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六十?#33487;?#32769;夫聊发少年狂
    人间时常会有这样?#24149;?#38754;。

    某位奸臣拿着御玺去见某位王爷,说天授不予,必遭其谴。

    某个贼人对当家大哥说,你看街对面那小娘子貌美如花。

    某个帮闲对老爷说,听说某个府上有架玉石屏风很是珍贵。

    那些都是坏人,做的都是恶事。

    童颜没有浓眉大眼,但也是正道领袖中州派最有前途的弟子,为何今夜会做这样的事?更有意思的是,柳词身为正道领袖青山宗的掌门,非但没有训斥他,甚至还认真地想了想,说道:“按时间算云船已经进了中州,不方便吧?”

    井九说道:“刚到。”

    很明显,听到童颜?#24149;?#21518;他也进行了一番推演计算。

    白天离开西海的时候便能看出来,中州派很是警惕青山宗会不会发疯,应该会以最快的速度回去。

    一旦进入云梦大阵的范围,就算柳?#35270;?#20117;九天下无?#26657;?#20063;没办法再做更多事情。

    “我在云梦山地底挖洞六年,对云梦大阵非常了解,而且我刚好擅长下棋,所以写了一些解法。”

    童颜说出了一句更令人吃惊?#24149;啊?

    柳词看着他说道:“中州派知道这件事情,你会死。”

    童颜提议让青山宗去抢青天鉴,甚至愿意出谋划策,这是哪家宗派都不可能宽恕的罪过。

    哪怕他刚刚替中州派立下?#30343;?#22823;功。

    这?#30343;?#20551;叛,是真叛。

    童颜说道:“我没想过。”

    星光下,他的眉毛更淡,就像他眼里的生死一样。

    井九说道:“那你想过没?#26657;?#25105;们会杀了你?”

    不管是灭口还是报复那道天劫,都是杀死童颜的理由。

    童颜平静说道:“想过,但没想太多,我?#38405;?#35828;过我是下棋的,眼里只有黑白,太平真人该死,我就想尽一切办法杀他,至于你们青山宗想?#20154;?#37027;是你们的事,由此而产生的后果,不应该由我来承担。”

    井九说道:“没想到你与十岁?#34892;?#20687;。”

    童颜说道:?#20843;?#20197;我和他合作的很愉快。”

    当初井九与白早被洛淮南暗算,深陷雪原六年,童颜与赵?#38712;隆?#26611;十岁合谋杀死洛淮南。

    他说的便是这段往事。

    确实是往事,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

    井九看了柳词一眼。

    柳词看着童颜,眼里满是欣赏,却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说道:“我不接受。”

    童颜没有吃惊与失望,安静等着下文。

    柳词说道:“除非你与青天鉴一道归我青山。”

    童颜想了想,说道:“好。”

    如此干脆利落,确实不像中州派的行事风格。

    井九心想这?#36879;?#26159;青山弟子。

    ……

    ……

    夜空里,星光洒落剑舟甲板,如覆了一层雪。

    童?#31456;?#22312;甲板上。

    元曲面无表情看着他,心想就算掌门真人与师叔没杀你,我也不能给你好脸色看。

    童颜没有理他,去角落处盘膝坐下,开始冥想调息。

    雪霜如前,没有脚印。

    南忘睁开眼睛,静?#37096;?#30528;他。

    她从赵?#38712;?#22788;知道了西海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之后一直闭着眼睛?#32842;?#19981;语,仿佛很疲惫的样子。

    她忽然说道:“我不知道他们为何不杀你,但柳词死后,我一定会杀了你。”

    童颜?#32842;?#19981;语。

    整个修行界都知道,南忘是被师兄们宠大的,最是娇纵刁蛮,地位又高。

    她要做什么事,就一定要做到。

    赵?#38712;?#27880;意?#21073;?#21335;忘没有对掌门真人用尊?#30130;?#29978;至连师兄都没有用,而是直呼掌门之名。

    夜风拂不动星光,剑舟亦无帆,舟里的这些人,却各有各的心乱。

    顾清不在。

    元曲不?#23567;?

