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牧神记 > 正文卷 第一五八二章 秦天尊言而有信,牧天尊铁骨铮铮

正文卷 第一五八二章 秦天尊言而有信,牧天尊铁骨铮铮

    混沌殿的七公子正是他眼前的秦牧,?#19978;?#32780;知?#31508;?#30340;开皇是何等震惊。

    而七公子秦牧告诉他的事情,更让他震惊!

    他在混沌殿中的遭遇,迄今为止他还?#28216;?#21521;其他人提及过,他比秦牧要沉稳多了,很会保守秘密。

    当年他通过凌天尊的神通回到龙汉初年,遇到秦牧一事,他便?#28216;?#23545;人提及过。

    他甚至小心翼翼,尽量在龙汉初年保持一个观察者的角色,并没有试图去改变任何历史。这与秦牧不同,他不去干涉历史,秦牧性格张?#38126;?#22312;龙汉初年大闹一番,结果两人都成全了历史。

    开皇渐渐静下心神,翻看《剑典》,关于混沌殿的遭遇,他还是决定埋藏在心?#38126;?#19981;告诉任何人。

    秦牧四下看去,凌天尊,月天尊,开皇,再加上他,当年开创天?#35828;?#20116;位天尊到了四位,让他心境澎湃起伏,哈哈笑道:“天盟五大创始元老,而今只差一个了。我的金船呢?”

    他兴冲冲道:“渡世金船没有落在敌人手中罢?我用这?#21307;?#33337;,?#35328;?#22825;尊的肉身送到神识大罗天中去,云天尊便可以摆脱桎梏,从大罗天中降临,这样一?#21019;?#19990;五老便齐了!”

    凌天尊从书海汪洋中抬起头来,道:“金船被我停在闻道院外。”

    秦牧立刻便要赶过去,开皇合上《剑典》,剑?#20339;?#36215;:“牧天尊,你确认真的要去救土伯?”

    秦牧停?#21073;?#21521;他看来,露出疑惑之色。

    “这一战没有胜算,你心知肚明。”

    开皇将《剑典》还给村长,站起身来:“阆涴实力不济,与任何一个天尊放对,都是必败无疑的下场。经历了太初血洗彼岸虚空和无忧乡迁徙之?#21073;?#36896;物主?#30343;?#19979;一?#35282;?#20154;,倘若阆涴有什么闪失,造物主这个种族便会有灭绝的危险!”

    阆涴静静地坐在那?#38126;?#36947;:“牧天尊是造物主一族的圣婴,我信任他。”

    “火、祖、琅、虚等天尊从祖庭玉京城中归来,每个人都今非昔比。月天尊修为比不上他们,只能骚扰,无法对敌人形成致命伤害。”

    开皇继续道:?#20843;?#34987;道伤侵扰四万年,刚刚治愈,这四万年来她的实力没有多大提升,而敌人却是突飞猛进!幽都之?#21073;?#22905;也有性命之忧!”

    月天尊面色平静,道:“我的道伤是牧天尊治愈的,他要我去幽都,我便去幽都。战场?#26657;?#25105;可以自保。”

    开皇淡淡道:“那是从前。从前十天尊破不了你的空间之道,而今的天庭已经有许多种神通可破你的功法神通。你的空间之道再高明,能逃得过天公肉身的慧眼吗?”

    月天尊想起当年秦牧闯入桃林来见她,便是靠天公的指点,心中一沉。

    掌握天公肉身的祖神王,能够轻易?#24179;?#22905;的载极虚?#31449;?

    除此之外便是火天尊,火天尊在掌握道火祖地时,利用道火九重天祭坛将她的载极虚空?#24179;猓?#22905;已经难以保全自身。

    开皇冷静万分,道:“凌天尊的实力忽高忽?#20572;?#39640;时可灭成道者,低时连天尊都能?#30431;?#20110;死地。”

    凌天尊道:“我的命是牧天尊搭救的。而且谁也杀不死我。”

    开皇冷笑道:“大不了再被困四万年吗?”

