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十五章再灭你满门一遍
    雪姬来到青山后,井九已经来剑狱里看过她几次,不管是路过还是专程来,对他来说都是很罕见的事情。这首先体现了他对她的重视与尊敬,其?#38382;?#22240;为他有件事情想要确定,最后且最重要的原因很简单,他想和她进行一些交流。

    能够拥有他曾经的高度与经验、可以与他平等交流的生命,真的很少。

    前面几次交流,最终他都选择了放弃,?#30343;?#38382;她想不想换把椅子,因为他不想冒险与对方的神识接触。

    那朵荷花的缘故,今天他真的很想与她交流一番,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转身向通道那边走去。

    雪姬转回身去,望向这边的雪山?#36335;濉?

    ……

    ……

    通过剑狱来到隐峰,碧空里万里无云,星光如水,与那边的?#23376;?#22812;完全不同,?#36335;?#26159;虚假的一般。

    井九收回视线,踏空而去,落在某座峰间。

    洞府外的红宝石依然亮着,他留下的剑识没有被触动,看来尸狗确实没有来看过方景天。

    接着,他去了童颜的洞府。

    童颜睁开眼睛,看着是他,声音微冷说道:?#23433;皇?#35828;好十年之内不要来烦我?”

    井九没有理他,走到石桌前。

    石桌上放着一张棋盘,棋盘上面散落着数十个棋子,还是上次他来时童颜摆出的模样。他拿起一颗黑棋,放在左下角的一个位置上,棋盘上的局面顿时与先前有了明显的不同,最角落里的几颗白棋再无逃生的希望,眼看便要被?#32536;簟?

    童颜知道他这是准备动手了,?#34892;?#24847;外问道:“为?#38382;?#29616;在?”

    井九说道:“我有事情要出去,顺便办一下。”

    童颜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更加意外,说道:“你要出?#21073;俊?

    如果是卓如岁,这时候肯定会说一句:我已经去了趟镜宗要告诉你吗?井九没有说这些,?#30343;前?#26397;歌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童颜,然后说到秋天的果成寺之会,最后问道:“白真人会怎么做?”

    ……

    ……

    盛夏时节的朝天大?#21073;?#21040;处都吹着湿热的风,人们的心情也被弄的?#34892;?#38391;闷的,却又是那样的躁动不安。

    朝堂之上,官员们争吵不休,现在自?#24187;?#26377;谁提景辛的事,争的都是些河工、军械的政务,但谁都知道风起于何处。

    那些小宗派不停往云梦山去,如朝圣一般,也带起了一股歪风。

    风雨欲来,将往青山去。

    整个修行界以及朝廷里的官员们都在等着秋天在果成寺的那场谈?#23567;?

    所有的视线都被这件事情吸引了过去,无人注意到那些偏远的地方也在发生着一些事情。

    比如益州初夏那场洪水过后,至少有三百名失踪的百姓直到今天也没有找到尸体,极有可能是冲进?#35828;?#24213;的暗河里。

    暗河里没有任何光线,只有极微弱的水声,置身其间,会让人联想到传说中的冥界,虽然真实的冥界并非如此。

    今夜的暗河却有着一些极淡的鬼火,那?#30343;?#28304;自死?#35828;?#23608;骨,而是充满了残忍意味的眼睛。

    在青山宗碧湖峰与朝廷清天司的追缉之下,这些应召来到益州城的玄阴宗余孽们,只能在地底的暗河里苟延残喘。与他们相比,那些在暗河里沉浮的残?#31508;?#20307;更加悲惨,落进暗河里的那些?#35828;?#22330;便死了,变成了祭炼邪功的生魂。

