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苏幕遮 第八十七章对马弹琴李公子
    年轻公子姓李,父亲是大原城的太守,他便等若是大原城?#24149;?#23376;。

    因为?#21307;?#29978;严的缘故,他身边没有太多狐朋狗友,但还是难免会有很多应酬。

    昨天夜里,他被一位朋友请吃酒宴。

    那位朋友知道如果在城里,他肯定不敢踏足青楼,便把地点选在了城外溪畔。

    这里有几家饮食与姑娘都很贵的院子。

    李公子哪里见过这等阵势,在席上如坐针毡,?#36824;?#20102;几杯酒后再也无法安坐,借着小解的由头溜了出去。

    这家院子?#23545;?#23665;间,夜色深沉,他慌乱之下迷了路,沿着溪水而行,来到这片满是荷花的潭边。

    他再不敢随意行走,在山坡上抱着双膝,竟是熬了一整夜。

    他那位朋友与院子里的人发现后,自然很?#20146;?#24613;,却是向山外搜去,哪里想到他在溪水上游。

    坐了半夜,李公子身体早已僵硬,晨光出现,他贪着去看荷花,竟是没?#22995;?#31283;,直接落到了水里,险些被淹死。

    幸?#35828;?#26159;,?#31508;?#27700;边有两个人。

    井九自然不会打听这些事情,这都是李公子自己说的。

    李公子跟着他们一路回?#35299;?#22530;,不停说着自己的事,如果路程再远些,可能他会把自己的生平都讲一遍。

    井九与过冬没有理他,他也不在乎,直到被那位老尼姑拦住,才停?#25925;?#35828;,?#34892;?#20381;依不舍地转身离开。

    第二天清晨,李公子再次来?#35299;?#22530;,带着几辆大车,?#36947;?#37117;是备好的礼物。

    他专程前来致谢,求见井九。

    他想见的当?#30343;?#36718;椅里那个柔弱而漠然的姑娘,但哪能直接要求见她,这是基本的礼数问题。

    井九没有见他,准确地说,老尼姑根本没有通传。

    李公子也不生气,回头看着那几大?#36947;?#29289;,心想自己确实太过俗气。

    接下来几天,李公子每天都会前来庵堂拜访。

    被老尼拒绝后,他会在庵堂外站半个时辰然后离开,?#32536;?#24456;有修养,但又很执着。

    如果没有下雨刮风,便会有大太阳,盛夏时节的庵堂外,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好受。

    李公子坚持前来,自?#30343;?#24819;要表现自己的诚意,用毅力与决心打动人。

    问题在于,庵堂里的那两个人不可能被这种事情打动。

    最热的那天,李公子没有出现,老尼姑?#34892;?#24847;外,也终于安下心来。

    夜色渐上,他却再次出现在庵堂外。

    他没有惊动老尼,鼓起勇气走进庵堂,被草地上的那匹大马吓了一跳。

    谁?#19968;?#25226;马像猫狗一样散养着?

