足,缓缓合上眼睛。

    “从爱生忧患,从爱生怖畏;离爱无忧患,何处有怖畏?#20426;?

    李悠然抱着她跏趺而坐,口中喃喃道:“是故莫爱着,爱别离为苦。若无爱与憎,彼即无羁?#20426;?#26080;羁缚,?#23194;眩?#25105;?#30343;?#24093;释天,?#30343;恰?#33509;是有来世……”

    “战空师兄,王佛圆寂了。”一个佛陀丢下戒刀,向走来的战空如来道。

    战空如来双手合什,向李?#36843;还?#36523;一拜,转头去救治他人。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27493;,无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手机网易彩票是真的吗 cc国际网会员彩票登录 广东11选5技巧大全 手游辅助网 足球大师2018最佳阵容 彩票500w交税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走势图 舟山飞鱼基本走势图 十一运夺金乐彩 安徽25选5开奖时间 31选7复式计算 期波叔一波中特码 全年六肖中特免费公开 3d和值尾走势图 河南快三一定牛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