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三十七章像我这样的人
    去过天上。

    回到人间。

    此人?#30343;?#20160;么前代剑仙,就是谪仙。

    那本剑仙录里?#27492;?#33618;诞不经的记载,自然也有几分真实。

    比如那些天火,那些域外的天魔。

    那位谪仙亲眼见过那些画面,但没有人相信他的说法,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到过那里。

    所以当他回到人间,他还是一个人。

    “他就是……像你这样的人?”

    赵?#38712;?#30475;着井九,睁大眼睛问道。

    “是的,那人曾经飞升成功后,然后像我一样回来了。”

    井九说道:“不同在于,我不愿意,而他则是自己愿意的,就像现在还在外面的白刃一样。”

    赵?#38712;?#24819;着那个中年疯子?#24149;埃?#24573;然感到一阵寒意,说道:“上面……很危险?”

    井九说道:“我更习惯称之为外面。”

    不管是上面还是外面,都是大道的那一边。

    不管称之为仙界还是别的什么界,都是飞升之后的世界。

    赵?#38712;?#19982;阿大都安静了下来。

    这是井九第一次讲述那个世界的事情,除了他曾经对赵?#38712;?#35828;过的那句话。

    “那里确实很危险,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很快。”

    赵?#38712;虜幻?#30333;,心想一切都变得很快是什么意思?

    阿大隐约想到了些什么,却始终没办法抓住那道思绪。

    井九说道:“我出去的时间很短,没有接触过所谓仙人,?#30343;?#26366;经?#23545;?#30475;过一眼。”

    数万把飞剑在星辰之间燃烧起火。

    这便是他曾经对赵?#38712;?#24418;容过?#24149;?#38754;。

    赵?#38712;?#23545;此的印象极为深刻,?#27604;幻?#26377;忘记。

    那些飞剑当然最终都会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但当其时本身便是一道洪流。

    如果每道剑光都是一位飞升成功的仙人,那道洪流会拥有多么恐怖的威力?

    即便是井九,?#31508;?#38548;着无比遥远的空间距离,看着那些剑光,都感到了颤栗与?#27425;貳?

    那道仙人飞剑组成的洪流如果从外界降临,朝天大陆以及那些异大陆上的?#31354;?#20204;不会有任?#20301;?#25163;之力,瞬间便会被毁灭,即便雪国女王能杀死几个又与事何补?

    想着那幕画面,井九理解了那位谪仙对外界的恐惧,也大概明白了白刃为?#20301;?#22238;来,以及一些更深层的东西。

    ?#22312;?#30028;的人们来说,人族修行?#31354;?#23601;是域外天魔,对朝天大陆上的人们来说,那些外界的仙人何尝?#30343;?#22914;此?

    赵?#38712;鋁成?#33485;白问道:“难道那些仙人?#30343;?#20174;我们这里飞升出去的前辈?”

    “朝天大陆没有这么多飞升者。”

    井九这句话的意?#24049;?#28165;楚,那些他曾经?#23545;?#30475;到过的剑光,必然?#30343;?#20110;这个世界,极有可能是别的世界的飞升者。

    “但我们也不能确定他们就是敌人。”

    “在未知的世界里,任何人都可能是敌人。”

    “?#30343;强?#33021;。”

    “可能一旦发生,便是确定的事实。”

    “那为何……你还要出去?#24656;?#24471;冒?#31456;穡俊?

    “生命的存在如果要说意义,探寻未知,找到去处,明了你我存在的目的,这便是唯一的意义。”

    井九说道:“?#31508;?#24517;须做的事情,冒险与否就不需要考虑。”

    赵?#38712;?#27785;默了会儿,问道:“这是最后的问题,你想问太平真人的那个问题呢?有答案了吗?”

