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一百零五章踏血寻梅
    净觉寺收到了一封信。

    ?#30343;?#21644;国公替胡贵妃请求拜见禅子的书信,因为他不敢。

    最近这些天皇帝陛下一直没有见贵妃的面,这意味着什么让他琢磨了很长时间。

    这封信的来头要大很多,没人敢有丝毫耽搁,直接送到了律堂首席的手里。

    律堂首席匆匆走过那片桃林,来到寺庙最深处。

    一个少年和尚跪坐在在窗前的矮榻上,盯着眼前的一堆细木棍,神情非常专注。

    律堂首席知道这是禅子最?#19981;?#29609;的挑木棍游戏,整个果成寺早就已经见怪不怪。

    他知道禅子最不?#19981;?#36825;时候被打扰,但还是咳了两声走了进去。

    禅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问道:“?#38382;攏俊?

    律堂首席把手里的那封信递了过去。

    禅?#28216;?#24494;挑眉,取出信?#21073;?#24456;快便看完了信上的内容。

    这封信是刀圣亲书。

    律堂首席担心问道:“曹师兄来信?#38382;攏俊?

    禅子说道:“他问一个人。”

    律堂首席问道:“何人?”

    禅?#28216;?#31505;说道:“他问井九到底是?#30343;?#23546;里的蹈红尘传人。”

    听着是这个问题,律堂首席稍微放松了些。

    以刀圣的身份地位本不应该对这些流言蜚语?#34892;?#36259;,但联想到他曾经的身份,便能理解他为何会专程写信来问。

    事实上,律堂首席对这件事情也很?#34892;?#36259;。

    数年前他代表果成寺观礼青山宗承剑大会,?#31508;?#20415;?#34892;?#19981;解,为何禅子如此重视这个普通弟子的入门仪式。

    后来关于井九的来历生出很多议论,他忍不住心想难道与此有关?

    果成寺蹈红尘的传人身份向来极为隐密,除了住持与禅子无人知晓,他也只能猜测。

    “?#19968;?#22238;信,还有别的事吗?”

    禅子依?#24187;?#26377;给出明确?#24149;?#31572;。

    律堂首席看了眼他手里那张薄薄的信?#21073;?#35828;道:“此次道战在墨海之北的万松雪山里,距离镇?#26412;?#19982;曹师兄所在都极为遥远,如果出事可能救援不及,虽说本来就是要考验他们在生死之间的潜力,但……要不要暗中照拂一二?”

    他的这句话没有明确的对象,但很明显说得便是这封信里提到的某人。

    禅子想了想说道:“我那?#36824;?#20154;一生谨慎,井九承其遗风,想来不会有事。”

    ……

    ……

    道战在极遥远的北方举行,参加梅会的各宗派还留在朝歌城里。西山居依然住满了人,甚至要比前?#38382;?#38388;更加热闹,因为很多修行者不像平日那样留在自己院里冥想修行,而是来到了外面的崖坪间。

    修行者们?#30343;?#38386;得无聊出来散步或是交际,而是看画。

    西山居有阵法,不会落大雨,但庭院间有道极长的雨廊,靠山那侧被整治的极为平滑,上面绘着数十幅画。

    那些画从廊顶直抵地面,高约?#23578;恚?#20004;尺宽,用金粉画着两三只雀鸟,还有梅枝在其间曲折而行,红梅绽放其间。

    大多数修行者的视线落在中间一幅画上。

    那幅画上的梅花开得极好,已经结了十数朵花,花朵很大,?#19976;?#26497;艳,就像是血一般,有种触目惊心的美丽。

    不管怎么看,这幅画都应该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那些梅枝向下方伸展,墨迹渐深,竟变成了文字,原来是一个个姓名。

    “洛淮南真的太强了。”

    有人感慨说道:“虽说童颜闭关,但只需要他一个人便足以让?#20804;?#27966;傲视群侪。”