    凌天尊没有说话。

    “幽天尊有实力,但能比火天尊强吗?不见得。”

    开皇继续道:?#38712;?#22825;尊刚刚复生,哪怕你将他的肉身还给他,他也是肉身虚弱,最多是帝座境界的肉身。他空有强大的道树道果,但毕竟?#30343;?#33258;己修来的,他完全掌握得自太帝?#29287;?#37327;,还需要一段时日。”

    他?#27835;?#25932;我强弱,道:“甚至有可能在今后漫长的岁月?#26657;?#20182;始终无法完全掌握太帝?#29287;?#37327;。我可以敌住昊天尊,但不可能同时敌住昊天尊与太初!只消太初摆脱我,其他人都有可能死在他的手?#26657;?#29616;在的太初与昊天尊,每一个都不弱于当初的太帝!”

    秦牧道:“还有我……”

    开皇道:“你能抵得住昊天尊还是太初?土伯也排不上用场,他?#30343;?#19968;心求死!更何况太初身边,还有两位太极古神,谁来抵挡?”

    秦牧皱眉。

    开皇沉声道:“幽都之战是一个局,?#30343;?#28781;土伯的局,而是针对我们的局!昊天尊大势已成,要借灭土伯这个名头,?#27809;?#23558;我们一网打尽!就算我们死伤惨重,也不可能取胜,还是只能看着幽都落入敌手!”

    他放缓语气,道:“土伯一心求死,摆脱幽都大道的束缚,这一战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必要。我们好不容?#23383;?#32858;在一起,有了获胜的希望,却因为这一场不必要的战争而把未来的优势打得粉碎。这是愚者所为。”

    秦牧沉默下来,过了片刻,道:“我们不动,天庭的优势更大。我们出?#21073;?#36824;有夺回幽都的可能。夺回幽都,将来才有腾?#37096;?#38388;。幽都失陷,那么将来便再无生存空间……”

    “倘若夺不回来呢?”

    开?#25163;笔?#20182;的眼眸,言语有如他的剑道,步步进逼,不给他防御的机会,直指他的道心虚弱之处:“倘若这一?#21073;?#26080;论你如何努力,你也夺不回幽都呢?#21051;?#33509;这一战?#26657;?#26377;你的道友因此而死呢?”

    月天尊微微蹙眉,今日开皇的话有些多,而且言辞犀利,与平日里的他似有不同。

    阆涴目光落在开皇身上,?#20339;?#38388;也有些疑惑。

    她与开皇的接触比较多,平日里的开?#39318;?#26159;从容不迫,雷打不惊,今日的开皇却似乎有些乱了方寸和道心。

    秦牧笑道:“我乃是万劫?#24187;?#22823;法师,我可以复活……”

    “倘若现在的你复活不了呢?”

    开皇继续逼?#21097;骸?#20320;的万劫?#24187;穡?#24182;非是全能,也有力有不逮之处。倘若你因为救土伯,却累及你的道友殒命,而且你还复活不了你的道友,你是否会因?#35828;?#24515;崩塌?”

    凌天尊抬起头来,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开皇,即便她神经比较大条,也察觉到开皇的古怪之处。

    秦牧有些难以招架。

    开皇再进一?#21073;?#27785;声道:“幽都之?#21073;?#24182;非是我们与昊天尊、太初之?#21073;?#23454;则是与弥罗宫三公子四公子的战斗!我们对抗的?#30343;?#26122;天尊和太初,而是他们!你觉得,凭我们现在的实力,能对抗得了三公子四公子吗?”

    秦牧张了张嘴。

    “土伯是你的盟友,但是我们的盟友吗?”

    开皇的言辞愈发犀利,让他无从招架:“天公和土伯救过你,而你已经报答过他们了!你救了天公,还帮土伯清扫了天庭在幽都的势力,为此,你背了一口莫大的锅,险些因此丧命!这份报答,已经足够了!你打算拖上延康、无忧乡、造物主甚?#20102;?#26377;人族的命运来?#20154;?#21527;?”