    李公子对着马嘘了一声,走到石桥前方。

    桥那边是一层薄雾,看不清楚画面,但他相信,坐轮椅的姑娘就在那边。

    他解下古琴,盘膝坐在地上,开始弹奏。

    淙淙如水的琴声出现在夜色里。

    最开始的时候,他很不安,怕老尼过来撵自己,更怕那位兄长过?#21019;?#33258;己。

    时辰还早,可那?#36824;?#23064;身子柔弱,也许睡的较常人早,自己用琴声扰人清梦,被打也?#20146;?#25214;……

    想着这些事情,琴声稍乱,然后重新回复正常。

    老尼姑没有出现,井九也没有跳出?#21019;?#26432;他,庵堂里一片宁静,只有琴声。

    忽然有蹄声响起。

    那匹马踱了过来,站在他的身边听着。

    李公子不觉难堪,反而很开心,琴声欢快了些许。

    半个时辰后,他结束了演奏,起身背起古琴,与马打了个招呼,转身离开。

    走出庵堂的时候,他再也无法压抑心头的情绪,高?#35828;?#21483;了一声,然后赶紧捂住嘴巴。

    后面的这些天,李公子没有在庵堂外晒太阳,或被风吹雨打,而是入夜后才会“?#34180;?#20837;庵堂,弹上数曲。

    没有人来管他,?#30343;?#37027;匹马会驻足静听,他还是很开心。

    只要琴声在这里,总会被她听到。

    ……

    ……

    石桥那头,薄雾不散。

    禅室圆窗,井九与过冬对坐,静静听着琴声。

    井九不会弹琴。

    过冬曾经在梅会里拿过琴道第一,却同样不会弹琴。

    但他们能听出来琴声的好与坏。

    李公子的琴声很不错,很干净。

    所以他们没有赶人。

    刚才那曲是流水。

    现在弹的是良宵引。

    井九知道今夜就到这里了。

    就这样,日子如流水一般无声而去。

    有琴声作伴,暑意似乎不再那般难熬,而且正渐渐消散,真可称得上良宵。

    某夜,琴声没有出现。

    井九与过冬对视一眼,没有说什么。

    ……

    ……

    随后的那些天,琴声再也没有出现。

    李公子也没有来过庵堂。

    很多事情都是失去了,或者即将失去,才会觉得珍贵。

    井九不觉得那琴声如何珍贵,但偶尔还是会想起。

    他与过冬继续在庵堂里静养,直到圆窗外的树叶都红了。

    又看了几日秋景,便到了离开的时候。

    老尼?#30343;?#20462;行者,寿元将尽,看似寻常别离,其实便难再见。

    过冬与她说了几句话,便自己推着轮椅出了庵堂。

    老尼收回视线,望向井九说道:“冬姑娘性情看着冷,其实心热,请您好好照顾。”

    井九说道:“我会的。”

    老尼又问道:“那位李公子留下的礼物如何处置。”

    “你?#20146;?#24049;用便好。”

    井九接着说道:“那匹马我带走,你们不用养了。”

    老尼想着一事,取出个匣子,说道:“这件礼物太过珍贵,实在没法留。”

    匣子里是一颗药丸,散发着淡淡的香气,竟是修道者的丹药。

    这丹药比普通人来说极其珍贵,即便以李公子的身份,想要拿到这样一颗丹药也极其困难。

    这颗丹药他应该是为过冬所求。

    井九不会在意这种级别的丹药,也知道对过冬没有任何用处,但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

    然后他?#34892;?#24847;外地在匣子上发现了宝树居的标识。

    不知道那位李太守是识得宝树居东家,还是与顾家有来往。

    ……

    ……

    井九与过冬的下个目的地在豫郡,便要穿过大原城。

    大原城里极其?#34987;?#24456;是热闹,即便在?#36947;錚?#20063;能听到很多声音。

    前方忽然有琴声响起,然后有嘲笑声。

    井?#30036;?#36215;车帘望去,发现街角处有个青衣琴师,低着头看着身前的古琴。

    那位琴师不知因何被人嘲笑,没有辩解,落在琴弦上的手指却在微微颤抖,不知是窘迫还是难过。

    看来是位?#23454;故?#24847;者,衣饰朴素却极为干净,指甲也修剪的很干净,就连那架古琴也保养的极好。

    “你?#30343;?#35201;给你爹鸣冤吗?那就弹首六月雪好了。”

    “这古琴应?#27809;?#20540;些钱,你怎么不去卖了?”

    “卖幅画都能被骗,卖琴难道就能聪明起来?”

    “李公子,像你这样的人还是老实在家里呆着吧,别想那么多了。”

    有厚道的街坊出面,把人群劝散。

    那位琴师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正是很久不见的李公子。

    ?#30343;?#20182;不知道经历了?#38382;攏稳?#24980;悴,鬓间竟隐有白星。

    井九望向过冬,发现她正看着窗外。

    ……

    ……

    大原城是一座大城,自然有很多医馆,也有井?#30036;?#35201;找的医馆。

    这次他没有去看医馆?#21494;?#19978;是什么花,直接走了进去,然后取下了笠?#34180;?