    赵?#38712;?#19981;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的局面。

    这个时候,一道?#34892;?#21507;惊、?#34892;?#22909;奇、?#34892;?#28608;动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童颜?你就是棋道只比我师父略逊一筹的中州派天才?你来我们这里做什么?”

    平咏佳看着他的那双淡眉,想起了白天在西海曾经看到的那个人,连声问道:“弃暗投明吗?”

    他说的很是兴高采烈,双眉不停地挑起,仿佛要飞走一般。

    ?#32842;?#24456;多时候意味着紧张,?#34892;?#26102;候也意味着尴尬。

    平咏佳才明白这?#20843;?#20046;?#34892;?#19981;妥,?#34892;?#19981;好意思地搓搓手。

    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赶紧拿起一块毡布,把童颜整个人都盖了起来,说道:“不能让人看见了,不然会给中州派借口,回青山后给你找个洞先藏几年,再给你改头?#24187;媯?#21462;个新道号,那时候还有谁认得是你?”

    看着这幕画面,元曲实在是憋不住了,赶紧背过脸去。

    南忘冷哼一声。

    赵?#38712;?#30693;道不会再出事,闭上眼睛不再理会。

    白猫在她怀里蹭了蹭,换了个姿式继续睡觉,从始至终都闭着眼睛,童颜什么的……它才懒?#32654;?#20250;呢。

    剑舟上的?#25484;?#39039;时变?#20204;?#24555;了起来。

    童颜蒙着毡?#30002;?#22312;星光下。

    他看着眼前的黑?#25285;?#24819;着这个不知道是谁的神末峰弟子说?#24149;埃?#21457;现还确实有几分道理。

    ……

    ……

    一样的星光在不一样的高度会有不一样的亮度,比如在高空的剑舟甲板上看着像是雪,在人间峰顶上看着便不过是水。

    水至清至柔,若积为湖海,则是包容并蓄,被很多人?#32654;?#24418;容柳词真人。

    但他对童颜的态度与胸襟无关,?#30343;且?#20026;在某些方面的欣赏以及掌门不易做这个词。

    柳词说道:“听起来他对柳十岁的评价不错?”

    井九说道:“十岁是我带大的。”

    这意思就是说,那当然不错,必须不错。

    柳?#26159;?#25419;短须,显得很满意,问道:“你怎么知道柳家是我后?#35828;模俊?

    井九说道:“我关心师侄。”

    柳词说道:“但你回青山的时候,还是先通知了上德峰。”

    很多年前,出身上德峰的吕师听到了某个消息,去往某个小山村,想要接回天生道种柳十岁。

    然后他看到了池塘边、竹椅上的白衣少年。

    柳词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井九说道:“我当年就是出身上德峰,有什么问题?”

    柳?#24066;?#24819;这么说,我也是出身上德峰,还怎么聊?

    井九说道:“柳十岁出事的时候,我可是先让猴子通知的你。”

    这说的是柳十岁在浊水里吞食妖丹,?#36824;?#36827;剑狱的那件事。

    过去的三十年里这样的事情很多。

    顾清与猴子不停说话,元曲不停往上德峰跑,背后隐藏的事情,今夜全部挑明了。

    “你总说我办事粘乎,一时这样,一时那样,你不也一样?”

    柳词说道:“你一会儿试试师兄,一会儿试试我,谁都不信,这样是不行的。”

    井九望向夜空里的剑舟,说道:“我?#30343;?#19981;相信你们。”

    他没想过?#35851;洌?#20294;这一世却多了几个身边人,值得信任的人。

    那几个人或者猫在夜空里的那?#21307;?#33311;里,只有顾清与柳十岁不在。

    哪怕今夜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久别重逢”,像井九与柳词这样的人也不会像凡人那样叙旧,更何况他们现在的时间本来就不多。说这些闲话的时候,他们正在看童颜留下来的那些地?#21152;?#35299;法,顺便做些修正。

    做完这些事情,便到了离开的时候。

    青山伐西海,十七?#21307;?#33311;齐发,那是因为青山的剑道就是这么堂堂正正。

    这?#38382;?#21435;偷东西的,当然要鬼鬼祟祟,不能乘剑舟而?#23567;?