    秦牧沉默下来。

    “你对古神已经?#25163;?#20041;尽。”

    开皇环视一周,目光从阆涴、月天尊和凌天尊等人脸上扫过,又落在秦牧脸上,沉声道:“古神其实并未为你?#33073;?#24247;做过多少事情,相反你为他们做过许多。眼下局势越来越清晰明?#21097;?#20320;不能再背水一?#21073;?#36172;上身家性命了。”

    秦牧沉吟良久,躬身称是,直起腰身笑道:“是我考虑不周。幽都之?#21073;?#20320;们不必去,我也不会去。土伯作死,让他自己去死。眼下最重要的事,是谋求一条幽都落入天庭之手,人族该如何自保。”

    开皇露出笑容,道:“你能想得开,我很开心。人族如何自保,我倒是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改生死神藏,消人族死籍。”

    秦牧眼睛一亮,笑道:“这就需要土伯的生死?#23613;?#22303;伯的生死簿掌握在幽天尊之手,幽天尊对我不加防备,我先去见云天尊,再去?#20843;?#36225;他不备将生死簿盗来。”

    开?#24066;?#36947;:“天下神偷,你排第二,你去盗生死簿我很放心。”

    秦牧哈哈大笑,向外走去。

    开皇目送他走出闻道?#28023;?#26376;天尊的目光则落在开皇?#29287;?#19978;,淡淡道:“秦业,你相信他不去救土伯?”

    开皇肃然道:“牧天尊,奇男子,向来言而有信,言出必行,我信他。”

    “男?#35828;?#22068;,骗?#35828;?#39740;!”

    月天尊冷笑一声:“倘若牧天尊去救土伯,你会去吗?”

    开皇正色道:“我不会去。我?#20160;?#23545;他说了利害关系,我怎么会去送死?我不会为他为土伯,葬送人族的大好前程!你可以不信牧天尊,但你一定信我吧?我秦业言必信,行必果,?#28216;?#22833;信于人!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凌天尊,凌天尊比任何人都了解我!”

    凌天尊站起身来,向外走去,道:“秦天尊的确是信人。我带他遨游历史,他?#28216;?#21578;诉他人。”

    月天尊连忙起身,道:“凌,你去哪?#38126;俊?

    “我与牧天尊一起去,监督他。”

    凌天尊头也不回道:?#20843;?#19975;年前,他传我弥罗宫道纹,?#19968;?#26410;曾来得及把我参悟所?#20040;?#25480;给他。你们等?#19968;?#26469;便是。”

    她匆匆离去。

    开皇也向外走去,道:“牧天尊见过云天尊之后,便会去幽都盗取生死簿,我也需要回无忧乡准备为人族消除死籍。”

    他离开闻道?#28023;?#28040;失无踪。

    月天尊眨眨眼睛,看了看阆涴,笑道:?#20843;?#20204;都走了,阆涴,你呢?你若是?#30343;?#30340;话,咱们不如去一趟云天尊的大罗天。你很久没有见过云天尊了吧?”

    阆涴起身,漠然道:“见他如何??#19968;?#35760;得当年他为了对抗太帝,坐视我数百万族人被太帝?#24444;?#19968;事。从那时起我便发誓,我永不会再见他。”

    月天尊急忙抓住她的手,歉然道:“当年的事也有我和凌一份儿,是我们不对……”

    阆涴轻轻挣脱她的手:“我没有?#27490;?#26376;姨和凌姨,?#30343;?#24618;云叔叔,他是我心中的英雄,但是却……你放心,造物主一族?#30343;?#19979;一千多人了,我不会去幽都。”

    月天尊只得看着她离去。

    闻道院里?#30343;?#19979;她和村长,月天尊走来走去,瞥了瞥捧着《剑典》钻研的村长,气极而笑道:?#20843;?#24149;遮,剑典是你编撰的,有什么好看的?”

    村长抬头瞥她一眼,道:“?#20160;?#24320;?#25163;?#27491;了一些错误,又在剑典上写了一些新的招法,我正在研究。”

    月天尊从他手里抢来《剑典》,笑道:“你对牧天尊最是了解,你觉得他会去帮土伯吗?”

    村长看着她手里的《剑典》,小心翼翼道:“我们残老村的九个小?#19968;?#19968;向是铁骨铮铮,一言九鼎,从?#30343;?#35328;。牧儿是我们九个小?#27493;?#23548;出来的,当然也是继承了我们的优?#21363;?#32479;,?#21307;?#22909;得很……天尊,不要弄坏了,这剑典宝贵着呢!”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如何看足彩胜负彩水位 彩票模拟选号 河南幸运武林 028期新一波中特 双色球蓝球中了1 昨天江苏快三走势图 欧赔分析技巧 乐视体育直播 金豪国际娱乐开户网站 2019074彩票大奖得主 最新竟彩开奖结果 体彩浙江6十1开奖 中国竞彩澳客网首页 普通扑克牌分析仪视频 快乐飞艇是那里的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