    大夫赶紧把他迎进静室,还没有来得及消化震惊,便因为井九的问题再次震惊无语。

    太守府最近发生了什么事?

    这种小事也值得您关心?

    大夫在心里这般想着,但还是老老实实地把这件事情讲了一遍。

    三年前,李太守曾经上了一封奏折,请立二皇子景尧为太子。

    ?#31508;?#38491;下没有理会,可以看作是对他的保护。

    朝廷里那些支持景辛的大臣却没有忘记这件事情。

    镇魔狱事变后,朝廷里的局面越发复杂,隐于幕后的各种斗争越发激烈。

    双方撕破了?#24120;?#26446;太守便成为了他们的重点攻击对象。

    任何官员都经不住查,李太守很轻易地被查出涉及数年前一场重贿案,官职当即?#24187;狻?

    树倒众人推,搬出太守府的李家自?#36824;?#30340;很是惨淡,李太守病倒在床,熬了数十日前,前些天便没了。

    李公子悲痛之余,生出极大愤怒与不甘,觉得父亲为官清廉,必?#30343;?#24471;罪朝?#20804;?#20844;才?#36824;?#38519;,于是便开始替父亲申冤,想要翻案。

    想要洗刷冤屈,自然不能只靠道理,更重要的是钱。

    李公子变卖家产,终于打通了些门道,结识了?#26500;?#20844;在豫郡的某位亲信。

    这便到了送钱的关键时刻,李公子毫不犹豫拿出了家里最值钱、也?#20146;?#21518;一样东西,托相识多年的一位朋友去卖掉。

    那是李家祖上传来下的一幅古画。

    李公子变卖家产的时候,便是那位朋友帮忙,所以没有在意。

    谁想?#21073;?#37027;位朋友竟是带着那幅古画跑了……

    现在李公子再没有别的任何办法,被逼到急处,才会上街弹琴,想要筹些银子。

    听完这些,井九沉默不语。

    大夫看着他说道:“那件贿案是真的,至少在这块上没有什么冤屈。”

    井九当?#24187;?#30333;,不要说是那件贿案,便是上奏折请立景尧,那位李太守也是在投机。

    ?#31508;本?#23591;才几岁??#26500;?#20844;肯定看得清楚,不然肯定会保住此人,那位李公子何必还要想办法结识?#26500;?#20844;的亲信。

    井九?#24613;?#31163;开。

    那位大夫想起一件大事,赶紧说道:“?#20804;?#27966;的事情定下来了,我给您汇报一下。”

    井九心想现在都不需要自己问了吗?

    ……

    ……

    李公子回到家里,解下古琴仔细摆好,走进后院。

    现在的家自然?#23545;都?#19981;上太守府,连仆人也?#30343;?#20102;位老头,但院子被他打扫的很干净。

    看着灶房里的身影,他揉了揉?#24120;?#22534;起笑容走了过去,说道:“姆妈,就你那手艺,蒸咸鱼都没法下饭,还是我来吧。”