    柳词看着井九真挚说道:“剑云太慢。”

    井九说道:“别想。”

    说话的时候,宇宙锋已经飘了起来,悬停在崖外的夜空里,等着二人。

    柳词看了宇宙锋一眼,一脸嫌弃说道:“当初我就说过,这剑太脏。”

    井九不理他,坐到宇宙锋的前面。

    你爱坐不坐。

    柳?#25163;?#22909;坐了上去。

    宇宙锋破空而起,?#19978;?#36828;方的云梦山。

    井九闭着眼睛坐在前面。

    柳?#24066;?#20506;在后,?#34903;?#22823;长腿在星光里一荡一荡。

    星光如水。

    他就像个?#20154;?#29609;的孩子。

    ……

    ……

    晨光初上时,晨雾也最浓。

    云梦山里到处都是雾气,遮住了人们的视线,当天光透过来时,很容易便织造出梦幻的感觉。

    雾气微乱,青儿挥动着透明的翅膀,回首望向美丽的山谷,眼里凝着泪水,就像是树叶上的露珠。

    这里是她生活了一辈子的地?#21073;?#23601;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已经过去了几万年。

    但她这时候的伤感并?#30343;?#31163;乡之愁,而是难过于别的的事。

    ?#20843;?#20250;死吧?”

    柳?#35270;?#20117;九没有告诉她,童颜已经去了青山。

    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像青儿这种单纯好骗的新生儿。

    井九没有说话,背着手在前面走的越来越快,就像急着上山去看庄稼?#31896;?#30340;老农民。

    柳词伸出右手,让青儿停在上面,问道:“你不怪他?”

    “怪……”青儿流下泪来,说道:“但他不会死吧?”

    柳词说道:“不会。”

    青儿用小手擦掉自己的眼泪,走到柳词肩头坐下,没有再说什么。

    这里还在云梦大阵的范围内,虽然已经到了边缘地带,让中州派发现了还是很危险。

    所以她应该懂事些,不要给这个老神仙添麻烦。

    她是这样认为的。

    至于井九,她暂时还不想和他说话。

    御风破雾而行,不知道用了多长时间,终于完全离开了云梦山。

    宇宙锋破空而起,柳?#25163;?#20110;松了口气。

    井九?#34892;?#19981;理解,只要拿到青天鉴,目的便达到了,就算谈白二位真人或者麒麟发现了他们,大不了就?#35892;?#19968;场,难道他们还打得过你?就算是云梦大阵也不见得能困住他们,你怕什么?

    “平生第一次作贼,难免?#34892;?#32039;张。”柳词解释道。

    “我也没做过贼。”井九想了想,说道:“前些年和?#38712;?#22312;商州城拿过一顶笠帽,没给钱,这算不算?”

    柳词说道:“不问而取,自?#30343;?#36156;了。”

    井九说道:“那我比你有经验。”

    这趟云梦之旅看似简单,实则不然。

    在中州派的云梦大阵里,居然能把天宝真灵?#24213;摺?

    就算有童颜帮忙,放眼世间直至千年之前,也只有现在的柳?#35270;?#20182;能做到。

    红日终于来到云海之上,温暖而令人?#37027;?#33298;畅。

    柳?#24066;?#24819;?#35757;?#20986;来一趟,总要多走几个地?#21073;?#23545;井九说道:“我们去把玄阴宗灭了吧。”

    井九说道:“好啊。”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23601;剑?#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二肖中特期期准100准 常州微信购彩 南粤风采36选7计算公式 福建快3走势图快3开奖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视频 云南快乐10分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快三和值走势图 河南快3多期开奖结果查询 竞彩混合过关计算器 七星彩17050的规律图 11选5包稳赚教学资料 迅雷赚钱宝 26选5三段式好彩 极速快3计划网址 七乐彩开奖结果查询历史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