    前方传来水声,如鬼般的眼睛变得极其明亮,充满了贪婪的意味。

    但下一刻,那对眼睛里的情绪便?#30343;?#19979;了恐惧。

    暗河被一道剑光照亮。

    那名玄阴宗弟子祭出黑幡想要降服那道飞剑,黑幡却瞬间便被撕破,嗤的一声轻响,他的?#20223;?#25481;进了暗河里。

    暗河畔响起数声闷哼,十余道极其污秽阴暗的气息像龙卷风般,向着那道飞剑袭去,同?#31508;?#36947;黑幡招摇而起。

    那道剑光骤然敛没,然后再次亮起,在暗河里高速穿行,根本无视那些黑幡。

    剑光时隐时现,数名玄阴宗弟子发出闷哼声,就这样死去。

    暗河很安静,只有?#20223;?#19981;停落入水里的声音,只有飞剑在不停杀人。

    幽暗的崖壁忽然震动起来,数十名玄阴宗弟子再也顾不得藏匿身影,破土而出,向着暗河下游的夜色逃走。

    就算来人再强,也不可能把他们所有人都留下来。

    玄阴宗就剩下他们这些人还活着,所以他们要拼命地活下来,只要还活着,玄阴宗便还存在。

    夜色深处的暗河下游忽然被剑光照亮。

    那道剑光?#34892;?#22855;异,泛着极深的红,像晚霞,更像是血。

    一道凌厉而孤绝的剑意顺着水面横扫而至,最前面的几名玄阴宗弟子无声而死。

    夜色被剑光照亮,几番?#30343;?#21518;,还活着的玄阴宗弟子们浑身带血逃回,却被前面那名剑修拦住了去路。

    玄阴宗弟子们对视一眼,发出绝望而?#33503;?#30340;怒吼,动用玄阴宗的?#24050;?#31192;法,点燃了自己体内的精血!

    轰轰轰轰!

    无数声沉闷的爆炸声在地底响起。

    暗河掀起狂浪,瞬间被带着邪恶气息的魔焰烧至沸腾,然后变成更高温度的蒸汽,向着上下游狂涌而去。

    很长时间后,烟尘渐渐落下,暗河恢复了平静。

    一道剑光自下游破空而至,卓如岁浑身是血,应该是受了不轻的伤。

    他没有想到这些玄阴宗余孽最后竟然动用了燃烧精血这?#20013;罷校?#31163;得稍微近了些。

    赵?#38712;?#25140;着笠帽,踏剑而至,艳红?#24149;?#20809;与更红的剑光照亮了她的剑。

    河面上残存着?#24149;?#28976;里,无数玄阴宗弟子的碎裂肢体散落在河面上,然后渐渐下沉,与那些无?#21450;?#22995;的残?#31508;?#20307;合在了一处,相信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被暗河里的盲鱼?#32536;簦?#20877;也无法分开。

    ……

    ……

    益州最出名的就是火锅。

    苏子叶最不?#19981;?#30340;就是火锅,因为他在?#24050;?#23777;那个天地自然生成?#24149;?#38149;里生活了太多年。

    那天夜里,?#24050;糲刻?#21521;了天空,然后摔死了自己,峡谷里的所有人都死了,包括他那些忠心的部属以及父?#20303;?

    这些不好?#24149;?#24518;像极了那道剑光,每当他记起一次,便感觉魔轮被砍断一次,痛苦至极。

    他取出一颗丹药吞进腹?#26657;?#28982;后开始沉重的喘息,绿色的脸庞上出现一些不健康的红晕,颜色更加诡异。

    过了?#38382;?#38388;,他眼神里的痛苦变成陶醉,直至最后,所有的情绪都不见了,?#30343;?#19979;平静。

    玄阴宗就像所?#34892;?#36947;宗派一样,没有真正的灵脉,修行总会出问题,靠服药也撑不了太久。

    他离开租住的小院,去了一家廉价的?#21916;?#39302;。

    ?#21916;?#39302;里有人在喝茶,更多的人在打牌,茶杯上的陈年茶垢很清楚,大水壶搁在煤炉上,壶里的水永远都是沸腾的,不停发出呜咽的声音。

    苏子叶要了杯最便宜也是最常见的茉莉花茶,在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他穿着布衫,戴着面具,与茶馆里的这些客人并无两样。

    时间慢慢流逝。

    大水壶的呜咽声忽然消失了。

    那些牌桌上的喧闹声与脏话也渐渐?#24230;ァ?

    苏子叶端起茶杯,把沫子吹开,喝了一口,然后望向对面。

    卓如岁说道:“听说你的脸是绿的,能不能给我看一眼?”

    苏子叶放下茶杯,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他的行踪一直都很隐秘,召集那些流散在外的弟子用的也都是明王的称号,知道这个茶馆的只有两个人。

    那两个人是他以前的旧部,境界实力很好,而且非常?#39029;希?#32477;对不会出卖他。

    卓如岁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说道:“你知道我是谁?”