    正说着话,院子里忽然响起一声闷响。

    他吓了一跳,转身望去,发现是个箱子。

    箱子里是满满的金叶子。

    李公子再次被吓了一跳。

    片刻后,他醒过神来,赶紧推开后院侧门追到街上。

    两边没有人影,只有一辆马车正在离开。

    李公子认出那匹马来,脸上露出惊喜的笑容,向那边跑了几?#21073;?#25381;手便要喊……

    他停下脚?#21073;?#21491;手缓缓落下。

    他没有说话,看着那辆马车远去,生出万千情绪,热泪满脸。

    ……

    ……

    过冬没有问为什么,井九也没有再说这件事。

    还有更重要的事,比如?#20804;?#27966;大会的日期已经正式定了,就在三年之后。

    毫无疑问,这是?#25226;?#30495;人飞升之后修行界最大的盛事。

    ?#20804;?#27966;很早就向青山宗发出过邀请,?#33258;?#35748;真提醒过井九数次,必?#30343;?#26377;极大的好处。

    在修行界这是很常见的事情,任?#38382;?#20107;总要?#34892;?#37197;得上档次的仙泽,就像凡间所说的彩头。

    但这次?#20804;?#27966;拿出来的事物太珍贵了,竟是一道长生仙箓。

    当然还有相应的规则,不然最后演变成几大通天抢仙箓,那还有什么意思。

    井九会去。

    要治好过冬的伤势有几种方法,其中最直接,也?#20146;?#23436;美的方法便是仙气灌体。

    这里说的仙气?#30343;切稳?#27668;?#21097;皇?#20185;气飘飘,而是真的仙家真气。

    谪仙没有仙气,所以他不?#23567;?

    ?#25226;?#20043;前,朝天大陆最后一位飞升?#19978;?#30340;是白?#23567;?

    白刃是?#31508;敝兄?#27966;的掌门,现在白真?#35828;?#22806;婆,也就是?#33258;?#30340;曾外婆。

    他这一代的修道者,都习惯称其为白先人。

    如果说朝天大陆这五百年的历史是他与师兄两个人写的,千年前白先人扮演的便是类似的角色。

    而且她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因为她飞升之后,留下了数道仙箓。

    ?#20804;菖稍?#32463;用其中的一道仙箓重伤冥皇,把他镇压在镇魔狱里数百年。

    这次?#20804;?#27966;拿出来的长生仙箓?#30343;?#37027;种等级的至宝,而是一道副箓。

    副箓也是仙箓,里面的仙气若让普通?#35828;?#20102;,足以洗根?#36824;牽?#36367;上修行大道,若让修行者得了,则能延寿数十载。

    至于具体能增长多少寿元,无人知晓,因为从来没有人用过。

    “这次云梦山下如此大的本钱,究竟想做什么?”

    过冬双眉微皱说道。

    井九不?#25954;?#30475;她忧国忧民的样子,说道:“别想那么多,反正是拿来给你用的。”

    ……

    ……

    (我与领导是初?#21040;?#23130;,?#30343;?#28843;耀,而是想着一个说过很多次?#24149;埃?#21482;有处男才能写好那种,那么恋爱谈的少,或者写言情比较妙,大道朝天我不打算写恋爱,言情也以感情与人为主,最近三章我写的很认真,大家反应也不错……嗯,但我还是不会写言情内容的!写故事便是作者与读者交流,?#25945;鄭?#23558;夜的时候便说过,想与你们?#29287;?#29233;情是什么,后记里写的很清楚,这几章也是在聊天,聊的是不要有恃无恐,不要?#26469;?#27442;动,被?#19981;?#26159;好事,如果你不?#19981;?#23545;?#21073;?#37027;么心存感激,转身远离便?#20146;?#22909;。离开是每个人都应该学会的技能。但?#34892;?#25216;能其实不需要练,比如我年轻的时候,有两次喝多了酒,用单田芳老先生的嗓子学足球转播,现在想来,朋友听得肯定很尴尬。?#20804;?#27966;的故?#24405;?#23558;正式开始,准确来说应该是明天那章的后段正式开始,我?#30343;?#28843;耀我有存稿的意思,因为我没有存稿,只有超强的控制能力……炫耀的是这个。至于井九怎么弄到那张长生仙箓……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各位,再见,晚安。)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新笔趣阁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25490;?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21073;?#26080;广告清新阅读!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北京单场结果 通比牛牛网络棋牌技巧 体育彩票快乐扑克 河北快三遗漏直 一码中特会员料免费 北京十一选五中奖结果 广西快3遗漏数据 山东群英会遗漏工具 新疆25选7玩法 胜负彩十四场投注技巧 江西快三走势图 123tkcom六合图库大全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北京快3和值跨度图 重庆时时彩五星走趋图