    井九说道:“是的。”

    他伸手准备把那本剑仙录毁掉,想了想却罢了手,重新放回了空中的那片书海里。

    ……

    ……

    青山群峰在云雾里,也在眼前,井九却让赵?#38712;?#33853;在了云集镇外。

    还是那家老字号的酒楼。

    有?#24605;?#30340;照顾,只要这家酒楼继续做火锅,便不用担心生意这种小事情。

    鸳鸯锅其实很难给人成双成对的感觉,更像是两军对阵。

    红汤在那边沸腾着,白汤在这边安静着,各有各的坚持。

    赵?#38712;?#20808;吃了两盘毛肚垫了个底,等到白汤开始冒泡,才扔了一根青菜。

    当年阴三附身的冥部弟子便是在这里被她缚住,然后?#24187;?#24072;一剑杀死。

    那名孟师应该也已经死在了剑狱里。

    那天夜里在冰风暴海上,井九说了难过,想来这时候?#30343;?#36807;来再追怀什么,那么是什么原因?

    白汤不停地?#30333;排藎?#37027;根青菜在里面浮沉,如萍。

    井九静?#37096;?#30528;这幕画面,没有说话。

    阿大趴在窗台上,看着遥远的冰风暴海的方向,也自沉默。

    白汤渐渐变?#20572;?#38738;菜已经煮的蔫软无比,井九捞了出来,放在了桌面上。

    就是在这一刻,他心头微动,知道那人可能羽化了。

    朝天大陆一切如常,风起雨落,或者天气正好,没有任?#25105;?#24120;。

    剑峰也依然安静地站在行走的云雾里。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那颗朱鸟玉卵里忽然生出一道气息。

    这?#30343;?#23413;化的征兆,而是因为里面的那缕朱鸟神魂感应到了些什么。

    井九走到窗边,与阿大一道向着那边望去,赵?#38712;?#20381;然在他们身后吃火锅。

    她?#30343;?#35201;刻意表现出自己比卓如岁更是个吃货,?#30343;?#24819;着太平真人以后可能不会再吃火锅了。

    云集镇里的雾气还是那样的重。

    井九看着雾的那边,心想此行至少确认了那人没有想过杀死自己。

    至少在他带着柳?#35270;?#20803;骑鲸出手之前,那人没有想过杀他。

    这个确认很重要吗?

    也许。

    也许不。

    ……

    ……

    血色的剑光照亮神末峰,顾清带着元曲与?#25509;?#20339;躬迎。

    井九说道:“让?#24605;?#22312;云集镇寻地修个宅?#28023;?#25151;间多些,风景要好,要清静,”

    听到这句话,所有人包括阿大都觉得?#34892;?#24618;异,心想云集镇的风景虽然不错,但哪里及得上青山诸峰?

    而且你要在那边修个宅院做什么?做别院吗?那里可是人间,到处都有凡人,你就不嫌吵闹?

    井九自然不会解释原因,想了想又说道:“有间房子做好遮光,但里面夜明灯多缀几颗,照明要好。”

    顾清更加不懂了,心想这到底是要做什么,问道:“什么时候要?”

    井九说道:“四年后。”

    顾清应了下来,稍后自会传信出?#21073;?#35753;?#24605;?#22909;好安排。

    事情还没有结束,井九把手里的宇宙锋扔了过去,说道:?#26696;?#20320;了。”

    这把著名的随人而起的仙阶飞剑,事实上已经数次落在顾清手里,只不过?#30475;?#37117;又被井九借去暂用。

    井九的意?#24049;?#26126;显,从这一刻开始,他不会再用宇宙锋这把剑。

    顾清双手捧着宇宙锋,忽然觉得这把剑比以往更加沉重,?#37027;?#20063;不知为何变得沉重起来。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却不知道到底是为?#21361;?#23601;连赵?#38712;?#19982;阿大也不知道井九在做什么。

    众人?#34892;?#32039;张,赵?#38712;?#29978;至开始怀疑他是?#30343;亲?#22791;要离开青?#21073;成?#21464;得?#34892;?#33485;白。

    ?#26696;?#35785;元骑鲸,掌门即位大典四年后举?#23567;!?