    苏子叶说道:“像阁下这般没精打采,偏又剑意凌厉如实的人物,放眼青?#21073;?#20063;就只有卓如岁了。”

    卓如岁称赞道:“不愧是苏子叶,果然有几分见识。”

    苏子叶站起身来,看着他说道:“但就算你是卓如岁,也没资格杀我。”

    卓如岁说道:“以前修行界都说你比洛淮南强,那你应该和我差不多,我一个人想杀你,确实?#34892;?#40635;烦。”

    既然这么说,那么他自然便不会是一个人。

    苏子叶望向茶馆外,看到了戴着笠帽的赵?#38712;攏?#36824;有散发着血色光芒的弗思剑。

    修行界都知道赵?#38712;?#26159;?#25226;?#30495;?#35828;?#38548;?#26469;?#20154;,天生道种,杀性极强,但苏子叶还是没想到她都快?#25105;?#19978;境了。

    卓如岁的境界也是如此。

    青山宗的年轻一代真是强的不像话。

    苏子叶想着这些事情,说道:“这不公平。”

    他是邪道年轻一代的最?#31354;擼?#20462;行天赋还在洛淮?#29616;?#19978;,就算赵?#38712;?#19982;卓如岁再强,他也不会有任何畏惧,但是二打一必输无疑。

    卓如岁说道:“啥?”

    苏子叶摘下面具笑了笑,取了颗丹药送进嘴里。

    药效发作的奇快,他的脸瞬间变红,与青色混在一起,便变成了?#20185;?#30524;神?#34892;?#28067;散,气息却变?#20204;?#22823;很多。

    赵?#38712;?#19981;知道这是什么,卓如岁却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丹毒,认真说道:“这么吃下去你会死的。”

    苏子叶说道:“但至少今天你们会?#20154;饋!?

    卓如岁觉得莫名其妙,心想如果嗑药有用?#24149;埃?#35841;敢说比适越峰的丹药多??#25512;镜?#27602;便想杀死我们?

    苏子叶又取出一个浅褐色的瓶子,这瓶子不知道是什么?#38393;首?#25104;的,似玉又?#25340;傘?

    赵?#38712;?#36824;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卓如岁则是?#34892;?#24863;慨,说道:“?#24149;?#29942;果然在你手里。”

    苏子?#27602;?#36215;?#24149;?#29942;,平静说道:“这不重要。”

    茶馆里忽然响起呜咽的声音,那是大水壶里的水沸腾了。

    一个老人提着水壶走了过来,眼窝深陷,散发着极其浓郁而刺鼻的血?#20219;?#36947;。

    老人在这间?#21916;?#39302;里烧了很多年的的开水,就在所有人都离开茶馆的时候,他还留在这里。

    他是玄阴宗的长老华阴,很多年前被苏七歌逐出了?#24050;?#23777;,一直在益州隐?#31456;?#21517;地活着,直到最近才被苏子叶请了出来。

    此人魔功?#35828;茫?#22823;概等同于青山宗的破海?#22478;空擼?#36213;?#38712;?#19982;卓如岁就算联手,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华阴提着一壶开水,面无表情看着赵?#38712;?#19982;卓如岁,就像看着两个死人。

    忽然。

    擦的一声轻响。

    华阴的身体里面掠出来了一个人。

    这是视觉上?#24149;?#20687;,实际上那个人是从华阴身后穿过来的,只不过速度太快。

    开水壶摔落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华阴也倒在?#35828;?#19978;,溅起无数血花,身体分成两半。

    不管是魔轮还是气海?#21482;?#32773;是血肉经脉,都这样断成了两截。

    那人落在地上,鲜血无声?#20107;洌?#27809;有半点凝?#20572;?#23601;像荷叶上的水珠倾泻而下,瞬间干净如初,白衣依然如雪。

    苏子叶盯着那?#35828;牧常?#38382;道:“井九?”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25472;排?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15选五中奖规则 秋风落叶精准资料一尾中特 陕西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江苏e球彩直播走势图 55234二肖中特 泳坛夺金 广东36选7开奖中奖 福彩中奖了去哪里领 福建11选5走势图表即时 广东好彩1预测分析 68娱乐平台 江苏11选5开奖历史记录 甘肃快3网站 双色球蓝球杀号百度彩票 安徽快3当前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