    这幅画的下面有五个名字。

    洛淮南的名字在其间。

    每个名字伸出一根寒枝,枝头结出梅花。

    五根寒枝相互纠缠,叠加,看上去梅花盛放,无法分清发于哪根枝头。

    仔细望去才能发现,绝大多数梅花都是从洛淮南那根梅枝上发出来的。

    其余?#35828;闹?#22836;也就结着一两朵。

    雨廊下还有别的很多幅画,画的内容基本相同,只不过梅花数量与大小有区别。

    这便是梅会道战的榜单。

    也就是传说中的:踏血寻梅。

    ……

    ……

    参加梅会道战的年轻修行者,事先会按照各自的战斗风格与擅长功法进行抽签分组,每组基本为五人。

    ?#21487;?#27515;一个雪国怪物,那幅画上便会添上一朵血梅,同时按照雪国怪物的实力差距,梅花分成三种不同大小。

    哪个小组先完成自己的这幅画,便算优胜,与宗派之间的竞争并无关系。

    当年的前辈修行者做这样的设计,是不希望各宗派自行其事,在道战里发生冲突,远离了团结正道修行者对抗外敌的用意。但宗派就在那里,谁会不关心各自的战绩?自有好事者会按照宗派来计算成绩。

    今次道?#21073;?#27931;淮南的表现一如既往的强势,其余的?#20804;?#27966;弟子如向晚书等人也表现的非常不错,现在的战绩?#23545;?#36229;过别的宗派。西海剑派的桐庐不愧是被卷帘人排在第二的参赛者,他的梅枝上也结了很多梅花,数?#21487;?#33267;不在洛淮南之下,?#30343;?#37027;些梅花大小不一,看着稍嫌别扭。其余诸如一茅斋与昆仑、宝通禅院的弟子们表现也如往年一般优秀。

    ?#34892;?#20196;人意外的是青山宗。

    ……

    ……

    大泽的左雨使在廊下走过,脸上露出担心的神情,心想这一次青山宗可是麻烦了。

    梅会分作琴棋书画道五项,除?#35828;?#24180;的南忘以及今年的井九,青山弟子很少参加前面?#21335;睢?

    但在最后一项道战里,青山宗的成绩向来最强——最近几次梅会,洛淮南连续夺得道战第一,青山弟子也拿过很多极好的名次,尤其是按宗派算的时候,青山弟子从来没有让第一旁落过。

    与往年相比今年青山宗的表现太过一般,甚至可以说是糟糕透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往年青山宗经常以两忘峰弟?#28216;?#20986;战道战的主力,而今年因为各种各样的情况,两忘峰弟子来得很少。

    尤其是像过?#20185;健?#31616;如云、顾寒这些两忘峰排名前三的强者都没有出现。

    按照眼前的局势,不要说与?#20804;菖上?#20105;,便是一茅斋、西海剑派甚至昆仑的战绩都可能会把青山宗?#23545;?#29993;在身后。

    这真是很丢脸的事情。

    很多修行者都在议论此事。

    “那个井九呢??#30343;?#20256;说他很厉害吗?听说过?#20185;?#37027;些两忘峰的杀神,都是因为他的原因才没来。”

    “不过是吹得凶罢了,?#25512;?#20182;的修道时间与境界,难道还能比青山首徒强?”

    “就算有什么隐情,但他这表现也太差了吧?”

    道战已经开始了十余天。

    经过了最开始的紧张与?#30343;视Γ?#37027;些来自宗派的年轻天才弟子们开始展露自己的锋芒。

    那些画上的血梅越来越多,就算是最差的?#19981;?#26377;两三朵小梅花,虽说看着?#34892;?#23506;酸。

    最后方有幅画?#21254;?#28982;还是一片空白,只有几根树枝,煞是可怜。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官方北京赛车pk10开奖 极速十一选五前二 2019年七乐彩走势图 百家乐网上赌场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宝贝 黑龙江时时彩加奖 河北时时彩网站 双色球17103出什么奖金 北京快乐8计划群贴吧 香港六合彩聊天室 浙江6+1开奖结果18132 啥是开奖号码区间比 澳洲三分彩怎样看走势 冰球杆怎么选 德州扑克在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