    井九看了一眼上德峰,说道:“接下来我要闭关,谁来都不见。”

    说完这句话,他便转身走进了洞府,沉重的石壁?#26469;?#33853;下,溅起微尘。

    神末峰顶变得?#34892;?#23506;冷,那并非众人的心理感觉,而是真实情?#21361;?#22240;为三尺剑带着风雪而至。

    ?#32610;?#38376;呢?”

    元骑鲸严肃的声音从三尺剑里传了出来。

    赵?#38712;隆?#39038;清与?#25509;?#20339;同时望向了元曲。

    元曲苦着脸走上前去,对着三尺剑行了一礼,把井九的交待说了一遍。

    三尺剑悬停在风雪里,片刻后折转回了上德峰,元骑鲸没有发表任?#25105;?#35265;。

    “师父,这种事情不能总是我来吧?”元曲望向赵?#38712;?#19968;脸无辜说道。

    赵?#38712;?#35828;道:?#32610;?#38376;真人给你寻了把剑,这时候还在剑峰里养着,再过几年应该便能用了。”

    元曲惊喜无比,哪里还?#35828;?#19978;前面那些事。

    ?#25509;?#20339;怔?#33487;?#21448;看了眼师兄手里的宇宙锋,一脸无辜说道:“那我呢?”

    ……

    ……

    最深处的那个洞府里,星光从洞顶洒落,就像过往数万年里那样,就连光线的角度都没有任何变化。

    井九闭着眼睛坐在蒲团上,白衣被星光照亮,如仙人饮多了玉?#28023;?#27491;在打盹。

    听着脚步声,他睁开眼睛,望向赵?#38712;隆?

    赵?#38712;?#36208;到他身前跪下,看着他说道:?#30333;非?#22823;道就是这么苦吗?”

    井九说道:“情爱也是如此,耕地也是如此,做什么都很苦。”

    赵?#38712;?#24456;难过,说道:“可是像你这样的人,凭什么还要受这些苦呢?”

    井九平静说道:“像我这样的人,受世界供奉,却没想过回赠些什么,为什么不能受些苦?更何况哪里是苦呢?”

    ……

    ……

    三尺剑带来的风雪瞬间即逝。

    初春很快来临。

    青山大阵再次开启,迎来了一场春雨,清容峰上的野花盛开。

    很多青?#38477;?#23376;都在议论,这说明南忘师叔的悲思可能?#32422;?#20102;些。

    谁都没有想?#21073;?#21335;忘迎着那场春雨而起,通过大阵开启的通道直接离开了青山。

    数日后,她从东方归来,数百道剑弦收敛成一道无形的桥?#28023;?#25226;她送到了神末峰顶。

    顾清赶紧迎上前去。

    南忘微微挑眉,说道:“井……掌门呢?”

    顾清说道:“师父在闭关,师姑也是。”

    南忘的?#32487;?#30340;更高了些,忽看着卧在野花丛里的那只白猫,挥手示意顾清离开,上前便把那只白猫拎了起来。

    阿大正准备扑个蝶来玩玩,被她打扰很是恼火,正准?#24178;?#20986;爪子去捅两下,忽然发现她的气息?#34892;?#19981;稳,不由微惊,用神识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南忘说道:“我去了趟水月庵。”

    阿大很是吃惊,心想你居然真打上门去了,那?#30343;?#25214;输吗?

    “像我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输。”

    南忘傲然说道,忽然?#25104;?#24494;白,一口血吐了出来。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体彩p3专家杀码 36选7要中几个才有奖 上海时时彩乐 qq欢乐升级玩法 丹麦pc蛋蛋 天津11选5任选六单式票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前三 山东群英会怎么追号 开乐彩在线购买 北京11选5快速出号走势图 今日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 2019年7月23福彩开奖号 辽宁35选7基本走势图贴吧 新疆喜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